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1-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1-

        “阿津贺志山的战场因不明原因封锁了?”

        吐出一抹烟圈,黑长发的女人皱起了眉。纯白的护神纸遮挡住她鼻梁以上的地方,只余被涂的鲜红的唇。卡其色的风衣下是凹凸有致的身体,在衬衣和紧身裤的包裹下更显性感。她伸出手随意地拨动着周围的光屏,看了几眼便大骂出声:
        “TMD上面是想干什么!昨天被时间溯行军钻住空子破坏了部分时空转换器还弄丢了一个审神者,今天又搞什么幺蛾子被封了战场——真是为我们这些闲的没事干的下层员工着想,呵!”

        极具讽刺意味的“呵”可不是白说的,话音刚落,身穿工作服的男人便推门而入。他脸上的愁容让人一览无余,看到盛怒中的女人后更是摇了摇头。

        “青鸢大人,这……投诉通讯都快把那边打爆了,有质疑为何封锁战场的,还有——因为刀剑付丧神在战场无法召回而愤怒的审神者们。”
        “上面一直没有出面解释的意思,昨天出现的个别审神者错误转换至战场而造成的伤亡因只是小众消息所以被压下的速度也很快,但这次牵扯到整个战场——这下想瞒也没办法瞒啊!”

        代号青鸢,同时也是时之政府早期征召的审神者中比较强大的一位,目前任职时之政府外交方面职位的女人掐掉了烟头随手扔下,抬脚碾灭,语气带着些许不耐:“那就先别管!青柠,昨天那个有消息了吗?”

        昏暗房间的角落,不细看根本没办法发现还有一位女孩子。她十七八岁左右,齐耳短发,带着黑色框的眼镜,身着深色连衣裙,听到有人喊她的代号,从容地推了推镜框。

        “事实上,我刚才正想告诉你。负责那位审神者的狐之助,在刚刚递交了与你通话的申请。”

——————————

        “阿津贺志山?”

        艾蒂斯不解地重复了一遍,见状,压切长谷部冷静了下来,沉声为他解释道:“是的,这里并不是我们选定的远征场地,而是出阵的一个高级战场……我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自从失去……审神者之后,本丸就无法出阵了,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踏入阿津贺志山的战场。”

        “那我的弟弟们——”一期一振显然很着急,但一直被鹤丸国永拉住的他也没办法做出过激的事情。那种微微有些阴郁的感觉又在他身上弥漫,艾蒂斯皱了皱眉看着他,漂亮的湛蓝色眼睛中闪过一丝狐疑。
        最终,少年审神者只是张了张嘴,有些迟疑道:“但是……没有错的话,我在这里的确感应到了些许联系……不过很微弱就是了……”

        “总之,一期殿,主公的意思是你的弟弟们还没有生命危险。”烛台切光忠在一旁和气地劝道,显然也是看出了一期一振的不对劲。但之后他又有些苦恼道:“不过没想到啊,听今剑的解释他们应该在传送点附近才对,现在却没有一点战斗的痕迹。这种情况也只好分头去侦查了,长谷部没有问题,鹤桑对阿津贺志山比较熟悉,我和一期殿在白天的侦查勉强也可以,但是石切丸和萤丸就……”

        “不如这样好了,我和一期一起行动,长谷部和光坊你一起,主殿和石切丸、萤丸一起吧,这样安全也比较有保障。不管有没有找到,之后还是在这里集合,有消息的人也不要擅自行动,等到集合之后再——”

        “这一点我或许有办法。”
        艾蒂斯显然也是赞成分头行动的,被打断话的鹤丸国永直直地望着他,就是想看看他还能用什么奇特的方法……或者像坑他时一样的能力。毕竟集合算是最有用却浪费时间的办法了。但不巧的是,他们最紧张的就是时间。

        不过,身为审神者,艾蒂斯虽然常识不懂,却是个关键时刻还蛮靠谱的灵力也强大的人。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七个透明的小玻璃球,将自己特殊的灵力注入进入,抬头向他们解释:“这是我家乡那边的一种很方便使用的一次性道具,只要能力足够就可以使用。将一个捏碎,其他注入同样力量的传送石便会将持有者传送到被破坏的传送石那里。”

        传送过程中会吸收大量的力量,这种力量在他们那里成为“源”,即本源、源头的意思,在这里就是灵力。艾蒂斯给刀剑手入时并不知道借助工具,故而耗损了大量灵力,但他估摸着自己还是能撑下去的,再不济也是有底牌在身,绝对会把他们安全送回去。

        人手一个空间传送石,教会他们怎么使用后,鹤丸、烛台切他们先出发了。回头发现叫萤丸的小孩子外表的付丧神正新奇地研究着传送石,审神者不免笑着摇了摇头:“这种东西我还有很多,早知道你们平时会遇上这种危险,我就应该提前给你们准备一些实用的东西。”

        后半句话他带着些许忧虑,高大的御神刀安抚了这个在他眼里尚且年幼的主殿几句。萤丸不怎么会安慰人,他眨眨眼睛看了看情绪低落的少年,几步走到了对方面前,把少年的手放在了自己头上,语气很小心道:“不要不开心,让你摸摸好啦。”

        这句话让艾蒂斯忍不住笑了起来,毕竟向他自我介绍时,这孩子可是很严肃认真地说了[摸头会长不高的,不要摸我的头]这样的话呢。此时用这种纠结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可爱的有点犯规啊。

        “有萤丸的话,所有不开心都会变得开心的。”他蹲下身,目光温和,“介意我抱抱你吗?”

        小家伙脸有点红,绿色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才矜持地点了点头表示他大方的同意了,然后就被紧紧地搂入了怀里,一个并不像大人那么宽厚,却温暖的让人安心的怀里。

        他眨了眨微微酸涩的眼睛,手也悄悄环上了对方。

        稍稍,有点想念明石了呢。

——————————

        “鹤丸殿……我知道你有话想对我说。”

        分开行动没多久,一期一振便挣开了鹤丸国永一直拽着他手臂的手,抿了抿嘴,“也很感谢你什么都没跟他们讲。”

        “但最后的话,本丸里的人肯定会知道的。”鹤丸意有所指。

        “……我知道,但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再提也没什么意义。”一期一振微微笑了一下,“这一路便拜托鹤丸殿了。”

        “——你还真是,为了弟弟连命都不要了。”

        “不。”一期一振摇了摇头,反驳了他。金色的眼眸中闪过几丝哀色,他垂下了头,低声道:“弟弟们……比任何人,包括我的生命……都重要太多了。”

        鹤丸国永没有再接话,一期一振也沉默了,他抽出了腰侧的太刀——却并不是他布满裂痕还未修复的本体刀「一期一振」,而是手合场内为了迎合付丧神们而仿制的太刀。

        “但我实在没有办法,就在本丸里,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焦急不安地等待着属于弟弟们的消息。”

        “我再也不想那样等下去了。”

-TBC-未完待续

——————————

【这周因为成人高考放假了,下周可能不回来,本章补下周的更新w】

感冒了好难受,最近好多换季感冒的,小天使们注意身体啊,多喝水,然后穿厚点,晚上不要贪图一点凉快就把窗户开一夜QAQ

PS:以我的进度……本来应该出场的源氏兄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QAQ

评论(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