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17-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17-

        艾蒂斯表示今天事情太多你先让我吃点东西缓缓:)
        三日月宗近表示甚好甚好说了那么多老爷爷也需要润润嗓子:)

        但显然审神者仿佛眼神死掉的表情和身边付丧神悠闲的神情形成了太大的反差,鹤丸国永竟然从压切长谷部手下逃脱成功挤到了主座右侧的位置,满脸好奇,手指又蠢蠢欲动。

        虽然让对方从手中逃脱了,但压切长谷部依旧死死地盯着有着众多前科的鹤丸国永。不过视线转到艾蒂斯身上后,灰发的青年语气稍稍带了点自责:“没有考虑到主的情况是我太不负责了,还没有管好其他人让主受到了委屈——请允许我担任今天的近侍之位伴在您身侧,为您分忧。”

        “噫!长谷部桑太狡猾了!”

        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青年的话语,乱藤四郎也不粘在兄长身边了,几步跑了进来,嘟起嘴说:“今天可是我们和一期尼在照顾主公呢,近侍肯定是一期尼啦!”

        一期一振没来得及拉住弟弟,只得眼睁睁看着乱藤四郎努力为自己谋福利。他无奈地笑了笑,见长发小少年毫不畏惧的与本丸掌事大家长互怼,开口道:“总之,先开饭吧?主殿已经饿了很长时间了。”

        审神者两边的位置已经被占了,付丧神们只好一个个就坐,而靠近审神者一方的位置则被机动过人的短刀和长谷部占据了。完成内番的刀剑男士也纷纷来了餐厅——说实话,有一部分是昨天晚上没有来的,艾蒂斯默默记下他们的面容,在烛台切光忠替他摆放餐具和午餐的时候道了声谢,便又陷入了沉思。

        来的刀剑付丧神没有受伤,对他态度也很好……倒是很难让人相信是暗黑本丸。果然,是时之政府判断错误了吧?可是前任审神者一个个被杀掉又是怎么回事呢?他来到这里的意义……真的存在吗?
        ——好麻烦啊,所以说为什么跟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嘛!看到这些神明大人……不,刀剑男士……呃,三日月殿、说是这么称呼的没错,看到刀剑男士们这个样子也无法放心啊。……为了不让他担心所以受伤的没有来到他面前什么的……

        一期,应该也是被他的弟弟们,央求着才来找他的吧。

        “主公,饭菜不合口味吗?还是您有什么忌口?”见审神者明明饿了却迟迟不下口,烛台切关心地问道。艾蒂斯连忙摇摇头,低头尝了一口后给了他一个微笑:“烛台切桑……对吧?很美味也很合口味呢,您和歌仙桑都很厉害啊,负责这么多人的饮食还这么尽职。”

        “主殿能喜欢就太好了。”回话的是歌仙兼定。穿着和服的紫短发男子闻言笑了起来,红色的眼妆怎么说都会给人艳丽的感觉,在他的面上却会让人感到无比的适合——很漂亮。他似乎还想要与艾蒂斯交谈几句,但是却被一阵激烈的咳声打断了。

        “咳咳咳……咳!”
        刚咽下几口饭的鹤丸国永不知为何大声咳了起来,他抬头四周扫视了下,又将视线移向烛台切光忠身上。然而在对方疑惑、担忧的目光下,鹤丸国永打了个哈哈,解释道:“一不小心呛住了哈哈哈吓了我一跳呢~”

        “不要紧吧?”就在身旁坐的艾蒂斯轻轻歪下头,语气中也带着担心,“需不需要喝点水……什么的?”

        “哎?主殿这么关心我啊,不用不用没什么大不了的。”鹤丸国永摆摆手,脸上的笑容毫无破绽,让因为来的晚而无法坐到审神者身旁的初始刀加州清光没忍住戳爆了自己碗中的小丸子。

        “太可恶了!”
        留着小辫子的黑发少年气呼呼地抓着筷子,压低声音抱怨着:“是在炫耀吗那家伙……啊啊啊果然是今天内番后没有把自己打扮的可爱一点吧?……指甲油没有了所以没涂,安定没来本丸也没办法帮我……果然好让人生气啊,坐在主人旁边!”

