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开学长弧】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Pikapika,源自其手书】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这里阿萩/阿洛,15岁的萌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主刀剑乱舞,可能会爬墙(x
比如杀天/恐解/怪化猫/超英之类的w
乙腐通吃,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各种粟田口的cp,杂食√

深陷乱沼无法自拔,我是乱吹我自豪w
喜爱乱酱各种cp,挚爱为乱酱拉郎产粮♡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连载中: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刀剑乱舞/黑泥高能]朔月微光

△以上√感谢每一位点开的小可爱
爱您❤

[乱山]监护人先生今天依旧很害羞呢

○一篇甜甜的邪教cp粮,乱藤四郎x山姥切国广,吃我安利吗:)
○不完全现代paro,有女装、约会、夜袭、压倒、kiss脸颊梗,夜袭之后的部分最甜w
○小学生文笔,不嫌弃的话祝食用愉快♡正文结束有设定补充w

@修修宝贝儿  @嗣音  @阿萤♡ 的点文,这一次挺粗长的吧[骄傲脸],以及谢谢 @Tangerine 太太的安利,乱山两位都是我喜欢的角色,可惜没粮呀qwq写的不好,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qwq

——————————

0、

        [乱酱的话,只要保持微笑就可以啦!]
        [因为可爱的孩子,就应该有特权呀!]

        模糊的记忆之中,那个还带着稚气的女孩子说的理所当然。她拉着乱藤四郎的手一字一顿无比认真道:“乱酱最可爱了,只要微笑和小小的撒娇一下的话,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没有问题的!”

1、

        ……所以说,为什么要相信梦中莫名其妙的人说的莫名其妙的话。

        乱藤四郎一脸生无可恋,同居的监护人先生见他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气得脸似乎都红了起来。但不管怎样,金发的男人还是坚定地拒绝了他。

        “把衣服换回来。”那双碧绿色的眼眸望向他时微微躲闪着,但男人抓住他手臂的手却毫不动摇,“不然的话,下次把你房间里面所、有、不应该是你这种年龄的男、孩、子、该有的东西、全部!扔掉!”

        “怎么可以这样!”乱藤四郎扯了扯自己的小裙子——恩,没错,就是小裙子,,为了参加今天的夏日祭漫展特意网购的改良型女仆装,痛心疾首地望向金发男人,“切国!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会趁孩子不在家偷翻孩子房间的妈妈桑?我的心好痛!”

        浮夸的表情和演技,放在长相精致的人身上却有不同的效果。乱藤四郎脸长的漂亮,又蓄了一头飘逸的长发,再加上此时的装扮,不认识的人根本认不出来这是一个男孩子。他一副伤透心的表情着实惊悚到了山姥切国广,只见男人迅速放开了他的手臂,倒退了几步,大概被眼前少年的厚颜无耻给气狠了,脸更加红了。

        “总之!”山姥切国广加重了语气,有点虚张声势的意味,“不把衣服换了,不会让你出门的。”

        碧绿的眼眸闪着光亮,像极了上好的翡翠。乱藤四郎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了这位平时低调得就差把被单披在身上出门(明明这样会更加高调!)的监护人,意外地发现对方长了张很好看的脸。

        耀眼的金发、明亮的绿眸、帅气而精致的面容,明明是很显眼的存在,为什么之前总是会忽视呢?

        被他的视线盯得发毛,山姥切国广硬着头皮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切国你长得好漂亮啊!”乱藤四郎主动伸手拉住了山姥切国广,打断了对方的话。他抬头望向男人时蓝色的眼睛中仿佛闪烁着无数的星星,“要不然切国陪我去演舞台剧之类的怎么样?”

        长发的少年这次终于看明白了,监护人哪里是在生气呀,红得仿佛要滴血的脸颊,几乎要冒烟的头顶——这个名叫山姥切国广的男人,他名义上的监护人,明明害羞的都要晕厥过去了。

        山姥切动了下手,这次却连甩开少年手臂的勇气都没有。他狼狈地低下头,说话的声音也不复之前的有底气,细如蚊呐,还掺杂着些许的颤音。
        “不、不许说我漂亮!”

