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高三长弧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准高三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乱审]百年流光(上)

○乱藤四郎x男审,私设巨多
○剧情流,文瞎写,名字瞎起(起名废捂脸)
○糖√张嘴吃粮w
○跟 @霜落万叶樱 太太换的粮,不要嫌弃/心虚orz
○有身高操作√

——————————

*01

        「历史修正」的战争结束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结束,从五年前的休战协议签订,到现在最后一次与历史修正主义者代表的谈判。

        宫羽其实不太理解那些“亡命之徒”为何会选择妥协,就像他不理解他们又为何会为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拼上自己的性命一样。他曾以为与过去的争斗将会一直持续下去,没有终点,然而就在现在,他们突兀地终止了一切,给结局画上了一个看似圆满的句点。

         战争的结束……是否就意味着一切归于正途了呢?宫羽不知道,但至少、他是第一次看到那把名为江雪左文字的太刀露出如此柔和的表情。

        “毕竟是一把热爱和平的刀嘛~”
        乱藤四郎这么说着,坐在护栏上晃动着小腿。橘色的长发被高高束起,随着晃动的频率轻轻摆动,越发衬得他有朝气起来,“虽然在时之政府征召付丧神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参与了进来,但果然,没有战争的日子,才是江雪左文字所渴望拥有的吧。”

        “那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咯?”
        屋内的宫羽将最后一个箱子放下,随意地抹了下并不存在于额头之上的虚汗,打量着自己未来的[家],问在走廊上正新奇地向下观望的同居者。

        “哎?我们吗?……唔,差不多吧。”
        娇俏如少女一般的短刀付丧神用手指点了点脸颊,这才含糊地回应道,“就算有恋战的刀,其实也并不喜欢这种战争呢。”

        “……这种战争?”

        “一点意义都没有地斩杀那些可悲的同类……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可能性,真是很可悲呢——明明都清楚,未来是不可能被改变的吧?”
        “被改变的,仅仅是某一条尚未发生的时间线而已,已经行走的时间线,是不可能再逆转了。为了这种无聊至极的事情而战斗,哪里比得上遵从本性,被人类掌控在手中,厮杀于战场之上呢?”

        乱藤四郎眯起眼睛,回忆起了数百年前属于刀剑的时代。哪怕由于刀种的限制——身为短刀的最大职责仅是贴身保护主人,但是那种被珍惜、被喜爱的情感——

        “都告诉你这样做很危险啦!”

        忽地被人从身后环住了腰,他的思路一下子便被打断了。不过乱藤四郎却起不了任何的苦恼之情,只得无奈地回复道:“阿羽总把我当成普通人也不行啊,而且这样吓人才会更危险吧。”

        “我抱着小乱的,掉不下去。”
        身后传来少年认真的声音,乱藤四郎不用扭头也能知道他的确是在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甚至心里也一样这么想着。可知道总归是知道,他还是喜欢看着这个人的脸,细细用目光描绘着他的眉眼,再去调侃他。

        “总是说出这么可爱的话,果然是阿羽呀(≧▽≦)”

        “可、可爱什么的、说过不要这么说我了吧!”
        脸蓦地就红了,总是经不起人调戏的少年反驳道,他偏过头,用极小的声音嘟喃道:“可爱的明明是小乱吧……”

        总是忘记用再小的声音,刀剑付丧神也可以听到这点,也很可爱呢(^-^)

        乱藤四郎的心情突然非常非常地好,久远的回忆被他压入心底,他的精神依旧满足而喜悦。毕竟说到被珍惜和被喜爱这一点……

        属于阿羽的小乱,可比属于细川的乱吉光,要幸福太多了。

        “好了好了,让我下来吧~这里就是我们现世的住所吧,一起把它变得更有我们的气息、呐?”

        湛蓝的眼眸中溢满了笑意,望向比之自己,就外表而言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时,更是笑意宴宴。近在咫尺的漂亮脸庞毫无意外让这个纯情的家伙又烧了一会儿,但乱藤四郎可等不到他自己回过神来。

        长长的发丝扫到了腰间相扣的手,乱藤四郎轻轻在宫羽眼角啾了一下,笑容无邪。

*02

        不过总归还算不得自由之身。

        “战争结束后,审神者的存在就无足轻重了。家族那边说,总是供养着她们,还提供那么烧钱的空间跳转技术,政府要坐不下去了——任期已满的审神者被送回现世并自主选择是否保有记忆,而任期未满或者终身制的审神者,正在劝其放弃本丸回现世。”
        “刀剑付丧神分灵们则会统一由政府收回刀解回归本灵——啊,怪不得感觉小乱最近长高了呢。”

