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洛苍萩-

【开学长弧】
晋江/微博@千洛苍萩
这里萩酱,是苍萩不是苍荻❣。・゚♡
言情耽美两脚踩,各种cp接受度良好
偏爱刀乱中的一些冷门cpグッ!(๑•̀ㅂ•́)و✧
药乱/歌山/乱山/太萤/乱浦/江一/一药一/乱一期/退一期/杂食,各种粟田口的cp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目前主更:
[刀剑乱舞/all男审]请君勿死
缘更新坑:
[综/all男审]以神隐为至高目标
已经完结: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选择阵亡
[刀剑乱舞/药乱/鲶骨鲶]背负
[男审x狐之助/20fo贺文]明日花开
点文点梗:
[清婶]不如神隐
[乱山]监护人先生今天依旧很害羞呢
[药乱]暗恋对象成了我的哥哥怎么办?!

[all男审]请君勿死-14-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全部更新请见文下第一个tag

——————————

-14-

        “主殿的兄长……一定也会因为有您这样的弟弟而骄傲、幸福吧。”
        一期一振听懂了审神者传达给他的意思,心里蓦地一松。气质出众的青年再次微笑起来么时候神情带了些释然,因为伤痛和缺乏灵力所带来的积郁被光芒接触到时已经消散了不少。其实只是在不安而已,他自己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安于今后的命运,不安于没有自己庇护的弟弟们的未来,也……不安于自己的结局。但显然,见过新任审神者之后他的不安都烟消云散了。

        这位审神者……会很友好的对待付丧神、以及他的弟弟们。

        所以,有感而发,他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是他对面的审神者表情却空白了一瞬,面上一片茫然。金发的少年不解地问道:“您在说什么?我……并没有兄长啊……”

        对于最初的回忆,虽然已经淡去,但记忆深处的确没有“兄长”一人。所以艾蒂斯才会诧异自己为何会因“哥哥”这个词语产生那么多熟悉感,难道……也想要体会到被哥哥照顾的感觉?

        他捂着嘴笑了起来,为自己这个想法。蜜金色眼眸的青年因自己错误的推测而红了脸,结结巴巴道:“主殿……我以为说出那些话……主殿应该有兄长才对……”

        艾蒂斯摇了摇头,“姐姐倒是有一个,”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作为长兄长姐……感受应该都一样的。”

        提到了浅野姐姐,他的情绪有些低落,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正在此刻,艾蒂斯的肚子发出了抗议。

        艾蒂斯:……好尴尬QAQ在神明大人面前出丑了嘤嘤嘤qwq

        这下子脸红的成了艾蒂斯,在一期一振的注视下他轻轻咳了两下,低声解释道:“……我今天都还没吃东西呢……”

        宿醉醒来喝了醒酒汤后又一睡睡到现在,当然会饿了。一期一振这才想起来自己主动来审神者门外的原因,连忙道:“乱说烛台切殿和歌仙殿已经在准备午餐了,拜托我来叫一下主殿……不过主殿已经收拾好了呢。”

        “那么,主殿要去餐厅和大家一起用餐吗?”

        并不知晓昨晚和今早所发生的事情的一期一振询问道,而艾蒂斯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顺便问一下大家是否需要治疗……不,是手入好了。

        知道新任审神者对本丸布局还不熟悉,一期一振体贴地先于艾蒂斯半步。艾蒂斯微微抬头打量这个青年,却发现他已经收敛好了自己的情绪,面上看不出分毫异样,究竟有没有放下心结……艾蒂斯也不清楚。

        就在这样有些神游的状态下,拐角处的“惊喜”可是吓了他一大跳。一身纯白的鹤丸国永突然跳出来大喊了一声,惊得艾蒂斯下意识躲到了一期一振身后。

        “哈哈哈哈!被我的出场吓到了吧……等等一期你不要拔刀啊!”
        洋洋得意的笑声变得惊慌起来,一期一振微笑着将架在鹤丸国永脖子上的刀收回刀鞘,道歉得毫无诚意。
        “抱歉呢鹤丸殿,我以为有溯行军袭击主殿,情急之下拔了刀,没伤到您吧?”

        鹤丸殿?鹤丸……国永吗?
        艾蒂斯从昨天的记忆中翻出了那位第一个向他搭话的神明大人……嗯,浑身上下都是白的,眼睛是同一期一样的金色,站在太阳底下似乎能闪闪发光一样,有点像……代表着光明的神明。

        虽然明确得知大家都是刀剑的神明,但是鹤丸国永的外表无疑替他在艾蒂斯心里加分了不少——如果他不搞事的话。外表的欺骗度再高,一旦本质暴露出来……

        真的被吓得不轻的艾蒂斯:哪怕是神明大人也要给你摆脸色[一脸冷漠.jpg]

        “哇哦,将同伴误以为是溯行军也太恐怖了,还是等伤好了以后多砍砍敌人别在弄错了呢。”
        鹤丸抚心口表示自己也被惊吓了,但说出的话显然表明他看出来了点什么。尽管一期一振的本体仍然有裂痕,但人形的一期一振却像磕了加速符一样让鹤丸啧啧称奇。他的视线落到了强装自己没有被吓到的少年审神者身上,十分欢快地打了个招呼。

        “哟,主殿,昨晚是个愉快的经历吧?”

        并不。
        人生第一次被灌醉这种经历,哪里愉快了!

        艾蒂斯隐隐觉得,昨晚不一定是乱这群孩子拿错了酒,很有可能是某人故意恶作剧的!!真是的,神明大人也会这么幼稚啊。
        望着嬉皮笑脸的付丧神,金发的少年太阳穴抽痛了起来。本着伸手不打笑脸刃的原则,艾蒂斯他……没忍住对着这张欠抽的脸下了一个debuff:)

        外挂这种东西,长时间不用也是不行的,就当练个小手好了。

        什么?渎神?emmmm其实一开始都说了并不是他的神明大人,更何况只是朋友之间的玩闹嘛,反正鹤丸殿下也玩得很开心呢:)

        鹤丸国永看着据他观察有点矜持和易害羞的审神者突然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瞬间脑中警铃大作。以他多年的搞事经验发誓,他……似乎要栽了QAQ

-TBC-未完待续

——————————

下周月考,提前请个假[瘫]

这一章告诉了我们文文真的是轻松风的:)相信我呀小可爱们,虽然致力于写刀能把he写成be但……这个真的是轻♂松向的没错!

以及,暑假时候写的第一篇完结坑(药乱/鲶骨鲶)那一篇文有没有想要看鲶骨鲶的番外的?关于被捡回来的骨喰和新锻出来的鲶尾的番外,估计还会涉及正文中只提到过一点的奇怪的光忠麻麻的故事……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