        真可爱(≧▽≦)

        乱藤四郎心情迅速回转,周身都要飘起小花花了,他双手合在一起,满脸期待,可都这个样子了,男人还是死守着门不让。

        “就算、就算对我撒娇也不可以——”山姥切国广结结巴巴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语气仍然不容拒绝。
        “答应了……要照顾好你……穿成这样也太……”他干干巴巴地解释着,望见瞬间蔫了吧唧的乱藤四郎之后尴尬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山姥切国广习惯性地将手伸到脸侧想要遮挡视线,却摸了个空。他顿时僵在原地,表情空白。

        “但是……你把衣服换了之后……要我陪你,也、也不是不可以。”之后,他沮丧地垂下头,一脸妥协,虽然没达到最满意的结局,可乱藤四郎依旧吐了吐舌头,露出了个得意的表情。

        嗯嗯,虽然这方面不吃撒娇这招,但果然见不得他委屈嘛。梦中的女孩子说的“可爱就有特权”这点,还是有可信度的!

2、

        在乱藤四郎的软磨硬泡之下,妥协的山姥切国广一次又一次地放低了自己的限制,当乱藤四郎穿着另一身日常风的连衣裙时,他已经面色灰白地蹲在角落里种蘑菇了——和兴致高昂的乱藤四郎恰好相反。

        山姥切国广一向是惧怕成为目光聚焦的中心的,如果不是工作的必要,怕是连出门都不怎么愿意。每一次出去,他都尽力地将自己隐没于人流之中。但也许是气场问题吧?哪怕穿着连帽衫,或是带上口罩,又或者和现在一样将鸭舌帽尽可能的压低,也依旧有人注意到他。

        “啊呀?山姥切先生是和女朋友去玩的吗?第一次见到呢……很可爱的女孩子呀——”
        邻居的阿姨一眼就认出了金发的男人,而穿着长裙带着遮阳的花帽的乱藤四郎却因为背对着那人和挽着男人手臂的亲昵姿态被误解了。乱藤四郎偷笑了两下,想要转身向她打招呼,但山姥切国广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般拉起他就逃离了熟人的视线。

        “真是个害羞的孩子……”邻居善解人意地捂住嘴笑到,“不过山姥切先生去约会的话,小乱一个人在家吗?”她这么说着,一边走回了自己的家。

        “切国!被误会了呢!”山姥切的反应无疑是取悦了乱藤四郎,他“咯咯”地笑了起来,不放过一点调侃对方的机会,仿佛看到这个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的男人害羞得手足无措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一样。

        山姥切国广的耳尖红通通的,压低的帽檐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一言不发的样子还是证实了乱藤四郎的猜想。乱藤四郎笑得更开心了,然后第一次体验到了被人拉着飞奔——或者说像是逃一样的跑到漫展的经历。

3、

        乱藤四郎对于所谓的二次元并没有多么沉迷,他只是有一些异于同龄男孩子的爱好而已——比如喜欢可爱的东西,留长发,对于裙子接受良好等等。他并不以此为耻,也不会刻意隐瞒,爱好是一个人特性的体现,他只是比较特立独行罢了。

        监护人先生并不是厌恶他的爱好,有时候“教育”他时也睁只眼闭只眼,限制越来越宽松——其实更多时候,山姥切只是担心他被别人异样看待。

        “但今天不一样!”乱藤四郎神气地叉着腰,“只要你不说,谁能看出来我是男生呢?”

        其实看出来也无所谓,夏日祭的漫展规模不小,男性coser出可爱的女性角色也不在少数,乱藤四郎这么说不过是为了体谅脸皮比较薄还瞎操心的山姥切国广脱口而出的借口。

        也许是上天都看不管他自信的模样,又或者人要对自己说出的话负责,乱藤四郎话音落下没多久,便有个清脆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小哥哥,可以合张影吗?”

        惊愕地转头,对上的少女的脸庞似乎与记忆最深处的那个重合了起来,不过属于孩童的稚嫩终是成长为了少女的青涩,但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眸一如既往。

        乱藤四郎一时无言,怔怔地站在那里。而少女也愣住了,良久,她脸上露出一抹腼腆的微笑,双颊的微红也显现出了几分不好意思,“小哥哥挺面熟呀?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这种经典的搭讪台词让乱藤四郎忍不住笑了,他握上了身旁不知为何显得十分不安又十分焦躁的山姥切国广的手,回答了面前这位矮了他半头的似曾相识的少女,“大概……是在梦里见过吧?”

