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洛苍萩-

【开学长弧】
晋江/微博@千洛苍萩
这里萩酱,是苍萩不是苍荻❣。・゚♡
言情耽美两脚踩,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グッ!(๑•̀ㅂ•́)و✧
药乱/歌山/乱山/太萤/乱浦/江一/一药一/乱一期/退一期/杂食,各种粟田口的cp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目前主更: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缘更新坑:
[综/all男审]以神隐为至高目标
已经完结: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选择阵亡
[刀剑乱舞/药乱/鲶骨鲶]背负
[男审x狐之助/20fo贺文]明日花开
点文点梗:
[清婶]不如神隐
[乱山]监护人先生今天依旧很害羞呢
[药乱]暗恋对象成了我的哥哥怎么办?!

[药乱/鲶骨鲶]背负-13-

[完结倒计时+碎刀高能]

——如果你的手在颤抖的话,那么让我代替你。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cp:药研藤四郎x乱藤四郎(双暗堕)
副cp:鲶骨鲶(有碎刀情节,专场已结束所以不打tag啦)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发的第一篇文,文笔嘛……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短篇,大概是玻璃渣_(:D)∠)_
⭐犹豫了很久才发出来qwq

——————————

-13-

        「被骗了呢……」
        「是政府派来击杀弑主刀剑的吧。」

        药研藤四郎举起短刀,深呼一口气,看着青年由不可置信到看到女人的伤之后警惕的眼神,苦笑。

        「已经……可以预想到结局了呢。」
        「只是希望,乱可以躲过去。」

        同等级,负伤和无伤,短刀和太刀,无刀装和金刀装,灵力不足和会一些阴阳之术的审神者。
        短刀引以为傲的机动值,在那个审神者的符咒之下,也没有了发挥的余地。

        「只是可惜……不能完成与乱的约定了呢。」
        那把太刀刺入身体的时候,药研恍恍惚惚地想到。
        “说起来……第一次这么近接触到一期尼呢……”
        “真好,一期尼没有来到我们的本丸……”

        否则的话,那么爱他们的一期尼,只会落到比他们还要悲哀的下场吧。

        “药研——!!”
        “一期尼!”

        熟悉的声音让一期一振收刀的动作僵了一瞬。而就是这个瞬间,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乱藤四郎接住落地的药研藤四郎跑掉了。

        一期一振还在思考着药研的话。

        “……为什么,不追上去呢?”
        审神者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沙哑。
        “那把药研藤四郎没救了,而那把乱藤四郎……不用带回去了。”

        “依靠溯行军的灵力存活……他已经彻底堕落了。”

        一期一振握紧了刀,神色复杂。

-
        在察觉没有被追之后,乱选择了回到[家],一边颤抖地握住药研的一只手输送灵力,一边寻找着药物。①

        “对不起……好像,还是搞砸了呢……”
        “本来想要帮助乱呢……”
        药研也尽力紧握着他的手,想要做出[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说着。

        乱藤四郎拼命地摇头,泪水决堤而下。太刀穿透了短刀少年的身体,哪怕没有穿透心脏这个重要的部位,也给这个差不多也到极限的身体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他撑不下去了。

        他知道。可是不愿相信。

        “我……是一把弑主的刀剑……”
        “本就应该死去了……咳……”
        “但是…还是很不甘啊…在这个时候……竟然会被折断……什么的……”②

        果然,逞强装作无所谓还是失败了。有什么液体从眼角滑落了。在一期一振没有到来的时候一直以兄长自居的药研从来没有流过眼泪。哪怕是在发觉乱的意图之后向那个人动手也没有,哪怕一直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着也没有,哪怕知晓余后的岁月是与乱一起流浪也没有。

        可是,与乱在一起,这样的小愿望,似乎,也实现不了呢。

        “药研——药研不是答应了我吗?约定呢?难道药研要违约吗?!”
        “药研不要当大骗子的对不对……药研不会骗我的对不对……呜……”

