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开学长弧】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Pikapika,源自其手书】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这里阿萩/阿洛,15岁的萌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主刀剑乱舞,可能会爬墙(x
比如杀天/恐解/怪化猫/超英之类的w
乙腐通吃,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各种粟田口的cp,杂食√

深陷乱沼无法自拔,我是乱吹我自豪w
喜爱乱酱各种cp,挚爱为乱酱拉郎产粮♡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连载中: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刀剑乱舞/黑泥高能]朔月微光

△以上√感谢每一位点开的小可爱
爱您❤

[药乱/鲶骨鲶]背负-08-

[鲶骨鲶专场结束,碎刀高能!!]
——如果你的手在颤抖的话,那么让我代替你。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cp:药研藤四郎x乱藤四郎(双暗堕)
副cp:鲶骨鲶(有碎刀情节)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发的第一篇文,文笔嘛……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短篇,大概是玻璃渣_(:D)∠)_
⭐依旧鲶骨鲶专场,乱酱冒个泡,骨喰从回忆里出来了ing

——————————

-08-

        检非违使。

        等到鲶尾藤四郎察觉到不对加快速度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由于等级压制身形狼狈的打刀和照看着等级最低濒临碎刀的萤丸的胁差。

        他的脸色猛地苍白了起来,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之前的同伴在战场上碎刀的经历,拔出刀代替打刀冲在了最前面。

        “你们快带着退和萤丸先走!”
        “检非违使的等级是按照队伍最高等级的那个设置的,我的等级最高,但是也只能为你们撑一段时间。”
        面对必死的结局,鲶尾却出乎意料地冷静,他掏出御守丢给了萤丸,挥刀挡下了一波攻击。

        御守,还是审神者第一次让他出阵的时候给他的。
        [鲶尾君总是说着碎刀碎刀什么的,太可怕啦!]
        小姑娘不满地嘟起了嘴,[不能,这么任性的离开啊。]

        并不是太富裕的她也只有政府发送的几个御守,是在危险的战场上保护刀剑用的。尽管这样,她还是拿出了一个给他佩戴上了。

        [鲶尾君不是我召唤的刀剑付丧神。]
        [可是我依旧很关心你啊~]
        [这样的话,是不是会比较有安全感?]

        “鲶尾!”
        加州清光眉头一皱似乎不怎么同意,然而大和守安定狠狠地拽过了他。

        “……不这么做的话,大家都会碎在这里的。”
蓝色的羽织染上了点点鲜血,大和守安定的神脸色极差,拽着加州清光的手用力到发白。

        “可是御守!”给鲶尾的话他活下来地几率会更大一点吧!
        加州清光依旧挣扎着。

        “萤丸撑不到我们回去的!”
        大和守安定拉着他向笑面青江的方向跑去,嘴唇蠕动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更何况,那家伙,根本没打算活下来吧。”

        加州清光不再反抗了。
        他用力地握紧了拳头,眼眸中闪过几丝水色。
        大和守安定别过了头,没有看他。

.
        身上被这些大家伙砍出了不小的伤口。
        鲶尾藤四郎啧了一声,防备地看着围绕着自己的四个高大的身影。
        才干掉了两个啊。
        真是失算。
        早知道这样的话,刚才就让五虎退拿着那把骨喰了。

        想到兄弟的话,抛开那些不好的记忆,总是会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我是骨喰藤四郎,抱歉,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银白色短发的少年站在面前,满脸茫然,而那个时候的他,笑嘻嘻地搂住了骨喰的肩膀。
        [没关系,因为我们……会一起创造新的记忆,不是吗?]

        美好的回忆,还是有的。在那个人变化之前。
        形影不离的胁差兄弟,可是让好多人羡慕不已。

        “……再出神的话,是想死吗!”
        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紧接着是刀剑碰撞产生的鸣声。长发的少年面色痛苦地被击退了几步,可还是站稳了身形,坚定地举起了手中的刀。

        “你来凑什么热闹,闲活够了是吧?药研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鲶尾忍不住反嘲,心下却有几分温暖和焦虑。乱藤四郎一看便是还没有和药研碰过头,状态十分不好,尽管也是满级,可受着伤还没有刀装他这么做无疑于送死。

        “……我去找药研。”
        乱藤四郎踉跄了一下,被击中的本体仿佛在悲鸣,肉眼可见的裂痕更加长了,可他仍不死心。

        “你明知道结局的。”
        找到药研之后再过来,他恐怕已经……
        “再说了,我不会为我的选择而后悔的。”
        鲶尾藤四郎嘴角高高地扬起,“还没完呢……!①”

        “有这个闲心的话,答应我一件事情吧。”
        “……说。”乱藤四郎揉了揉眼角,语气没有任何波动。
        “他们还没跑远呢,帮我把树林里的骨喰捡起来,给他们送去吧。”

        乱藤四郎没有接话,凭借着短刀的机动,迅速脱离了战场。

        鲶尾藤四郎抹了抹脸上混杂着汗水的血液,笑容放肆而充满攻击性。
        “还有……三个!”

        啊啊啊,真的好累啊。
        已经够了,兄弟。
        听说人死了之后还会有灵魂,会有转世,也会有人因为留恋而不肯喝下孟婆汤千年徘徊在忘川河彼岸。
        那么,刀死掉之后呢?
        还能,再见到属于[我]的那个[你]吗?

        乱藤四郎将怀中的胁差递给正操纵时间转换器的青绿发色的青年,转身的瞬间,却被五虎退拽住了衣角。

        “求你……去救救鲶尾哥哥好不好?”
        银发的小男孩泪流满面,可乱还是一点点掰开了他的手指。

        长发少年神情恍惚,他似哭非哭,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可是……谁又来救救我们啊……”

.
        “我是骨喰藤四郎,抱歉,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银白色短发的少年这样介绍着自己,他从心底里觉得这种死寂的氛围很奇怪。不该是这样的,应该……破碎的记忆中,有着一个活跃的身影在那里才对。

        审神者没有说话,她捂着脸哭了出来,一个一个抱住了出阵归来浑身浴血的刀剑男士。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少了一个。

        不,没有,还带回来了一个。

        骨喰藤四郎突然觉得脑袋很疼,心里也涌上了难言的悲伤。
        很悲伤,很悲伤。

.
        呐,兄弟。
        我等了你这么多次,等的好痛苦啊。
        这次,换你来等我,好不好?

-TBC-

——————————

①鲶尾藤四郎真剑必杀台词。
[本章有配鲶骨鲶的图,但不知道文章怎么发图,所以又发了一条图片说说,可以在萩酱的主页看到_(:з」∠)_]

碎刀了,不开森,爆数字多写了一点。
萩酱自己找虐的,明明不喜欢玻璃渣偏偏要写玻璃渣。哇的一声哭出来.jpg
一想到最后的结局,总觉得一期尼会砍死我。
一期一振,紧急拔刀.jpg
三斩起步最高真剑必杀什么的好可怕qwq

今天,还不考虑和萩酱聊聊吗_(:з」∠)_

评论(1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