        黑发的少年絮絮叨叨地说着工作上的事,期间看了一眼正摆弄客厅里面那几盆吊兰的乱藤四郎——然后被对方毫不留情地嘲笑了。

        “阿羽很羡慕吧~从初见到现在少说也有百余十年,我都要长高了你却还在那个线上挣扎——这么一说好可怜噫。”

        外表不过十四、五岁,身高不足一米六,实际年龄按人类来算也的确算得上“老人家”的宫羽并没有生气,他将接收任务的光屏划到另一面,诚恳地说:“是啊,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呢,最初他们告诉我所供奉的神明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才成功将我忽悠过去的,谁成想——初遇便定格了时间的我也是没想到还能看着你长高呢。”

        “……一副自己孩子长大了的欣慰表情什么鬼哦,话说他们当初竟然是用这个借口将你这个家主唯一的儿子骗过来神隐的嘛!”

        想想过去的事情那也真是槽多无口。那时宫羽的家族也没现在这般只手遮天,只是一个在被迫做出牺牲时将仅有的嫡子推出的弱者——故而本应是25岁以上的成人才能担任的[审神者]一职中,出现了一位未成年的小少爷。

        侍奉时之政府的本灵付丧神,提供庞大的灵力维持分灵正常召唤,独特的、单独侍奉一位神明的审神者。而为了保持下去现状,谢谢审神者,其实属于现在所说的神隐状态。

        时间与灵魂永远地停留在了被神隐那一瞬间,甚至若付丧神想的话,片刻都不能离开他们。

        但是乱藤四郎是一位很好说话的少年付丧神。

        掌握着宫羽真名的他没有做任何束缚,仅仅只是偶尔撑着脸问他:“工作时能带我一起玩吗?一个人——会超级寂寞哎!”

        多年的默契相伴让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非同寻常,不过乱藤四郎总觉得,宫羽这人被定格的怕不仅是时间,还有脑子跟情商。

        这么多年了,还跟个真正的十几岁愣头青小子一样,纯情得让人好笑。

        虽然一直都在表现这种情感,却连喜欢两字都无法说出口,简直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笨蛋大笨蛋。

        “没办法嘛。”
        而对于当初的一些事,宫羽只能这么回答,“没办法。”

        他是个大家族的内定继承人,却是被溺爱着长大的,虽然没有长歪但也不太懂人情世故,仅懂得,也是家族灌输给他的“家族至上”利益规律。

        更何况,遇见乱藤四郎,其实他并不觉得是牺牲。

        “那边给我分配任务了……劝那些不愿离职的审神者们放弃本丸。你是在家里还是……”

        宫羽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看向瞬间蔫儿了的乱藤四郎,目光是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轻柔:“好吧,你也跟着我,顺便和你的兄弟们聚一下。”

        乱藤四郎心里偷偷比了个胜利的“V”,面上却不乐道:“说是我神隐你啦,可天天都是你说了算,要我跟着你到处跑,一点都不公平哼~”

        一边说着对方像个十几岁的愣头青小子,一边自己也越活越幼稚。他微微鼓起了脸颊,眼神直勾勾地把宫羽盯到不自在。

        不过宫羽倒真是个实在人,被自家神明大人欺负得死死的同时,何尝不也在牵制着对方呢?对于爱撒娇爱赌气有时还很任性的乱藤四郎,他自然有自己的顺毛方法。

        “那就这样好了。”
        将自己的日程表全部是拉到对方面前,当着他的面把工作之外的行程全部删除,然后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

        “剩余的时间,都交给你支配。”

        啊啊啊超犯规(≧∇≦)!

        制止住想要扑到这个少年身上的冲动,乱藤四郎将脸埋在了沙发枕里。他遮住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不停地眨动的眼眸亮亮的,显然十分激动。

        超犯规啊,明明缩头缩尾的,偶尔无意间却会说出一些很帅气的台词。

        简直想让人一口吃掉呢w

-TBC-未完待续

——————————

○文中出现的所有ooc都归结于无良作者的本灵私设(〃ノωノ)
○主角立场是在政府一方的,对于某些[见解]自然有自己的看法,请不要代入作者么么哒[比心]
○宫羽为代号,并不是真名,真名中有[羽]字。无法再向别人说出真名是将真名交付出去的代价。
○手稿没控制住字数,码字时间不够的原因分三次发,请谅解♡

○人设看这里→http://cangqiu.lofter.com/post/1ef9c45b_11b50fdb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