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4-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4-

        在传送石被启动器后,艾蒂斯就做好了遇上劲敌的准备。他感受了下这段时间内恢复的灵力,然后将其调出体外在手中幻化出一把金色的弓。

        这把刀由纯灵力构造的弓并不需要箭矢,而且由于是灵力的原因也不会伤害到体内有他的灵力供给的刀剑付丧神们。但是他还是错估了一点,那就是纯灵力的箭矢攻击的敌人,并不是令他严阵以待的恶魔之类,而是这个世界的特殊存在——检非违使。

        武力值预估的出错,让艾蒂斯这耗尽了他将近一半灵力的攻击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效果。压切长谷部将唯一一只漏网之鱼斩杀,鸦雀无声的战场上,唯有他敬佩和恭敬地称赞道:“果然不愧是我主!”

        同样从光阵中踏出的萤丸、石切丸、鹤丸和一期一振目瞪口呆,那些受伤的付丧神们同样惊掉了下巴。就连那个艾蒂斯自己都没想到,无辜地眨了眨眼之后在心里暗道:白准备了一个大招,这下子亏损可不好补了。

        如果这时候再蹦出来什么恶魔,恐怕他就要栽了,不过运气一向不错的艾蒂斯显然到的是比较正常的阿津贺志山,有时间溯行军和检非违使,没其他怪东西——唯一不正常的是一次碰上了两队检非违使而已。

        跟“直达王点”的长谷部、烛台切不同,同样遇上了时间溯行军的一期一振与鹤丸国永就没有萤丸、石切丸那样走运了,双双受了轻伤,还是得幸于传送石才狼狈逃离。不过两位也都不是那么计较的人,尤其是一期一振的心都放在了受伤的弟弟那里,一个个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放下了心。他的弟弟们也都惊喜于兄长伤势恢复重新出阵,一时间也抛下了之前的糟心事开心了许多。

        “这个就是主君吧,没想到真的这么年轻啊!嘿嘿,小小的主君真可爱w我是鲶尾藤四郎,这是我的兄弟骨喰,是借给你衣服的人哦~”
        鲶尾一眼便认出了还穿着骨喰内番服的艾蒂斯,兴致满满地凑到了他面前。兄弟两人虽然昨天在本丸内,但为了照顾一期一振并没有去餐厅见新任审神者,今早本来是打算见主君的,却又被药研和秋田拉着来远征了——“听说主君昨晚是在我们那里休息的,失望!竟然错过了!”

        “很失礼哦,和我一样小小的鲶尾桑。”相差无几的身高体型,但付丧神头顶那缕翘起的头发让他更胜一筹。艾蒂斯鼓着脸颊抗议道:“我已经成年了!”

        “嗯嗯,明白明白,听说现世的孩子都喜欢这么说呢!”
        鲶尾显然没放在心上,艾蒂斯无奈地叹了口气,目光移到了一旁安静的骨喰身上。像是感觉到了他的注视,这个银发的付丧神也看向了他,迟疑地介绍着自己:“我是……骨喰藤四郎,抱歉……记忆所剩无几……”

        银色的短发不及肩,乖顺地贴在少年脸侧,纯净的紫色双眸投出微微的茫然。面容精致的付丧神安静的像个人偶,艾蒂斯神色有些恍惚,歪了歪头,良久才找回了自己想要说的话。

        他刚才是想要谢谢对方今天借给他衣服的——凭直觉,哪怕鲶尾没有告诉他,他也猜出了这个紫色领结的衣服属于这位付丧神。可话到嘴边,他却是鬼使神差地问了另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那么,你想要找回自己的记忆吗?”