        乱藤四郎呜咽着,情绪异常。但是一刻不停地传送着灵力也阻止不了药研消散的身形,那已经有些模糊不清的脸上,展现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紫色的眼眸,和以往一样注视着他。药研藤四郎伸出手想要抚摸乱的脸颊,然而虚幻的手只是触碰到一片虚无。

        “乱……不要哭了啊……要照顾好自己……保重呢……”
        “违背了约定……不能陪你了……因为乱也要长大啊……”
        “抱歉……さようなら…”③

        [哟,大将,我啊,是药研藤四郎,还请多多关照我和各位兄弟。]

        带着对新主的无限憧憬与遐想,顺应召唤而来。作为护身护主的刀剑,药研一直为此而自豪,直至……代替乱将自己的刀剑刺向了“主人”。

        那段仿佛梦境一般甜蜜的日子,成为了刀剑内心深处不可触碰的禁忌。

        因为,回不去了呢。

        伴随着点点破碎的星光,乱藤四郎怀里的人化为了断裂的刀剑,死气沉沉,再无生机。

        “呜呜……啊啊啊——”
        仿佛幼兽的嘶鸣声,乱藤四郎崩溃地蜷缩起身体,那双暗红色的眼眸中孕育着疯狂与绝望。理智的弦终于崩断,撕裂般的痛苦遍布了全身,染血的骨刺穿过伤痕累累的皮肤破体而出,他苦苦隐藏的秘密,在此时,也没有了隐瞒下去的意义。

        ……药研,死了?
        为什么死了?
        是我的错吗?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为什么不惩罚我而带走药研呢?
        是觉得,这才是对我的软弱的最好的惩罚吗?

        [好痛苦。]
        如果一切再回到原点的话,该多好。

        [好痛苦。]
        我一定会……

        刀刃穿透心脏,乱藤四郎挣扎着抬起头,是不知何时找到他们的淡蓝色头发的青年,他带着悲悯的神色,痛苦却又决绝。

        乱轻轻勾起了嘴角,渐渐失去力气,眼前也开始发黑。他紧紧搂着断裂的短刀,任由自己沉浸于黑暗,破碎的话语隐隐约约让人听不清楚,然后身体消散于天地之间。

        “化为溯行军死去之后,连刀剑都不会剩下呢。”
        看着这一幕,此前一言不发的审神者终于开口了,她注视着默默不语的一期一振,上前拥抱了他。

        “……那个孩子,最后在向你道谢呢。”

        青年终于忍不住,哽咽出声。

-TBC-

——————————

[还未完结!!!!注意还未完结!!!]

①私设,之前[血液交换]传送过灵力之后,双方体内有了媒介所以现在仅凭接触就可以传送灵力。
②改自药研藤四郎破碎语句“我…竟然……会折断……”
顺带,乱藤四郎破碎语句是“不行呢……我,还……”
以上来自萌娘百科,毕竟萩酱我从来没有碎过一把刀_(:D)∠)_
③撒由那拉好像很出戏,就改成日文了,意为「永别」。

这个婶婶并不怎么坏,她只是对[不是自己的刀剑]比较冷漠而已,从一期对她的态度可以看出她对待自己本丸的刀剑还是很好的。
然后,一期哽咽不仅因为乱和药研(当然这占大部分)还因为他识出了审神者动的手脚。然而身为效忠审神者的刀剑就算审神者不这么做他也会动手的,所以还有点为审神者不信任他而伤心。

下午要去郑州看球赛来着,家长忙不去,让我和竹马以及我弟弟一起去,好方_(:з」∠)_没有家长我总觉得自己连场地都找不到啊(社障无所畏惧qwq)_(:з」∠)_第一次没有家长去外地呢_(:з」∠)_
最重要的是,对于足球赛,萩酱,并不感兴趣_(:з」∠)_
方方哒_(:з」∠)_

马上完结大家冒个泡呗qwq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