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洛苍萩-

【开学长弧】
晋江/微博@千洛苍萩
这里萩酱,是苍萩不是苍荻❣。・゚♡
言情耽美两脚踩,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グッ!(๑•̀ㅂ•́)و✧
药乱/歌山/乱山/太萤/乱浦/江一/一药一/乱一期/退一期/杂食,各种粟田口的cp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目前主更: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缘更新坑:
[综/all男审]以神隐为至高目标
已经完结: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选择阵亡
[刀剑乱舞/药乱/鲶骨鲶]背负
[男审x狐之助/20fo贺文]明日花开
点文点梗:
[清婶]不如神隐
[乱山]监护人先生今天依旧很害羞呢
[药乱]暗恋对象成了我的哥哥怎么办?!

[all男审]请君勿死-13-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新读者可从文下第一个tag找到本文的所有更新w

——————————

-13-

        胸前的怀表在发热,那种似乎连灵魂都可以灼伤的热度,艾蒂斯却并没有察觉。他整理了下衣着——与昨天晚上的不同,今天这些孩子给他准备的衣服在领带的颜色上有了细微的变动。

        是深紫色。

        耐心地将最后一点褶皱也给抹平之后,艾蒂斯开口说话了。
        “请进来吧。”他顿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又说,“虽然还没有看到,但是您的伤…需要处理一下吧?”

        障子门被缓缓拉开了,跪坐在门外的青年微微垂着头,躲避着他人的视线,稍显奇怪的衣着掩盖了那些骇人的伤口却遮不住血的气息。而令艾蒂斯多注意了点的,是他腰侧的刀。

        自来到这个本丸后,他只见过两把佩刀——其一是初见时便令人惊艳的那位神明大人,其二便是眼前这位状态并不怎么好的浅蓝发色的青年。

        考虑到了付丧神们本体为刀剑的缘故,他的声音里又加了几丝关切,“如若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您疗伤。”

        是哪一位,昨天没有出席的神明大人吧?重伤未愈却得不到治疗,被不公平的对待,似乎也是引发暗黑本丸的诱因。是他欠考虑了,本丸里应该还有受伤的[神明大人],如果他昨天干干脆脆地[献祭]的话,这些大人们还会继续忍受着伤痛……

        原来如此,所以昨天的大人们,才会故意带偏话题吗?
        这样一来,他们的态度也能够理解了点…是担心新任审神者依旧是会伤害他们的“恶人”,担心受伤的同伴得不到治疗,所以才放低姿态的吗?

        像是为了映照他的想法一般,青年迟疑的抬起头,蜜金色的眼眸中隐藏着他的忐忑不安:“主殿……愿意为我手入吗?”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不是吗?”艾蒂斯走向了青年,然后学他的样子跪坐在他面前,“冒昧的问一下,您的名字是…”

        “一期一振,我名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刀派唯一的太刀……尽管如此,却依旧很没用呢…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甚至需要药研他们时刻照顾……”审神者友善的态度似乎让压抑许久的一期一振找到了宣泄口,这个本该是王子一般的青年神情痛苦,“明明想要保护大家,最后反而成为了大家的包袱…我不是一位称职的哥哥。”

        哥哥。

        这是艾蒂斯又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了,他歪了歪头,不太理解自己为何对着两个字有着不同的反应。但显然,刀剑付丧神也拥有兄弟这一点更让他好奇。
        不过一期一振的状态不太好,艾蒂斯决定先为他治疗……嗯这里是叫做手入,为他手入之后再问他这些事情。他有预感问过一期一振之后,这两天的违和感应该就有合理的解释了。

        “是不是称职的哥哥,不是别人和你自己可以下定论的。”他伸手摸了摸青年浅蓝色的发丝,在青年有些惊慌失措的神情下,艾蒂斯开始了自己的治疗。

        那是很温暖的乳白色光芒,从手心中出现,又渐渐融入一期一振体内。像和煦的微风,温柔地在心尖拂过。一期一振猛地一颤,视线重新聚焦,却看到审神者已经闭上了眼睛。

        圣洁而虔诚,宛若神子一般。

        一期一振有些失神,竟是觉得,比起他们这些需要人类提供灵力以便生存的付丧神来说,面前这个少年,更像是一个神明。
        当他看向你时,眼中满满都是你的身影与仰慕,而他闭上眼睛那一刻,你才会失落地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他的眼中装满了所有人,却又没有装下哪怕一个人,就像是——

