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朔月微光*01

○阅读前请看好设定→http://cangqiu.lofter.com/post/1ef9c45b_11465186
ok的话请继续阅读w
○大概剧情:论暗黑本丸是如何形成的:)

*01

        “主人,锻刀室那边好了。”
        身形矫捷的狐狸跳落到女人面前的桌子上,舔舔爪子慢条斯理道。

        “一把短刀而已,虽然称得上是欧短,但也没必要让你来通知我吧?”
        女人放下手中的画笔,微微抬眸看了狐狸一眼,又无趣地移开视线。她眼神痴迷地望着画卷上的男人,想要伸出手触摸,却又想到笔墨未干,这么做只会生生毁掉这副作品。

        她遗憾地收回手。

        “锻刀室那边充足的灵力足够他化形了吧,看来是平野?本丸里有厚了呢……”
        她精致的眉眼间满是寒霜,唯有在看到画卷上的男人时才会柔和下来。而提起那些属于她的刀剑男士们时,姣好的面容上反而升起了几丝厌烦。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我已经,厌倦了这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好似永远不会结束也不会改变的日常了。”

        “啊呀,主人,您难道忘了自己签订的是终身契约了吗?”
        狐之助那双狐狸眼睛里似乎透露出了笑意,然而女人并没有生气于它的言语,反而点了点它的脑袋,笑道:“还用你来提醒我?”

        “说吧,特意过来通知我的话,看来并不是一把平野藤四郎那种简单的事情吧。”

        “主人还真是聪慧。”
        狐之助像往常一样恭维道,见女人面露不满赶紧说道:“这把短刀,不是平野也不是厚。”
        “是一把刀帐上没有的,时之政府并没有实装的短刀。而且,似乎需要您去注入灵力,他才会醒来。”

        “听起来,好像很有趣?”
        女人闻言倒是来了兴致,“怎样的刀?”

        “这个,就需要您去看看了。”
        狐之助跳下来,摆动着尾巴,用动物的身躯做出了类似于请的动作,滑稽又可笑。

        女人站起身,华丽而厚重的十二单于她仿佛无物。她的发型是传统的姬发式,刘海齐眉,两鬓的发脚长至下巴处,身后长长的黑直发有几丝落到了胸前。美丽的外貌更是为她添上了亮点,当她掩面轻笑的时候,仿佛平安京的贵女穿越时空而来。

        ……或许是真的也说不定。

        当她看到那把过于精致的短刀的时候,脸上终于浮现了几分讶异。那种,真真切切被惊吓到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说出了另外一个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台词。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她笑了起来,带着几分苍凉,手中的灵力却在触碰到短刀时就开始了传送。
        然后在刀剑突然消失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扑入了她的怀中,大声哭了起来。

        “姬君……呜呜嗝、不要把我关起来……呜我会乖乖听话的……呜不要……”

        一向厌恶孩童外貌的短刀的女人,出乎狐之助意料地回抱了这个短刀男孩,甚至柔声细语地安抚了他,像是安抚着自己的孩子。

        “主人?”
        狐之助不解地歪了歪头。

        “这孩子,叫做朔月。”
        女人轻笑着,回应了狐之助的疑问。

        “是我曾经的护身剑,我的父亲在我着裳时送给我的礼物,亦是……我的陪葬品。”

-TBC-未完待续

——————————

对于外貌描写真的好苦手啊qwq

①本篇文是之前小夜那个脑洞的前传,朔月藤四郎个人篇*暗黑本丸经历,朔月无cp或者cp小夜

②婶婶是个渣,不要被她骗了:)我就是来搞事情的,这篇文是黑泥,恶意满满的婶,和短刀版主命狂

③这个婶,实力强大,一心想要脱离时之政府,这只狐之助都成了她的狐_(:з」∠)_

④大家国庆快乐呀w天气不好挖个坑,缘更,下次的更新看我们的缘分吧[望天]主坑是all男审那篇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