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5-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5-

        “我是源氏的爱刀,名叫髭切,你就是这一代的主人吗?”

        无法控制地从指尖流失的灵力让艾蒂斯警觉地松开了手,掉落的太刀未落地便化作一阵樱花散开。伴随着男子轻柔的声音,一只手摸上了少年的头,“哎呀,现任的家主竟然是个小孩子吗?真是令人意外呢。”

        似乎是为了配合少年的视线,白金发色的男人微微弯下了腰,笑意宴宴地望着他。被满含笑意的蜜糖色眼眸注视的少年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退了半步后又硬生生收住了脚。

        兴许是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奇怪,压切长谷部上前一步喝道:“怎么能这么与主公说话?请将态度放端正一点,髭切殿!”

        “真是不客气地指责呢,我明明有好好与家主打招呼啊。”
        身为新生的付丧神,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输于满级练度的压切长谷部。没有得到审神者回应的髭切缓缓站直了身子,双眸中闪过几丝凌厉。

        两位刀剑男士的对峙并没有影响到艾蒂斯的深思,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因方便携带而背在背上的打刀,然而除了感受到刀剑内回应着他的意识之外,再无其他反应。他困惑地皱起了眉头,在其他付丧神的注视下,缓声说道:“你并不是普通的付丧神吧。”

        “我并没有主动用灵力召唤你,事实上,你应该同这振和泉守兼定一样才是……可是,你却主动吸取了我的灵力化形。而且,你周身沾染的那些气息……虽然很淡,也不是你散发出来的,但还是令人很不舒服呢。”

        “是敌人吗?”
        萤丸不解地问道。尽管不太理解,但现场伤势较轻的付丧神立即在伤势较重的付丧神周围形成了保护圈,而以压切长谷部为首的几位则拔出了本体,护住审神者,面色愤怒:“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来接近主公来对主公不利吗?你这家伙,受死——”

        “这么凶,我可受不了你的一击。但是我已经和家主建立契约了哦,不怕伤害到他吗?”见被发现了,髭切眸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又用这种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换来了压切长谷部的怒视。末了,他还感叹了一句,“家主真是敏锐呢,换作是其他一些审神者,怕是都不会发现吧?”

        艾蒂斯没有先回应他,而是转头吩咐了对眼前的发展很是惊异的鹤丸国永:“鹤丸桑先带着受伤的大家回本丸处理伤势吧,剩下的留下来同我一起解决这件事。”

        “哎?可是只有我知道定位转换器的位置吧?”
        想留下来看戏的鹤丸国永垂死挣扎中,却被药研藤四郎不留情面的打脸了:“大将请放心,我曾经也在这里出阵过,带路的话不成问题,不过鹤丸殿一人照顾大家,如果有意外的话——”

        “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还有一期一振先和伤员一起离开吧,药研藤四郎、萤丸和石切丸留下。”艾蒂斯了然地点点头,然后下了决定。他将背上的和泉守兼定取下交给沉默的高大男人,郑重道:“和泉守就交由你们带回本丸了,一路小心。回本丸后请尽快疗伤,等我回去后会安排给你们手入的。”

        身高上的差距让艾蒂斯不得不仰起脖子抬头看向男人,这个伤势也不太容乐观的男子接过打刀,认真回应道:“我知道了。”

        “噫!大哥、主人,让我也留下吧,我还想看……”

        伤势最重的次郎太刀反而不依了起来,明明是成年人高大的身躯,撒起娇来却诡异的没有什么违和感。还是不太理解对方为何会对自己热情注视的艾蒂斯难得板起了脸,像训斥小孩子一般:“受了伤就要回去疗伤,不要让大家担心。再这样的话下次就不允许你出阵了!”

        金色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还流露出些许委屈,艾蒂斯故意扭过头不看,“烛台切、一期、鹤丸,交给你们了。”

        “明白!/嗨……”
        相比较烛台切与一期的坚定,鹤丸国永的回答多多少少有些有气无力,他哀怨地瞅了一眼那边依然对峙着的髭切等人,眸中是明晃晃的可惜。不过最后他还是不得不与大部队一同离开。

        “哎?就这么无视我了吗?一点也不留情面呢。”
        明明处在这种形势下,髭切却依然微笑着,像是没有认清自己的现状一样。或者说他根本没将自己置于敌方的位置,所以对压切长谷部的敌视毫不在意……又或者,是底牌在身。

        “并没有哦,只是思考一些事情而已……对了,你说其他审神者无法发现,为什么?”
        艾蒂斯态度也十分友善,他让长谷部、药研、石切丸与萤丸放下戒备,在长谷部不同意的目光下走近了髭切:“嗯……因为能感受到你对我没有恶意,只是我对于你身上的一些气息有些担忧,让伤员先走也是为了怕影响到他们。”

        “果然不应该太心急呢……家主对于灵力的掌控能力,是系统地学过吗?……不是的话,时之政府应该很重视家主吧。”
        在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髭切的瞳孔有一丝微缩,随后又无奈道:“因为普通审神者是没有办法很好地掌控自身灵力的,所以在触碰到付丧神本体后便会不自觉地将其召唤出来。”

        “本来嘛,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毕竟没有审神者的灵力供给最后可是会消失啊,反正我还没有认主,就假装是掉落的刀剑了。嗯,没想到家主会是如此强大且能力出众的人呢。”

        “可是,只有你一位没有化形的刀剑男士,是无法做到这些的吧。这与你身上的气息有关?”
        艾蒂斯轻声问,然后见髭切靠近了他,伸出食指放在了他的唇上“嘘”了一声,蜜糖色的眼眸微微眯起来。

        “所以说啦,家主不要这么敏锐啊。”
        “我还是很喜欢您来做我的审神者呢。”

-TBC-未完待续

——————————

【节日快乐❤】

长谷部:你这家伙的手放在哪里啊啊啊——

哭哭丸出场倒计时2,然而我有点卡他的出场qwq

蓝后……百年流光的结局估计要等到下次放假更新了,本以为可以肝完的qwq但是上午又去医院抽血了,手臂酸疼_(:з」∠)_四更变成三更,拯救计划马上更qwq

ps:好想知道烛青cp咋来的……夜、店头牌和色、情高中生?[蜜汁微笑]

评论(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