        高高在上独立于任何存在的[神明大人]。

        看似温柔的外表下是近似残忍的淡漠,无辜地说着爱着所有人却又抛下了一切,似乎这才应该是神明的写照。神明本就应该是脱离于尘世无心无欲的存在才是。

        一期一振轻轻摇了摇头,但是这个少年并不是这个样子……他们这些被称为神明的家伙,也不是这个样子。这只是错觉而已。

        与印象中不同的“手入”方法治疗了身体上的伤口,但并没有恢复刀剑上的裂痕——不过一期一振并不担心,人形已无大碍的他完全可以自己去手入室用资源恢复刀剑,所以这点小事,就不必麻烦主殿了。

        艾蒂斯睁开了眼,将手放下,蓝色的眼眸中仍带着浅浅的笑意。
        “是不是个称职的哥哥,当然要由弟弟妹妹们判断啊。一期一振在他们眼中的话,大概——不,一定是最棒的哥哥吧。”

        在艾蒂斯模模糊糊的印象里,哥哥这个词本身,仿佛就象征了伟大。从毛手毛脚第一次当哥哥的少年到一位完美的、理想中的兄长需要付出的太多太多,有的可能一辈子也达不到所谓的[完美]。但对于弟弟妹妹们来说的话,完美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带着距离感呢?只有自己的哥哥,爱着自己的兄长才是最完美的吧?

        少见的,“哥哥”这个词语让艾蒂斯想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最珍贵的回忆却依旧没有想起。他的生命是常人想象不到的漫长与无趣,同时又精彩而绚烂,那些都是别人体会不到的。但是最久远的记忆却在时间的长河里渐渐远去,所有精彩的、美好的回忆都会像烟火一样散去,留给他模糊的背影亦或者空白,徒留他一人在寂静里回想。
        他从不为异于常人而痛苦,他其实也放不下那些与众不同的经历所带给他的一切。他并不甘心这样逃避般的[死去],却又在时光的折磨中一次又一次体会到浅野姐姐的绝望。

        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而恰好那时的艾蒂斯认为除了神明大人之外别无执念,故而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死亡的结局。但现在,仅仅过了一天而已,他的心却动摇了起来。

        他突然想要找回自己遗忘的东西……突如其来地、迫切地希望。

-TBC-未完待续

——————————

求死欲弱化中,虽然只有辣么一点点w
明天搞事鹤出场,活击送了鹤球那么就给鹤球加点戏份吧:)恩,这是个欢脱轻松的文呢:)
以及不要忘了艾酱也是有外挂的人呀(虽然我都快忘了hhh)然而挂不能逆天,资源还是需要用的!

因为头发太长太多带假发很违和于是昨天剪掉了及腰长发想出乱酱,然而母上大人竟然说我胖!!!

我:但我国庆想出……
母上:穿成这样去哪儿啊?
我:漫展呀,就算不去难道不可以在家自己得瑟嘛~
母上:等你瘦下来再说吧[冷漠]

我……我的长发QAQ说好的1000以内随便我买呢QAQ为什么拒绝我的乱酱QAQ好……次郎也可以的辣么漂亮的出阵服,应该不显胖,而且可以本毛上阵……等等我的头发已经剪了QAQ暴风哭泣QAQ

其实以我的身高只能出短刀来着,如果158出次郎大概是要踩高跷:)不不不我是短刀次郎w

今天也在努力说服母上给我买c服中……经济不独立的悲哀QAQ

最后,跪求你们奶我小酒鬼懒癌和小幸运以及明天的大典太(骚速剑限锻我应该在学校了不能参加QAQ浦岛错过了没锻到,虎哥之前就锻到过两把了)QAQ战扩只掉了江雪二号机和阿尼甲的人哭到昏厥QAQ

不出意外明天还有一更,给在我龟速更新之下还没有放弃我的小天使们比心心❤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