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0-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0-

        心脏仿佛漏了一拍,然后便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将他从无尽的梦魇中唤醒、破开那片黑暗的,是阳光。并不刺眼,而是带着温和的光芒,竟是让他感到了久违的宁静与温暖。

        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弟弟小夜左文字的睡颜。他的表情柔和了起来,坐起身,向拉门进来的宗三左文字摇了摇头,动作轻缓地从榻上起来。把熟睡的小夜抱到榻上盖好被子,他才随宗三出去。

        “兄长感觉好点了吗?”
        两人坐在了障子门外,宗三微微偏过头担忧地问道。江雪左文字点了点头,眼前似乎又映出了那片金色。

        本以为会折在那些诡异的敌人手里……没想到,还是被救了回来。不过一向对自己的生死并不怎么看重,只求两个弟弟能够过好的他,在无尽的梦魇中醒来后,竟然松了一口气。

        自己,还是留恋着什么的,所以才不甘心就那样折断。
        最起码,不能折断在宗三和小夜面前。

        “兄长……”
        宗三神情有些奇怪,他望着江雪左文字,却欲言又止,在江雪的询问下转移了话题:“审神者大人在你醒来之前带着队伍去远征地点营救另一只队伍了。小夜已经被他手入过——不过因为情况紧急,他在为你和山姥切殿简单手入之后便走了。”

        虽然轻飘飘地说出了“简单手入”几字,但当时的情况,确实惊到了一众付丧神。

        那个审神者,用了一个独特的方法,将濒临碎刀的江雪左文字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江雪左文字有一丝丝不自在,见状,宗三的表情又奇怪了一点。但他没有挑破,只是幽幽道:“在感受到属于审神者的灵力时,我以为……又要做回那笼中之鸟了。”

        “审神者,很好。”知晓弟弟心结的江雪叹了口气,只是这么回答。

        “是啊。”
        但宗三左文字接下来的话,却着实让他一惊。

        这个身形高挑、神情中总是带着几分抹不去的忧郁的青年伸出了手,放在虚空,异色的眼眸中染上了茫然。

        “所以,现在的我,竟然会觉得,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就算是留在他的身边也是心甘情愿的呢。”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如果被这个人注视着的话,如果是被这个人使用和爱着的话……他想到了什么,垂眸不语,虚空中的手却仿佛抓到了什么东西,握紧收回。

        那么被束缚着,被套上枷锁,被关入笼子里面,都无所谓了吧。

        他的神情哀戚而顺从,长长的发丝遮住了部分面容。他低声道:“兄长先休息吧,你还没有完全恢复。本丸现在人手紧缺,我的伤又不太重,打算先去帮一下忙。”言罢,没有等江雪回答,便匆匆离去。

        江雪左文字注视着他的背影良久,最终无言,默默念起了佛经。

        只是本该平静的内心,已经起了波澜,无法平息。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心跳声也明显了起来。“噗通”、“噗通”,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激烈。

        心乱如麻。

        他放弃了默诵佛经,左手拂上了唇角。

        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少年的温度,炽热而温柔。

——————————

        满脸通红,却想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金发的少年自暴自弃般捂住了脸颊,言语之间还有几丝垂死挣扎的意思。
        “你们别那样看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才——”

        他的声音弱了下去,语言有些模糊不清,从指缝中露出的两只眼睛有些湿润,雾蓝色的眸中显出了委屈之色。有点像……幼崽吧?毛茸茸的,沮丧地耷下了耳朵,如果去安慰它的话,它大概还会装模作样地冷落你一会儿,但不久之后就放下了架子,在抚摸之下放松身体对你撒娇。

        对,是像一只小奶猫。鹤丸国永这么想着,很可爱。

        但是,不是很开心。心里有一丝微妙的不平衡感,让他看着面前的人时,无端升起几分烦闷之情。

        “不,比起这个,主殿将江雪殿身上的邪气引渡到自己身上,是否会对您的身体有所损害?”
        石切丸不愧是御神刀,三言两语之间很明确地抓住了重点,并且在因为之前的事情而石化的压切长谷部苏醒抓狂之前问出了口。本来沉寂的队伍紧张了起来,等着审神者的回答。

        他们现在还身处传送空间里,远征空间的不稳定性让远征的传送空间显得格外长,而为了避免意外,他们也不敢随意走动,故而石切丸无法到艾蒂斯身边查看情况。

        艾蒂斯仍捂着脸不看他们,却还是闷声解释道:“我的体质比较特殊……天生拥有一些能够克制这种气息的力量。不去管它们,它们也应该会在我的体内慢慢消逝的。”

        虽然那么做还有快速补充灵力的作用啦……不过大致就是这个样子。但他所拥有的力量与这种气息却并不是相克的关系,而是天敌一般的敌对。如果是势均力敌的话,艾蒂斯恐怕免不了要遭罪,甚至会丧命。但是——说实话,艾蒂斯还从未见过可以和自己体内的能力相抵抗的魔气。

        没错,是魔气。说的再清楚一些,就是在艾蒂斯所在的世界,与神明相对应的被称为邪恶的一方,属于恶魔的魔气。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艾蒂斯想的头疼也没有想出来答案,只能亲自去查看才能得到结果了。而且将魔气引渡到自己的体内还是太过危险,净化外在的魔气以他的能力从未失手过,但引渡体内倒真是第一次——他还是有一点莫名的不安的,要是在这个世界里恶魔都是把魔气寄宿在其他人体内,那就真糟了。

        他可没有说话时那么有底气。

        萤丸倒是没什么感觉,他抱着本体刀,歪歪头说:“哎?那我受伤的时候主人就不能亲我吗?”语气中带着深深的遗憾,却是让艾蒂斯耳根子都烧了起来——本来他都刻意去遗忘这个过程了,却被个孩子外表的付丧神“天真”地提醒。

        “所以说——不要提了、根本不算亲吻……呜只是正常的治疗方法之一而已——”

        像是为了解救羞到无地自容的少年一般,传送终于结束了。脚踩在实地上那一刻,心急如焚的一期一振便想要侦查——却被身旁的鹤丸国永一把拉住了。

        “等一下,主殿,这里好像不是远征的战场——”

        鹤丸国永收起了他经常挂在脸上的笑容,神情有点严肃。侦查最高的压切长谷部此时也抬起了头,眸中划过惊愕,声音颤抖了起来。

        “这里——怎么会是阿津贺志山?!”

-TBC-未完待续

——————————

这是下一周的更新w不要因为双更啦就把上一章无视掉呀ww

江雪那个类似补魔设定,以前看到补魔的时候就觉得跟带感,我喜欢w
然后宗三左文字并不单单是因为艾酱的魅力,还有因为本丸流浪了太长时间,他自己也有小问题啦→跟一期尼有点像。顺便,一期尼也不是治疗了一次就能治愈的小角色呀[微笑]

左文字一家好棒呀w

顺便,小可爱们!不要因为我两周不在了就不给我评论嘛QAQ给你们小心心,看到评论我会超开心哒!

评论(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