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开学长弧】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Pikapika,源自其手书】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这里阿萩/阿洛,15岁的萌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主刀剑乱舞,可能会爬墙(x
比如杀天/恐解/怪化猫/超英之类的w
乙腐通吃,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各种粟田口的cp,杂食√

深陷乱沼无法自拔,我是乱吹我自豪w
喜爱乱酱各种cp,挚爱为乱酱拉郎产粮♡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连载中: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刀剑乱舞/黑泥高能]朔月微光

△以上√感谢每一位点开的小可爱
爱您❤

[药乱]背负-15-尾声(下)-

「所谓带来希望的光明,不过是一场梦境」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

-15-尾声(下)-

        黎明前的沉默。①

        此时的本丸依旧处于沉睡之中,乱藤四郎再次回到了房间,将自己的出阵服穿上,细细地擦拭了短刀之后,才把它别到了腰侧。

        他依旧没有吵醒任何人出去了。

        雨已经小了,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候②,乱藤四郎身形轻巧地走到了审神者的门前,跪下,叩门,然后问道。
        “主公,我是乱藤四郎,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现在这个本丸里,只有他一人知道,审神者其实是本丸里面起的最早的人。
        不是起的早,是有「必要」的事要做,所以在付丧神们都没有醒来时,就起床了。

        乖巧恭敬的声音,低下的头颅。房间内没有声音传来,这是审神者亲自下的禁制,所以……房间内的声音,是传不出去的。

        门打开了,审神者注视着少年付丧神。散开的长发衬得付丧神的脸更加娇小宛如少女,在夜色中暧昧而显得柔弱。

        审神者轻笑了一声。
        他穿着宽松的浴衣,微长的黑发散在身后,然而重点是,他这时并没有戴上护神纸,那双黑色的眼睛闪过莫名的光,一瞬即逝。

        “本来想从五虎退开始的,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呢。”
        他转身示意付丧神跟上,嘴里说着自以为对方并不会懂的话语。

        他以为乱藤四郎只是为了替五虎退要回那只被他拿走的幼虎而来讨好他的。
        毕竟他说过,最喜欢他们穿上出阵服的时候了。

        美丽而强大。
        却愿意为他俯身的样子。

        他看不到付丧神关上门时眼里闪过的暗红色。
        但是他听到了,少年付丧神喃喃的语句,在黑暗之中,充满了诡异的色彩。

        “主公……那,要和我一起乱来一场吗?”

        「噗嗤——」

        利刃穿透肌肤的声音。
        和骨刺伸展出的声音。

        这个感觉的话,药研还不知道吧。
        骨刺长出来的时候,真的好疼呢。

        众多付丧神们从梦中惊醒,乱藤四郎却是抚摸着刀解室的门框。
        「这个世界,已没有了光明」
        「如若这样的话,那我便燃烧自己,化作唯一的火焰」

        雨停了。
        天边出现了一缕光芒。

        是太阳。

-END-

-后续-

        “五虎退的小老虎,原来在这个地方。”

        压切长谷部正在完成审神者继任一事的安排,时之政府一如既往的高效,在本丸里的付丧神还没有从审神者被刺杀的打击中缓过来的时候,情绪最激动的时候。

        药研藤四郎的脸色也不太好,刺杀审神者的是与他同属于粟田口一派的弟弟乱藤四郎,这让粟田口的小短刀们心里都笼上了一层阴影。毕竟……伤害主人的事情,竟然是同派的护身之刃。

        并不对劲。

        想到情绪最激动压切长谷部在陪同政府人员进入审神者房间之后,却诡异地沉默了的样子,药研想到。

        绝对有什么不对劲……那个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幼虎在刀解池旁边睡着了,药研一阵后怕,他抱起了那只老虎,却在它的尾巴上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红色的蝴蝶结。

        他面不改色地将东西取了下来,放入了自己的口袋,然后轻轻抚摸着幼虎的头,看向了刀解池。

-

        一门之隔。

        五虎退抱着其他的老虎们,捂着嘴,没有让自己哭出声音。
        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可是他始终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

        「还给我……」
        「尼桑……把他留给我的东西,还给我……」

——————————

问一下下[乖巧]
后续有没有多余的感觉?觉得不需要的话提一下,我最后把它删掉好了[乖巧]

一些解释:

①这一句是随便打出来的,结果查到了很有意思的解释,就用上了。「黎明前是黑暗,在黑暗里沉默,有种蓄势待发的感觉,鲁迅先生也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在光暗交替的瞬间,有强烈的反差感,那么就是说有种等待光明,一鼓作气爆发的意思,不过能做到这样的只是小部分,大多数人都死在黎明前了」

②黎明前被称为最黑暗的时候。

③这是一切开始的时候,之后的审神者以折磨付丧神为乐,房间里肯定准备了不少东西,而且对象以短刀们为首,所以长谷部认为乱藤四郎弑主是遭受了什么,并且由于某些对短刀们来说太过残忍,就没有告诉短刀们,之后会给比较成熟的药研说。

④短刀们非常喜欢审神者,因为之前的审神者对待短刀们十分宠爱。

⑤药研至死都为弑主而痛苦,所以这一次乱坚定地举起了手中的刀刃。

⑥为什么药研弑主选择叛逃乱弑主选择刀解?
⭐药研是在本丸已经被迫害到很深的地步的时候代替乱出手了,虽然对暗堕后的自己非常唾弃但是身为刀剑的骄傲不允许他卑微的死去,所以他选择了叛逃,在战场上依旧与时间溯行军厮杀直至死亡(还有一个原因是想在政府安排新任审神者之后看看大家过的好不好)。然而乱藤四郎跟随他叛逃是个出乎他意料的事情。
⭐乱藤四郎回到了五虎退被折断前的时候,审神者还没有露出端倪,刀剑们都还信任尊重着他,乱藤四郎弑主的行为无疑是背叛,为刀剑抹黑。他的同伴们不会对他有任何感谢,相反有的是仇恨,他已经知道继任者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所以可以毫无犹豫地跳去刀解池,不给任何其他刀剑带来麻烦。(他也认为自己可能无法承受同伴的憎恨,干脆一了百了)

⑦结局写的有点乱七八糟的_(:з」∠)_五虎退隐隐约约感知到了什么,但是他并没有另一个五虎退的记忆。药研想要保留乱最后留下来的东西,但是五虎退感知到那个东西是乱留给他的。因为「五虎退」曾经给乱藤四郎买过蝴蝶结,所以乱在跳入刀解池的时候想要还给他一个。

⑧马马虎虎地完结啦,如果觉得结局很垃圾的话emmm那还是把尾声或者后续之前的当做结局好啦,这部分尾声其实是萩酱强迫症非要把当初写简介时想到的写出来符合简介的后半部分_(:з」∠)_后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反正就写出来了_(:D)∠)_

⑨你们觉得,萩酱的真爱是谁(*/∇\*)

完结求评论(๑>؂<๑)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