        本丸实行的其实是分餐制,自己吃自己,的除了饭后甜点之类的是装在一个盘子里。而且根据各自口味的不同,饭菜也会有细小的差别——当然不能点餐,哪怕无法出阵,但负责全本丸的饭菜已经是很大的负担了,不然也不会每次都需要其他人帮忙准备食材。

        鹤丸国永托着腮思考着什么,在刚才的小插曲之后大家都很安静地用起了餐,唯有他不知为何再也没动过饭菜一口。观察了大家良久之后,他突然夹起一个丸子,笑嘻嘻地伸到艾蒂斯面前:“主殿好像很喜欢这个呢,我们的口味应该不同吧,要不要尝尝这个?”

        很期待的样子,倒是很难让人忍心拒绝。艾蒂斯慢吞吞地咽下口中的汤,盯了鹤丸国永几秒——盯得对方有些发毛——然后欣然接受了被投喂一事。

        味道的确有些差异,大概是食材不同,不过依然很美味就是啦。而他的表现则让鹤丸怔了一下。

        “呐,那鹤丸桑要不要尝尝我的呢?”
        所谓礼尚往来嘛,大概是知道自己所下的debuff起效的艾蒂斯眼神真诚而清澈,反倒让鹤丸国永心里发怵。

        但两人的互动显然引得其他人也各自动起了小心思,热衷看热闹的鹤丸国永当然不想错过“审神者亲自投喂”这一待遇,在周围咬牙切齿的声音中,凑到审神者面前咬到了那个丸子。

        ——他的脸色瞬间变了。

        喉间火辣辣的,可他还是勉强地扯出了抹尬笑:“主殿的口味……似乎有点重啊……”

        一旁的压切长谷部眼睛一亮,掏出随身的小本本就开始记什么。这事关未来的伙食,艾蒂斯当然得解释一下的。他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鹤丸桑怎么了?我的饭并没有要求加重口味啊?”

        那、我吃的!为什么!那、么、辣!

        辣的根本没办法再吃东西的鹤丸国永控诉地望向艾蒂斯。他只是捉弄了对方一小下何必这么记仇?更何况……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他的饭里加料这种事,根本做不到吧?甚至为了坑他连自己的饭里也加料?——或者并不是主殿做的?

        不不不!说要给他递水时期待的表情和被拒绝后小小的遗憾,只能是审神者大人了吧?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只让他的味觉变得奇怪了吗?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啊!

        鹤丸国永郁闷地趴在桌子上,鼓起了脸颊,明明身为老年组的一员,此时却像个失去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鹤丸桑这是?”
        烛台切光忠看出了点不对劲,不过蔫蔫的鹤丸国永实在少见,所以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坐得近的几把小短刀也跟着笑了起来——作为平时被整蛊、惊吓的主要对象,没什么比看到搞事情的家伙也尝到教训更痛快了。虽然不知道主人是怎么做到的,但果然好厉害啊!

        乱藤四郎冲着鹤丸国永做了个鬼脸,接下来全程都在星星眼看着艾蒂斯。这种热烈的目光盯得艾蒂斯微微脸红,他垂下头小声道了句“没有下次了”后便专注地吃起了饭——如果耳尖没有红红的就真的骗过大家了。

        这句话声音极小,但体质过人的付丧神们当然能听到,不过没头没尾地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听懂了。重新尝试过发现果真没事后,鹤丸国永在烛台切无奈的注视下得寸进尺地又要求了被投喂……emm不过这次……

        围观了整场戏的老爷爷露出了一个饱含深意的微笑。

        “哈哈哈哈……啊,没忍住又笑了出来,但是,鹤丸应该听说过恃宠而骄这个词吧?”

        三日月.心有点黑.宗近:嗯,刚才和小家伙友好交流(嘴炮)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被投喂过或者端茶呢……不,哈哈哈虽然已经算得上是老爷爷了,但我还是会有点小小的计较呢:)

-TBC-未完待续

——————————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w记得吃月饼mua~

对于多人物描写好苦手……从当初写兄弟战争就发现了自己的毛病QAQ
希望能在这篇文中锻炼锻炼w

将近3000字唉,夸我w[挺胸]

另外,我喜欢叫你们小天使也喜欢被别人叫小天使小可爱哇www我真的一点都不高冷超级好勾搭的就是人有点社障,所以你们QAQ

来、勾、搭、我、啊QAQ

哭唧唧.jpg评论越来越少了都没有更新的动力了嘤嘤嘤QAQ

(刚才干了个特别蠢的事情,发出去十几分钟了发现忘记打tag了……我……
没打tag时给小心心的你们是天使QAQ

评论(9)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