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开学长弧】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Pikapika,源自其手书】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这里阿萩/阿洛,15岁的萌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主刀剑乱舞,可能会爬墙(x
比如杀天/恐解/怪化猫/超英之类的w
乙腐通吃,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各种粟田口的cp,杂食√

深陷乱沼无法自拔,我是乱吹我自豪w
喜爱乱酱各种cp,挚爱为乱酱拉郎产粮♡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连载中: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刀剑乱舞/黑泥高能]朔月微光

△以上√感谢每一位点开的小可爱
爱您❤

[药乱/鲶骨鲶]背负-07-

——如果你的手在颤抖的话,那么让我代替你。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cp:药研藤四郎x乱藤四郎(双暗堕)
副cp:鲶骨鲶(有碎刀情节)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发的第一篇文,文笔嘛……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短篇,大概是玻璃渣_(:D)∠)_
⭐本章鲶骨鲶专场,乱酱的服务器大概出毛病了没有上线ing

——————————

-07-

        “……不需要。”
        良久,黑色长发的少年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
        “我说过,我碎掉之前,本丸里不会再有骨喰被召唤了。”

        亲手,将他一寸寸碾断的滋味,再也不想尝受了。

        鲶尾藤四郎仿佛陷入了魔障,他的眼前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那个人运用言灵向他下命令的场景。骨喰比他晚来太久,最终也只能用不可置信和痛苦的眼神看着他消逝在他面前。
        一次,两次,又一次。
        他已经麻木了。

        那个人担任审神者的时间太长了,足够他得到这振虽然稀有但也算比较好得到胁差好多次。
        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变成了煎熬,让鲶尾疯狂到了在战场上捡到这把胁差时,不会选择带回去,而是就地折断的地步。

        从此之后,这个本丸,就当真再也没有了骨喰藤四郎。

        兄弟,地狱的话,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好了。
        最后一次折断那把胁差的时,他露出一个哭一样的笑容,这样想到。

        “……”
        药研没有立即接话,他垂下的眸中翻涌着莫名的情感,这才缓缓开口。
        “新任的审神者,是个很好的人吧。”

        他不再说什么,弯下腰鞠了一躬以示感谢,拾起东西便离开了,徒留被当头喝棒一般的黑长发少年,和头上有一只、身边围绕着四只小老虎的紧张的男孩。

        小老虎们安抚地蹭蹭主人的腿,头上那一只则是跳到了黑发少年身上,用爪子勾着对方的衣服,一步一步爬到了对方的肩膀拱了拱他的脸。
        少年如梦惊醒。

        但他的表情依旧很难看,像是随时都能够哭出来一样。尽管如此,他还是向小男孩说出了“不要紧”这样的话,握住小男孩的手,给他安慰。

        ……现在还不让骨喰出现的原因,大概是自私吧。
        纯白的兄弟,应当拥有的,也是一个纯白的他,而不是现在的他。
        ……不然的话,对于兄弟来说,多么不公平啊。因为连他都不能否认的是,只有那把和他同期的骨喰藤四郎,才是和他有着最深羁绊的存在。

        突然有点理解乱和药研了。大概对于他们彼此来说,没有什么比对方更重要的了吧,所以哪怕退也是他们的[兄弟],却不是[必要]的,不是[羁绊]。
不是他们可以为之牺牲的存在。

        “……退,我们回去吧,笑面青江他们应该也处理完了。”
        小男孩沉默不语,回握着他的手。

        尽管是孩子,可同时却是有着几百年岁月的刀剑的他,也理解了。
        乱和药研,终究不是他的乱尼和药研尼。

        稍微有些难过呢。
        五虎退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角,到底也没有哭出声音。
        似乎一下子长大了好多。

        没有人察觉到危机在悄然降临。
        在加州清光向大和守安定抱怨着两人好慢的时候,在萤丸不满地揪了揪马儿的毛惹得马儿吃痛地发出叫声的时候,在笑面青江搂着金色的刀装感叹还好没有损害的时候。

        那种撕裂空间般的气息,开始蔓延。

-TBC-

——————————

谁还记得,鲶尾是满级来着:)
谁还记得,出行时审神者立了一个多大的flag:)
我就笑笑不说话了:)

有点卡文,写的好艰难哦,下一章一定有乱酱!争取这个事件写完グッ!(๑•̀ㅂ•́)و✧

每天都仿佛在开单机,想找个人和我聊天啊qwq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