        他扬起的微笑让人觉得他的话并不是在敷衍,他是真的在认真的回答少女的问题。山姥切国广回握他的手突然用了几分力,不待乱藤四郎询问,一个声音便插入进来。

        “主!您怎么一个人跑到这边来了……您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用麻烦您,我来拿就可以!”
        少女很自然地与那个灰发的男人交流着,却突然想到了外人在场,急忙脸红的对乱藤四郎解释道:“这个……嗯嗯,其实我们两个在角色扮演啦……主什么的哈哈……”她像是在极力地掩饰着什么,而那个男人视线越过乱藤四郎,落在了山姥切国广身上。

        山姥切国广再次压低了帽檐。

        最后那个男人给他们合了照,顺便交换了名字的乱好奇地问少女:“你是怎么认出我是男生的呢?”
        他苦恼地歪歪头,这个动作依旧可爱无比。名叫“雪生”的少女眼神空茫了一瞬,然后才缓缓开口。

        “是……感觉吧?”
        她羞涩地笑了起来,“大概就是,乱酱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吧?”

        她的手抚上了心口。“总之,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看到背影,都是那么熟悉……从心底蔓延出来的喜悦感和喜爱……呐,我们真的没有见过吗?”

        顶着灰发男人复杂的目光,拉着不知为何更加颓废的山姥切国广,乱藤四郎迟疑地摇了摇头。

4、

        血腥味弥漫,长发的小少年最终没有握稳手中的短刀,在倒下的同时,身体上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痕。

        [好疼。]

        朦胧中白色的身影消灭了身形诡异的巨大敌人,惊慌地喊着他的名字,紧紧搂着他奔跑,下令撤退。

        最后的记忆除了那阳光一般的发色,还有女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可他还是感到了丝丝寒意。

        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抓住了女孩子的手臂,哭出了声。

        [主公……好可怕……救救我……我不想消失……]①

5、

        失眠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乱藤四郎在床上翻来覆去,睡衣都被蹭得皱皱的也没有再睡着。

        梦中有些压抑的情景让他现在也有些呼吸困难,因为梦中那个“死去”的人——正是他自己。

        黑暗之中,他浅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水光,最后他从床上下来,赤脚走在地板上,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6、

        乱藤四郎推门进来的时候,山姥切国广就醒了。他没有起身,而是默不作声装作沉睡的样子一动也不动。他也没有听到脚步声——大概是赤着脚吧……虽然是夏天,但这样也是会着凉的……他漫无边际地想着,却听到了床边悉悉索索的声音。

        乱藤四郎钻进了他的被窝里。

        这个认知让他的身体僵硬了起来,而这个反应恰恰暴露了他醒着的事实。

        乱藤四郎缓缓往他身边靠近着,最后干脆八爪鱼一样攀在了他身上。少年有些纤细瘦弱的身躯带着丝丝凉意,冰凉的触感让他没忍住抖了一下。虽然心知暴露了,但山姥切国广依旧鸵鸟心态地闭着眼睛装作自己在睡觉。

        ——自我催眠的那种吧,大概。毕竟……现在这个情况他完全想不出来“醒”之后该怎么办。

        “切国……”
        少年小声地喊着他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便自顾自地说下去了。

        “切国……我做噩梦了……”

        少年的声音软软的,带着点可怜兮兮的意味,山姥切国广犹豫了一下,还是闭着眼睛装死。

        “我好像……梦到小时候的事情了吧?……梦到了切国……其他人……不认识的其他人……还有那个女孩子……”
        少年抱得更紧了,毛茸茸的脑袋枕在他的手臂上,声音低落的仿佛要哭出来。山姥切国广的心突然揪了起来,指尖微微颤动。

        “但是睁开眼睛……谁都不见了……只有切国了、只有切国还在我身边……”

        山姥切国广不知道说些什么,也说不出口一些话,更不擅长于安慰别人。他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挪动了一下手的位置,让少年能够轻易地握住。

        “切国……”
        “切国——”
        “切、国~”

        然而他这个小动作似乎让少年得到了什么指示一般,越发得寸进尺了起来,一遍遍在耳边喊着他的名字撒起了娇。

        “切国你都不安慰我!”
        “切国你为什么不理我~”

        软绵绵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带着温热的吐息。身躯接触的触感在这一刻仿佛被突然放大的一般,山姥切国广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肌肤相触的柔软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他也知道,自己大概要装不下去了。

        但是少年却在这个时候放开了搂抱着他的四肢,他蓦地松了一口气,心里却不知为何空落落的。

        这下……应该要走了吧?山姥切国广不确定地想着,回应他这个想法的,是身上突然多出来的重量。

        长长的发丝扫在脖颈,有点痒痒的,然后软软的唇落在了脸颊上,伴随着呼吸而出的气流。山姥切国广猛地睁开了眼,失神的望着面前放大的容颜,这个他照顾了几年的少年闭上了眼,在他的侧脸上留下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吻。

