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开学长弧】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Pikapika,源自其手书】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这里阿萩/阿洛,15岁的萌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主刀剑乱舞,可能会爬墙(x
比如杀天/恐解/怪化猫/超英之类的w
乙腐通吃,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各种粟田口的cp,杂食√

深陷乱沼无法自拔,我是乱吹我自豪w
喜爱乱酱各种cp,挚爱为乱酱拉郎产粮♡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连载中: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刀剑乱舞/黑泥高能]朔月微光

△以上√感谢每一位点开的小可爱
爱您❤

[all男审]请君勿死-05-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名字打出来之后觉得莫名的熟悉结果一搜……扶额,这篇文跟与谢野晶子那个文还有文豪没关系,就字面意思没啥深意,‘请你不要死’这样子

——————————

-05-

        日常逃内番的喝茶爷爷竟然来帮忙啦,秋田小天使十分惊喜然后认真的拒绝了他带领审神者去房间的举动。

        拉倒吧,要不是万叶樱如此巨大在本丸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的话,人称迷路老人的三日月怎么可能找得到这个地方?把人生地不熟的审神者的带丢了麻烦就大了。这可是他许愿才得来的本丸的希望呀,三日月宗近这把五花太刀只要有了审神者还是有几率得到的,但是审神者就只此一家了。

        秋田藤四郎面带黑气地让老爷爷忽悠回去喝茶了,期间还表现了自己的尊老搀扶了他几步,随后一脸纯洁无比prpr看着艾蒂斯:“主人,还是让我带您去吧,三日月殿下年岁已大行动不便(太刀机动pk短刀机动完败),主人也想要快点见到大家吧?”

        三日月宗近:[原本就是来看看情况并不想劳动的老爷爷露出慈祥的微笑十分配合地被忽悠走了]“哈哈哈,那么我就先去通知大家一下了。”
        艾蒂斯:其、其实我还想再看神明大人一会儿qwq但是自己现在这么狼狈一定不会留下好印象啦qwq

        三日月宗近走远了。艾蒂斯默默从迷(chi)弟(han)状态切换,面带恰到好处的微笑:“那、秋田,我们走吧~”

        唉嘿,神明大人看来没有政府那边说的那么凶残嘛,虽然从本丸里感知到了一丝丝不舒服的气息,不过经过灵力浸养一段时间就没什么问题了,他还以为要迫不得已先对神明大人出手呢~
        这样也很好,神明大人一定不会拒绝他的「献祭」吧。可以摆脱审神者灵力的束缚,这样的帮助,一定会让神明大人也记住他的。

        「尽管不是我的神明大人。」
        「但是,作为信徒的我,还是会对[所有神明]报以最真挚的敬意。」

        心口处有什么在微微发热,艾蒂斯伸出左手抚上去,唇角笑意不减。他的右手伸向了旁边的小男孩,而那个孩子的反应,估计和他见到三日月宗近的时候有的一拼。

        但是和他不一样的是,这个孩子满脸欣喜地握住了他的手,抬起头时附送上了大大的灿烂的笑容。

        [主人……好温柔啊……]
        [好喜欢这样的主人。]
        [因为我的愿望……而来的主人……]

        樱花瓣在眼前飘落,艾蒂斯疑惑地抬头,恰巧一阵微风拂过,花满枝头的万叶樱又下了一场樱花雨。整理好心情的秋田藤四郎稍稍收紧了一下手,让少年的视线重新回归于他身上,这才又乖巧地笑了一下。

        “其实,主人的话……可以挑选任意的房间啦,只要把政府发放的结界载体放到自己的房间就可以……”
        “所以、所以主人可不可以,住到我们隔壁呢?”
        “啊,因为我的兄弟们大多都是像我一样的啦,所以一定会照顾好主人的!”

