Mes弥赛亚

【开学长弧】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Pikapika,源自其手书】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这里阿萩/阿洛,15岁的萌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主刀剑乱舞,可能会爬墙(x
比如杀天/恐解/怪化猫/超英之类的w
乙腐通吃,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各种粟田口的cp,杂食√

深陷乱沼无法自拔,我是乱吹我自豪w
喜爱乱酱各种cp,挚爱为乱酱拉郎产粮♡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连载中: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刀剑乱舞/黑泥高能]朔月微光

△以上√感谢每一位点开的小可爱
爱您❤

[药乱]背负/以暗堕为名-03-

——如果你的手在颤抖的话,那么让我代替你。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cp:药研藤四郎x乱藤四郎(双暗堕)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发的第一篇文,文笔嘛……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短篇,大概是玻璃渣_(:D)∠)_

——————————

-03-

        “是我……连累了你。”
        “乱,你后悔了吗?”

        乱藤四郎身体僵住了,他睁大了眼睛,蓝色的眸中满是无措,然后慌乱地开口道:“不是、不是的,药研,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是我执意跟着你的,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似乎这样子被误解了让他感到很烦躁,乱藤四郎的眼睛又开始向暗红色转去。他咬了咬下唇,坚定地说:“从来没有!”
        “而且药研并没有连累我,药研现在也很厉害啊,杀死的溯行军也比我多……药研一直是可靠的兄长,所以……所以不要这么想啊……”

        乱藤四郎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有些哽咽的样子,“药研哥哥,是最棒的啦……”

        对那个人举起刀刃,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曾经也尝试过想要这么做的乱藤四郎当然知道。
        但是他还是屈服了,崩溃地哭出声,握着刀柄的手剧烈的颤抖着。
        还是没有勇气去承担之后的结果吧,所以看出了他的想法的药研,代替他,从背后将短刀送入那个人的心脏。

        药研,从来没有连累过他,是他连累了药研才对。
是药研代替了他承受了这一切。
        所以,不想让药研一个人孤独的流浪,不想让药研一个人感受着痛苦,不想让药研说出[我是不忠的弑主刀剑,有负吉光之名]这样的话。

        [乱藤四郎,会一直陪伴着药研藤四郎]的决定。
乱藤四郎从来没有后悔过。

        有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呼唤间似乎夹杂着谁的叹息。药研藤四郎将一只手套去下,伸手擦拭他的眼角,抹去一点湿润。
        “你怎么也变得这么爱哭了?”

        “还不是因为你吗?”
        乱藤四郎赌气地扭头,躲开药研的手,不怎么甘心地抿抿嘴,终于说出了他找五虎退的目的。
        “我找那振五虎退,是为了[借用]他一点灵力。”

       药研的神情严肃了一下,他咽下了对对方这种做法的不赞同,转而担忧地问:“你的灵力已经不够用了吗?我还有一些剩余,传送给你……”

        乱藤四郎突然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没让他再说下去。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药研是大笨蛋!”
        乱藤四郎大声的喊着,眼泪终于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他的声音带着哭腔还有一丝隐藏的极深的无奈,在药研诧异和慌乱的目光下,发泄一般地全部说了出来。

        “药研是笨蛋!”
        “明明……明明药研才是受伤最严重的吧……”
        “明明药研……比我更需要灵力的吧……”
        “为什么总要想着我,却从来不考虑一下自己呢?”
        “我、我……不想失去药研啊——”

        乱藤四郎松开了手,不待药研藤四郎反应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对上他因震惊而猛地张大的眼睛,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狠狠地,用力的,咬出了鲜血的那种。

        感受到嘴里浓郁的铁锈味的液体和身体中不属于自己的灵力后,乱藤四郎毫不犹豫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将自己的血液渡入对方的口中。

        缺乏灵力的身体本能的汲取着来自它人的能量,药研藤四郎的反抗微乎其微,不过片刻,他便主动地环抱住了长发的少年,加深了这个可以称得上为[吻]的行为。他急切地寻找着能量的来源,紧紧纠缠着不放,直至恢复了几丝清明。

        他呆愣地望着少年禁闭的双眼和带着微红的脸颊,自己的脸也缓缓飘起了红晕。药研猛地退后了一步,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身体里面的灵力却让他突然惊醒。

      “乱!”
        药研焦急地喊道,伸出双手接住了少年软软滑落的身体。

        少年依旧紧闭着双眼,面色却已经苍白如雪。

-TBC-

——————————

哇哦,第一次kiss就让人家亲昏过去了药总真给力[滑稽/托腮]不过不会写真正的kiss也不会开车的萩酱深深叹了一口气。(对,文中那声叹息说不定就是我发出的hhh)
私设:暗堕之后没有灵力供给要不死亡要不就变成了溯行军。

沉迷挖包丁,然而咸鱼新人婶才玩了二十天,第一部队也就平均40左右不知道能不能挖到,一期尼刚来等级没上二位数,不能去挖弟了好像很伤心[托腮]
发现真的不能再这么咸下去了,马上推到夜图了然而短刀只练了两把还不到三十级,其它好多刀刀都没有练qwq
挖弟了才发现远程刀装的好处,白刃还没开始,对方挂掉一半,另一半也都受伤了[滑稽]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