        在少年重新睁开眼睛之前,他又狼狈地闭上了眼睛。

        这次乱藤四郎是真的起身离开了,在山姥切国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到了门口,然后向后回头,对着此时仍然不说一句话的山姥切国广开口告别,语气轻快。

        “切国~晚安哦~”
        “いい梦を~”②

        山姥切国广放松了身子,然后用被子盖住脸,将自己裹成一团。良久,团子里才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お、おやすみ……”③

7、

        乱藤四郎正在忙其他事情。

        山姥切国广将门推开少许,看到已经换好了制服的少年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什么——恰好背对着他。

        这样很好,毕竟——他根本想不出来今天要以何种态度面对这个少年——在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之后。在他今天工作,少年需要补课的情况下,躲一段时间应该还蛮容易吧。

        他蹑手蹑脚地向玄关走去,然而像极了昨天的情况发生了,不过不同的是,角色发生了反转。

        乱藤四郎笑吟吟地喊住了他。
        “切国,走那么早吗?”

        山姥切国广瞬间僵直了身体,他拉了拉连帽衫的帽子遮住脸,胡乱地点点头。

        “那、切国来看看,这张照片摆在哪里比较好看吧?”
        乱藤四郎晃了晃手中的相框吸引着男人的注意,照片是昨天夏日祭上拜托雪生特意拍的两人的照片。男人脸颊微红却目光柔和地注视着“少女”,而穿着连衣裙的“少女”笑容灿烂。

        乱藤四郎昨天趁山姥切不休息洗了照片,又大早上起来给它装到了相框里。

        山姥切国广扭头,微微愣了一下,嘴上却说:“随、随你喜欢吧!”

        “切、国!”

        “还……干什么?”他瞬间紧张了起来,目光又开始躲闪,乱藤四郎有些可笑地看着他,眸中是淡淡的无奈。

        “只是想起来啊……从有记忆以来,切国都是很重要的人呢……占据了我心中很重要的位置。”
        “以后,也会是的,对吗?”

        长发的少年轻声地询问着,转过了身,将相框挂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红晕又飞上了男人的脸颊,而背过身的少年也就没有看到这个男人羞涩的表达。

        他的嘴唇轻轻动了几下,没有发出声音,却连成了一句话。

        [当然了……因为……]

        君のこと大好きだよ。④

-END-

——————————

①改自乱藤四郎极的破碎语音,原话是[我不想就这样消失,好可怕,救救我啊,主公……]
②「いい梦を」(iiyumewo)意思是祝你好梦,这是一句惯用语,并不是完整的句子,一般和晚安(おやすみ)连用。来自百度。
③「おやすみ」(oyasumi)就是晚安的意思。
④「君のこと大好きだよ」(kiminokoto daisukidayo)意思是最喜欢你了。

剧情设定解释(强行把剧情圆回来233):
○乱酱是审神者的本命刀+初锻刀,所以被被是因为和主人抢刀而一脸颓废的哦:)
○雪生作为审神者时年龄很小,在第三部队(等级参差不齐)带着第一位极化的乱酱练级时遇到检非违使,导致乱酱意外碎刀之后情绪失控灵力失控,为了救乱酱的结果是她和第三部队到了现世,失去了审神者的资格和记忆,第三部队其他刀剑成了人类,乱酱因为碎过刀也没有记忆。(这就是为什么现代没有粟田口和一期尼的原因!)
○雪生的cp没意外是长腿部,她本丸里的其他刀剑以后也会来到现世与她相遇的。以及第三部队其他刀剑是左文字一家。

——————————

一些来自作者的废话:
本来乱山难产了,不过又想到了现在这篇的脑洞重新写了一篇就是本篇。他们两个有辣————————么可爱!!自己对乱酱也是没啥了,一边写一边痴汉越写越喜欢www
太萤也写了,不过不太满意需要大修,所以暂时搁浅qwq更何况我打字比较慢都是写在本上的qwq

无比渴望着手机,然而家长不让带QAQ其实应该明天七夕再发这篇文,然而今天就要回学校了……

嘛~喜欢的话多多支持一下吧,留言喜欢推荐都可以,留言我会更开心哒ww

评论(1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