        “哎?纳尼纳尼?主君还有能找回别人记忆的能力吗?”见了艾蒂斯神通的鲶尾条件反射地问道,就连一旁暗搓搓窥视这里的鹤丸国永眼睛也亮了起来:“哇啊、这种有意思的事情可不能少了我哦~”

        不说盲目崇拜的压切长谷部,就连石切丸他们也露出了惊叹的表情。知晓他们误会的艾蒂斯连连解释道:“不、不是啦,找回记忆这种事情我可是无能为力的——只是想要问一下而已。”

        不过从骨喰听到了他的回答后稍稍失落的表情里,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失去了记忆的不安感充斥在这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心里,他为空白的过往而焦虑甚至恐慌,然后又在至亲之人的包容和善意之下愧疚着。

        但是失去了记忆,并不是你的错啦。更何况——虽然忘记了他们,但你依然守护着你们之间的羁绊。而且,同样埋葬了痛苦的曾经,不也很好吗?

        浅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微红,却隐藏在了弯起的眉眼中,无人发觉。金发的审神者第一次对付丧神们谈起了自己的过往。

        “我其实,也是一个忘记了很多过往的人呢。不过我并不是失去了记忆,只是纯粹地——嗯,没错,是[忘掉]了。”

        “大概我,或者一些人类,都是这样吧。时间的长河总是无情的,它在带来新的东西的同时,也会悄无声息地带走一些旧的东西。有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却发现曾经觉得刻骨铭心的回忆,此时只余下了谈谈的影子,再也无法起带任何波澜。”

        “在忘记一些事情的最初,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可久而久之,新的回忆会填补这些空白,直至你习惯忘记。”

        “虽然很奇怪吧,但我就是这么想的。”温柔的话语中却盛满了认真,艾蒂斯忽略了内心深处的异样感,坚定道:
        “带来痛苦的,反而是深深烙印在脑中的回忆。”

        那些回忆会如同万蚁噬心,折磨得你痛苦不堪。无论是再也回不去的美好,还是令你疼痛绝望的过往,都会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你,将你淹没。

        所以还是忘记好了。

        艾蒂斯在笑着,但萤丸却察觉到了丝丝不安。他心里没来由地恐慌,就仿佛……不做点什么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他突然抓住了审神者的手,摆出一副撒娇的样子:“主人,我们先回本丸为大家手入吧?”

        “说的也是。”
        极快地回过神的艾蒂斯回握着小孩子外表的大太刀的手,看向了与兄长汇合后也没有完全松懈,先简单为次郎处理伤口的药研那里。秋田缩在了一期一振怀里,哽咽的说着什么,太郎小心的照看着次郎,顺便给药研帮忙,而受伤最严重的次郎太刀,却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看。

        艾蒂斯下意识的冲他笑了笑,得到了一个存在感更强的注视。那种炙热的目光想让人忽视都难,可看着对方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小狗狗一样,艾蒂斯顿时也不在意其他了,“大家整理一下,准备回本丸吧?”

        “嗨~”
        最先提出的是萤丸,最积极的也是他。他将自己的本体重新摆正放在背后,作出一切准备就绪的样子,甚至还学着做了个敬礼的姿势:“我已经准备好了哦!”

        “既然是出阵的战场,自然会有固定的转换器。主公今天消耗太多灵力了,就让我们从定位转换器回本丸吧。”压切长谷部轻轻皱了皱眉,提出了另一个建议。他的目光扫视着四周,最终定在了鹤丸国永身上:“鹤丸对这里比较熟悉,应该还记得定位转换器吧?到时候不论是审神者还是付丧神只要输入少量灵力,便可将大家带回到本丸。”

        “那么我就是带队的队长咯?~呼,真是久违啊,哈哈!”鹤丸国永欣然同意,兴致十分高昂。只是在大家都整顿好了准备出发时,习惯性在战场上扫尾的药研藤四郎眼尖地在草丛中发现了什么。

        “大将,请稍等一下。”

        这位一向稳重的短刀没有迟疑,将捡到的太刀递向了审神者。

        “这似乎是检非违使掉落的刀剑男士,需要带回本丸吗?”

-TBC-未完待续

——————————

[阿尼甲出场倒计时1]
[本次目标更新三篇文,共计四更√]
[爱你们❤]

昨天到今天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结果不是很好……今天外公又生日,所以更新晚了一些qwq
明天还要去检查,然后会考逼近,最近很忙,尽量更新吧qwq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