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乱审]百年流光(中)

○乱藤四郎x男审,私设巨多
○剧情流,文瞎写,名字瞎起(起名废捂脸)
○糖√张嘴吃粮w
○跟 @霜落万叶樱 太太换的粮,不要嫌弃/心虚orz
○ooc慎入,有身高操作w

——————————

*03

        “请恕我无法接受你们的安排!”

        眼前的女子强忍着怒火,语气却是到了不可回转的余地:“时之政府原来就是这样处理事情的吗?需要战斗的时候将我们召来,战斗结束了就如此敷衍地打发回去——刀解?难道刀剑付丧神对于你们来说就是工具吗?我与他们的情谊也不可能被你几句话就撼动,呵——我的本丸是我自己培养起来的,我宁愿他们英勇地战死在战场,也不愿他们被你们普普通通没有意义地刀解掉!”

        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相当听不惯这话。喜欢在外摆出一张冷冰冰的脸来使稚嫩的外表看起来更有信服力的宫羽皱起了眉,陈述事实:“战争已经结束了。”

        “政府已经没有必要再为你们供给物资、提供技术了。除非你想要一辈子待在本丸里,再也不回现世,自力更生。要知道,当初所允诺给你们的一切条件,都是建立在你们的战绩上。我们本来便是各取所需的利益关系,当初签订的契约书可不是说说而已。”

        “你在逼我?”女人怒极反笑,呵了一声。

        “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 他平淡地回答。

        “那好。”女人露出嘲弄的神情,黑眸中却盛满坚定,“我选择留在本丸。反正最初便签订了终身制,现世也没太多牵挂——你们政府、爱管不管,我照样活给你们看!”

        她挥袖离去,宫羽看了她几眼,最后只是在工作笔记上打了个大大的“x”。他听到几个脚步声传来,抬头,是以乱藤四郎为首的几把短刀付丧神。不过还不待他向这几个熟悉却陌生的少年们打个招呼,那个乱藤四郎先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跟家里那位已经与他一样高的乱藤四郎不同,这个穿着裙子的长发少年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扬起了可爱的笑容对他说:“主公才不会抛弃我们呢!”

        “就是就是!”
        “本丸里不欢迎你,主人也不喜欢你,快走啦!”

        就连那个最为怯懦的孩子五虎退都露出了抗拒的表情,这让前几次工作只遇上审神者的宫羽有些无措。

        “抱歉,这些孩子有些激动。”

        身为兄长的一期一振匆匆赶来,为弟弟们的无力道歉。然而他眉眼间的柔意在看到外人时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客气而冷淡道:“大人请回吧。”

        宫羽站在原地沉默不语,短刀们则看到兄长后一个个离开了,只有一期一振还站在这里,目光不变。

        “可是有一句话,你们的审神者,还是说错了。”

        良久,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冷漠无情,“你们说到底,不过就是战争的工具而已,永远,做不回那唯一。”

*04

        “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受欺负了吗?”从药研藤四郎那里顺了一副眼镜,乱藤四郎有些好奇地问道。他今天穿了极具现世气息的白衬衫牛仔裤,反倒让穿着工作服的宫羽显得有点奇怪。

        宫羽难得气鼓鼓的样子蛮让他在意的,只是听说了所发生的事,乱藤四郎却是哭笑不得。“所以你为什么要生气啦?因为那个审神者的话?那些付丧神的话?……亦或者,是因为[我]的态度?”

        黑发的少年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为何就感到了不快……不过,生气还需要原因嘛!——呜、好吧,那个[乱藤四郎]的确有点打击到他了……

        “噗——我说,我本人——好吧,是本体、本灵都在你这里,还为其他的分灵生气干什么?”有点好笑、不,是笑到眼镜都差点从鼻梁上滑下。乱藤四郎总是能够轻易地猜出宫羽的想法,有些单纯的、可爱的、有时并不怎么坦率的想法。或许是他的心思太容易被猜出,又或许是他从未在他面前隐瞒着,总之,乱藤四郎大概知道点什么了。

        眼前的人耳尖有点红,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家付丧神。他甚至有些强硬地转移了话题,抱怨起了不配合工作的“钉子户”们:“真是无法理解那些人的心理——嘴上总是说的很好,可坚持不了几年就辞职的比比皆是,更何况她们本就会慢慢老去,离开她们所喜爱的付丧神。不过只是提前离职罢了——”

        “抛弃本丸的行为……这么多年下来,类似的悲剧太多了。”

        “哎呀呀,阿羽也要理解、体谅她们一下嘛~”化身知心小哥哥的乱藤四郎到底是情商高的刀子精,笑眯眯道:“要是有一天时之政府把我收走了,阿羽可是会气炸吧?”

        非常自觉地把自己放在对对方很重要的位置上,偏偏这个“对方”还配合地露出了愤愤的表情:“他们哪敢?——也不怕我把本部炸了!”

        “所以嘛、换位思考一下啦小少爷,还有,你最后那句话真的很伤刃心哦~”
        戳戳他的脸蛋,软声软气地给他解释,结果这家伙憋了很久,竟是委屈地回复说:“可你都说我是小少爷了……任性一点难道不是我的权利吗……为什么还要让我体谅她们……”

        噫,这是在对他撒娇吗?

        乱藤四郎瞬间转正了自己的立场,“好好好,不体谅,咱就该任性一点——所以下次工作也可以任性地不去啦(๑>ڡ<)☆ ”

        没关系,小少爷有他来宠嘛,再任性也没关系!——顺便再给自己谋点福利好了~

        且不说乱藤四郎教坏小少爷罢工后时之政府那边要怎样,这两位同样任性且同样深谙顺毛技巧的人,又一次闪瞎了别人的眼。

        比如说眼镜被拿走来要眼镜的药研藤四郎(▼-▼)

        糟糕,眼睛要瞎。[药哥式冷漠.jpg]

        乖乖地把眼镜还给了兄长,乱藤四郎将宫羽的烦恼传达了一下,却没想到药研藤四郎很是冷漠地看了两人一眼,仿佛在说“智商是不是被狗粮挤掉了”一样。

        药哥威武,药哥你先说。

        “人类的生命不过百年而已,既然她们愿意自力更生——那么,许她们百年又如何?”

        黑发紫眸的少年缓缓将眼镜戴上,嘴角的弧度颇有些无情。

        百年过后,尘埃落地。

        “是后悔还是满足,也与我们无关了。”

-TBC-未完待续

——————————

不黑那个女婶,女婶还有一点戏份在最后。
再次强调,宫羽的观点是站在政府的立场上,不代表作者观点啦!

总觉得关于这个设定我可以写一个系列的刀审文嘿嘿ww本灵付丧神和他们的审神者的故事,唔,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愿意和我一起写啦[对手指]

如果是战争结束前估计是时政或者战场的戏份多,战争后就是现世日常比较多w

【然后这里是更新频率:第二次联考还有会考逼近,最近周更/即每周更一次,更新哪篇文不固定,希望谅解!】

○人设看这里→http://cangqiu.lofter.com/post/1ef9c45b_11b50fdb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