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19-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19-

        “发生了什么事?”
        柔和的白光拂去了脸上与身上的血污,细小的伤口也随之愈合。小夜左文字怔怔地望着弯下腰用指腹抹去他眼角不知何时涌出的泪水的金发少年,随即眸中爆发出了明亮的光芒:“审神者大人……江雪哥哥重伤了,请、您为他手入……”

       他说话时有点磕磕巴巴的,虽然在回来那刻感受到了陌生的灵力,但只有真真正正地看见了审神者才彻底放心。小手急切地抓住了少年的衣角,小夜最后加上了那句话:“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为您复仇也好,哪怕在经济困难时卖掉也没问题……”

        艾蒂斯的神情有些凝重,他柔声安抚着这把短刀,尽量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一期一振看到了。一期一振自小夜左文字前来时便托机动值极高的弟弟们出去察看情况了,此时听到小夜的话也有些惊疑,他不由得出声道:“主殿,您……”

        “带着我尽快赶过去吧,我已经感知到了……那种气息。”

        一期一振第一次见到温和的少年露出这样带着丝丝冰冷气息的表情,湛蓝色的双眸完全沉静下来时意外地凌厉,唇微抿,眉轻皱,精致的外表添了些许威严。一期一振听到少年审神者低声说了句什么,便跟上已经完全痊愈的小夜左文字向外赶去,他有些艰难地跟着速度竟毫不逊色于短刀的审神者,脑中却一直想写刚才那句奇怪的话。

        「为什么本丸里会被带来这种气息……不应该的……」

        [这种气息]?是……什么气息?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其他付丧神的注意,审神者他们赶到时,银灰色长发的小少年已经在询问之下抽泣着回答了。

        “在远征期限快到的时候……我们,遇、遇到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袭击……是江雪他们撑到了时空转换器开启……”
        “但是……太郎、次郎、秋田、药研他们呜、他们还没办法回来……”

        身后的一期一振气息瞬间乱了,艾蒂斯向后握住他的手,慎重道:“先不要冲动,敌人并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我对你们日常的作战还不太了解,既然遇到危险的话,审神者能将他们召回来吗?”

        一期一振沉默地摇摇头,良久,才哑着声音道:“远征的时空并不稳定,但只有审神者跟随队伍远征,才能够用灵力撕开灵力通道将付丧神送回本丸……而且付丧神数量越多,对审神者负担越严重。”
        “请主殿派我们再组一队远征吧,只要撑到远征时间就……”

        “不行!”
        这一声拒绝在场的付丧神都听到了,疾步走过来的少年审神者看着他们,尤其是几个同样压抑不住自己担忧的短刀,沉声解释道:“如果再派你们……怕是还会遇到危险。你们也都听到了这位……”

        “是今剑!”乱藤四郎小声提醒道,眼睛忍不住瞟到了一期一振被艾蒂斯握住的手上。他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表情有些微妙的纠结与不服气。不知为何,乱藤四郎莫名相信审神者一定有办法解决,所以此时竟是唯一比较镇静的短刀。

        “你们也都听到了今剑所说的话。”艾蒂斯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仅仅是在短时间内便受了如此严重的伤,远征期限肯定不止这么长时间,我实在放不下心——我会随你们同去。”

        匆忙从厨房出来的压切长谷部当即就忍不住了:“怎么能让主您以身犯险?如果您……”

        “相信我!”
        这几个字艾蒂斯说的有些急促,他松开了安抚一期一振的手,低头问小夜:“你的哥哥,江雪在哪里?”

        “是、是审神者大人吗?在这里,山姥切和江雪殿都受了重伤,尤其是江雪殿为了给我们殿后……”
        黑发的少年垂下了头,蓝眸中闪过几丝愧色,他身上的伤也不少,但状态看起来还好,所以艾蒂斯的视线越过他落在了另外两位伤员身上。

        浴血的山姥切国广……以及昏迷不醒的江雪左文字。

        小夜抬头,期盼地望向艾蒂斯,艾蒂斯示意他不要担忧,便向那里走去。他同时吩咐一期一振再迅速召集一队能够远征的队伍,换上出阵服准备,而他则先为重伤的刀剑手入——尤其是要让濒临碎刀的江雪左文字先脱离危险。

        毕竟每耗尽一秒钟,另一只远征队伍就会多一份危险。

        “……我还没给他道歉呢,自然不会让他出事。”额前的金色碎发投下的些许阴影让他眸中的情绪越发不可捉摸,但这句话是何意还没有其他人知道。那些第一次见到新任审神者为刀剑手入的付丧神们惊叹地看着仿佛沐浴在圣光之下的少年——也包括第一次见到审神者的山姥切国广。

        少年的手与他的手交握在一起——不,或者说,是对方温暖的手掌包裹着他的四指。少年的手与他相比显然是小了一号的,但就着肌肤紧贴的地方,却似乎有些炽热的温度传入四肢百骇,让付丧神刀剑冰冷的身躯都仿佛要燃烧起来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怪。生性害羞的付丧神脸颊发烫,他伸出另一只手将自己破烂的披风向下拉了点遮住自己的脸,被握住的手却诚实地表达了他的意愿,回握了少年。