        面容精致而可爱的粉发男孩带着期待和忐忑,虽然有点和审神者打好关系让他为兄长手入的小小私心啦,但是、但是真的很想要和审神者更加亲近一点。

        而温柔的少年审神者,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眸中满是宠溺。
        “恩……像秋田一样可爱的孩子吗?”
        “当然没问题啦。”

        “因为……我很喜欢秋田呢。”

        有一瞬间,艾蒂斯感觉到樱花瓣似乎更多了。他有些苦恼地摸了摸头发,拍掉了粉色的花瓣。而同样是粉色的小男孩,脸颊也变得粉红了,他的头微微低了下去,声音带上了颤抖。

        “我很高兴。”
        “主人……我真的很高兴。”

        曾经,面对着审神者厌弃的眼神会忍不住掉下眼泪。刚刚,听到审神者的叹息会恐慌地哭泣。但是……那些都可以忍下去的。
        可是,为什么,听到审神者说[很喜欢自己],反而忍不住泪水了呢?

        我只是,很容易入手的短刀。曾经也十分渴望着主人的宠爱,最后却只能在兄长的安慰下忍住眼泪……没关系,哪怕没有审神者,我还有那么多的兄弟,没关系……什么困难,都会解决的,不是吗?

        不是的。

        没有审神者,受伤的兄长会[死去]。没有审神者,这座本丸也会[死去]。大家,身为刀剑付丧神的大家,都会[死去]。
        所以不可以,必须要的得到新的审神者。必须要,向审神者献出自己的忠诚。哪怕付出的一切,还是会被辜负。

        「如果……如果万叶樱真的可以实现愿望的话……」
        「拜托了……请给我们一个主公大人吧……」
        「我们这次一定会听话的……所以……所以……」

        「所以……请救救一期尼吧……」

        金发的少年蹲下身,轻轻擦去了小男孩眼角的泪水。“为什么要强忍着呢?悲伤的话,就把一切都哭出来吧。”

        [在信徒面前的天使,不能够流下眼泪,不应该带来悲伤。]
        [但是没关系,在我的怀里,天使也应该拥有撒娇和哭泣的权利。]

        艾蒂斯将小男孩搂入怀中。蓝色的眼眸带着悲悯的样子——反而像极了他印象中的[神明大人]。

        「我啊,非常喜欢小孩子。」
        「纯白的灵魂,没有染上混浊的双眼……像是天使一样。」
        「所以,我……最喜欢了。」

        秋田藤四郎抬起了头,红着眼角却笑得灿烂。

        “并没有悲伤啦……”
        “我只是,太高兴了。”
        “我喜欢的主人……也很喜欢我呢,所以,我太高兴了,高兴的……连眼泪都忍不住了……”

        “真的,真的很高兴呢。”
        最后的话语隐没在嘴角,泪水也滑过脸颊顺着脖颈隐入衣领。

        艾蒂斯重新牵起了他的手,跟着似乎恢复了活力的小男孩向目的地前进。
        只是浅蓝色的眼眸,多多少少掺上了迷茫。

        [会是我的罪吧。]
        [如果我死掉了,这个孩子,会成为我的罪吧。]

        他的神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坚定了起来。
        [但是,已经要走到最后一步了,已经——没有办法停止了。]

-TBC-未完待续

——————————

撩刀是犯法哒!撩短刀更是犯法哒!小心一期尼的四十米太刀等着你!!!

我……最后还是写了石乐志的爷爷[托腮]还有……痴(jing)汉(fen)艾蒂斯以及一点点伏笔_(:D)∠)_

艾蒂斯最后在透过秋田看别人,那个宠溺的眼神也是。虽然是轻松向无虐哒,但是也要有剧情啦,所以……艾蒂斯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是[黑掉]的。不是那种病娇的[黑化],而是三观微微有点不对劲……比如求死什么的。
但是,[划重点]真的是轻松向哦!因为……艾蒂斯以为是必死的结局而刀子精们怎么会让他死呢唉嘿(*/w\*)

晋江作收破十文收破百的加更~以及,昨天被安利了一对邪教cp乱山,乱酱x被被,想写一篇[托腮]

评论(1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