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综]拯救审神者计划*04

○all男审清水向,微综其他作品,暂时无cp,审神者有暗堕倾向的设定。
○大概是治愈向,非暗黑本丸,ooc预警!
○私设有,考据党慎入,文笔渣,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自娱自乐之作,缘更,随时可能会坑。

——————————

-04-

        如果审神者还未醒来的时候,药研藤四郎大概只是说一句“失礼了”便会拉门而入,但考虑到了乱藤四郎透露的消息,以及想要给大将留个好印象的心理,他提高声音向内喊道:“大将,我是您的近侍药研藤四郎,听说您已经醒来了,想要再来查看一下您的身体状况……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请进。”

        回应他的是一道略显冷淡的少年音。尚未听过审神者声音的药研藤四郎微怔,随后面上带了丝喜色拉开了障子门。

        坐在办公椅上的黑发少年已经换上了时之政府统一发放的初始工作服,白色的制服与长裤绝不会有半点不合身。他的肩膀也披上了同款的白色斗篷,淡金色的条纹在边角处点缀着有些单调的白,最后在胸侧上方勾勒出了时之政府的标志。

        他轻抿着嘴,目光一直在桌上的文书间移动,偶尔睫毛轻颤,黑眸中依然清澈而专注。除了回应药研那句话外,他似乎再也不想说些什么。

        药研藤四郎微微有些踌躇,少年的脸色还带着病态的白,但疏离冷淡的气场让他原本想要说出口的关心问候转换成了其他:“乱看见狐之助来找大将,想着大将您醒来后是否需要了解一下本丸的现状。我是您目前的近侍药研藤四郎,负责本丸先下的一切事务。”

        “狐之助有要事找政府商议先行离去,不久便会再来。在它带来新的安排之前,一切照常就好,不需要做出其他变动。”

        审神者抬起头,直视向药研藤四郎。他的眼睛十分透亮,直直望向一人时眸中便仅有一个人的倒影,给人十分认真和专注的感觉。药研藤四郎忽然间被看得有些不知所措,身体也越发僵直了起来,半天才想起张嘴回答。
        “……明白了,大将……请问还有其他嘱咐吗?比如近侍人选上,一般情况下初期担任近侍的都是初始刀。山姥切先生身为初始刀知晓本丸的情况也会详细一点。”

        秀气的眉微微皱起,审神者似乎在思考。他的面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唇抿成一条线。他的外貌无疑是极好的,不是说长的有多么美丽好看像是三日月宗近殿下那样,也不是特别男性的那种阳刚帅气。而是……怎么说呢,就是第一眼望上去,无论喜欢何种类型的人都会感到很舒服的一种清朗。

        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稍显青涩的容颜。那不自觉散发而出的距离感却更衬的他不食人间烟火一般,让人自形惭秽。

        药研莫名有些紧张,审神者留给他的第一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在他脑中留下了“脆弱”的标签,可多日后醒来的审神者却表现出了不同于他外表的沉稳与冷静。沉睡时柔弱的一面在那双黑眸静静的看向你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与他设想中相谈甚欢的场景完全不一样,沉默的氛围压的一向可靠的短刀少年有些无措。

        终于,审神者开始说话了。
        “不,暂时不需要改动。”他轻蹙眉,又添了一句,“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不希望有别人打扰到我,有事情的话由你来转告便可。其他等狐之助回来之后再安排。”

        “药研,你先退下吧。”

        他的目光依旧很平静,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又看起文书来。药研藤四郎微微垂下头,恭敬的回道“是”,然后退到了门处。

        短刀少年的脚步顿了下,面上表情微微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担忧地说:“大将,您的身体还未好,请适当减少下工作量。另外,晚上时我会再来给您换次药,您也要小心些,注意不要让伤口裂开,也不要见水。”
        “那么我就先退下了。”

        他有些急促的说完了最后一句,拉开了门,生怕审神者会因他多嘴几句而感到不快。不过出乎他意料,身后传来了轻轻的回应声。

        “我知道了。”
        “你……也给大家说一声,不用担心我。”

        药研藤四郎心里蓦的一松,面上的神情也柔和了下来,他再次应道,然后为审神者拉上了门。

        门外不远站着闻讯而来的几位短刀,看到药研出来后都蠢蠢欲动。乱藤四郎最先忍不住,心急地跑过来:“药研尼药研尼,主公醒来了吧?我们能进去看他吗?”

        未经允许的话,能够进出审神者房间的付丧神只有近侍。想到审神者的吩咐,药研摇了摇头:“大将不希望有人打扰。”

        蓝色的眸中顿时溢满了失望,乱藤四郎不满地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噫”声,跟他玩的较好的今剑也歪歪头,帮好友抒发不满之情:“药研一个人看到主人,太不公平啦!”

        有些啼笑皆非,药研藤四郎不得不去安抚他们。想到了审神者最后那两句话,他的唇角也染上了笑意。

        “虽然大将没有说什么时候与大家正式会面,不过大将有让我给大家带话。”

        “他说……希望大家不要为他太担心。”

——————————

        审神者……在整理公文。

        他垂着头,修长而纤细的手指抚上文件,下一秒又紧紧捉住。

        倘若药研藤四郎之前再凑前一点,怕是会察觉到,其实审神者将文件都给拿反了。但出于付丧神不得查看政府下发给审神者的文书的规定,他距少年恰好是无法看清文书内容的距离。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手上的力道才渐渐松去。像是终于放心了一般,他咬着下唇抬起了头,黑眸中有着微微的懊恼和没被查出不妥的庆幸。

        “回应下属的关心……应该没有关系吧……”他低声地叹,着忐忑不安,“我有、好好地表现出……大将的样子吗?”

-TBC-未完待续

——————————

【节日快乐❤】

审神者:qwq嘤嘤嘤好紧张啊审神者到底是个什么职业啊啊啊大将又是怎么回事啊!!!

无形装逼然而内心怂怂的婶婶,原创男审,来自某个动漫世界√

小天使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影子ww

评论(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