        艾蒂斯闭着的眼轻轻颤了颤,没有睁开。他的额头开始冒出细汗,打湿了几缕发丝。他显然还是高估自己了——不久前刚为重伤的一期一振治疗过,此时又同时为两位重伤人员治疗显然还是太过勉强。

        没错,他的另一只手正紧握着那个昏迷的长发男人,而在山姥切国广将由重伤转化为中伤时,这个男人依旧没有清醒的迹象。

        丝丝冰冷和阴邪的气息从相握的手上传来,那熟悉又让人厌恶的气息让艾蒂斯打了个冷颤。歌仙兼定拿出手帕为他擦拭汗水,在远征名单上并且已经准备完毕的压切长谷部单膝跪在了他身边。

        “主!还是让我们去吧!您的灵力消耗太大,这样对您的身体也是损害,请放心把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成功将同伴带回来——”

        “上战场这种事情当然要交给大人了,让主公这样的孩子去那就太不帅气了。”
        同样从厨房出来就被拉来当壮丁的烛台切光忠也不同意审神者前去——虽然奇怪于远征场地竟然没有恢复正常这点,但也不能让主公陷入危险当中。

        远征人员定为了太刀烛台切光忠、一期一振、鹤丸国永,大太刀萤丸、石切丸和队长,打刀压切长谷部。因为考虑到了战力问题,身在本丸的两把大太刀都被选上了,而本应在列的三日月宗近却被鹤丸国永顶替了下来。

        嘴上说着“这种场合怎么能少了我”,但鹤丸私底下还是找过三日月的。他稍稍戳了戳对方:“你可是本丸刀剑的主心骨,安啦,等着我们回来。”

        三日月当时的神情是怎样的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鹤丸国永的目的的确也达到了。白衣的鹤笑得漫不经心,金眸中却盛满了认真。他迅速赶到时,小个子的——连本体刀都几近比得上自己身高的萤丸正在和其他付丧神一样劝审神者留下。银发的小正太伸手将帽子扶正,语气尽可能严肃地告诉少年身为大太刀的攻击力有多厉害,轻(凶)易(残)地便能斩杀多个敌人。

        一张可爱的脸配上这样的话,硬生生让在手合场曾被萤丸摩擦摩擦的鹤丸惊出了冷汗。

        不过,他也应该说点什么的。看着面色微白的艾蒂斯,鹤丸国永想到。

        “我们可是很厉害的。”但是最后,他竟然只干巴巴地想到了这样的话,他又绞尽脑汁想了想,却只添上了一句话,“我们可是刀剑的付丧神。”

        而刀剑,本来就属于战场。

        一期一振带着石切丸过来了,本来就身着出阵服的他是负责通知远征人员的。不过大太刀攻击力强大的缺陷便体现到了这里,石切丸擦了擦额头的虚汗,神色有些无奈。

        一期一振像是要说些什么,但艾蒂斯的动作打断了他即将说出口的话语。少年睁开了眼睛,松开已经变成中伤的山姥切国广的手,视线落在江雪身上,话却是对一期一振说的。

        “敌人很特殊,我必须要去。”
        他抿了抿嘴,继续说道:“江雪左文字受的伤太严重了。”

        而且……染上了那种气息……所以才在他加大了能力输出下,依旧恢复的如此缓慢,甚至没有脱离危险。

        “审神者大人,您要放弃兄长吗?”

        扶着江雪左文字,期间没有说过一次话的粉发青年开口了。他的神情带着哀色,极美的面容在点点鲜血映衬下更显艳丽。哀婉的声音仿佛在哭泣一般,让艾蒂斯有些慌乱。有破碎的记忆从脑海浮过,冰冷的音调一遍又一遍响在耳边。

        「放弃他吧。」

        「“……哥哥?”」

        「如果是您的话,是有无数选择的吧,为何要执着于那个孩子?」

        「“……哥哥,你们在说什么?”」

        无言的恐慌像一只巨大的手紧紧捏住他的心脏,他轻咳一声,握住男人的手反而更紧了。蓝色的眼眸深处,是燃烧的火焰,艾蒂斯直视着青年,一字一顿,尾音却无法抑制地颤抖。

        “我一定不会放弃他的。”

        我不会放弃任何人的。

        所以……「请你,也不要把我丢下……」

-TBC-未完待续

——————————

本来打算立flag联考班里第一名就双更,结果昨天晚上自己查了成绩跟第一名差几分→_→不过这一章份量自我认为比较足w

我觉得我给艾酱插了满地的flag_(:D)∠)_所以你们要好好对待他:)

下一章手稿也写好了,码完的话今天有双更(因为下周如果不回来没办法更新),没码完的话咱两周后双更√蠢作者考试那天中午睡觉把眼镜腿压断了,考试时都是拿着胶带粘脸上的,今天要去重新换眼镜框顺便测视力QAQ

给你们我的小心心❤,想要评论QWQ

【二更已更√】

评论(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