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乱审]百年流光(下)

○乱藤四郎x男审,私设巨多
○剧情流,文瞎写,名字瞎起(起名废捂脸)
○糖√张嘴吃粮w
○跟 @霜落万叶樱 太太换的粮,不要嫌弃/心虚orz
○ooc慎入,有身高操作
○元旦快乐哦米娜桑w

——————————

*05

        宫羽采纳了药研藤四郎的建议,然后愉快地罢工了。

        乱藤四郎带着他瞎玩,没有目的地,有时候还会偷偷地用一点本不被允许在现世使用的能力,来增添路途的趣味性。

        这可是他们第一次旅游,只有彼此,没有扰人的战争与杀不尽的敌人,没有繁琐的工作与写不完的文书。仅仅只有他们两人罢了,或者说明白点,只有一位刀剑付丧神和一位被神明眷顾的人类。

        小少爷还未体会过人间欢乐与疾苦,未看过人生百态,他在一个还很青涩、懵懂的年纪为了家族站了出来,从此与世间分离。他的人生只剩下他所归属的神明和看不到结局的战场——然而现在,战争结束的现在,也不用为工作奔波的现在,竟是让他感到了些许茫然。

        乱藤四郎将棉花糖递过来时,宫羽还在发呆,所以感到唇上被糊上黏黏的东西后,他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淡淡的甜意在口腔弥漫、发酵,没有实感却让人回味无穷。他猛地回过了神,衣着樱花底纹女式和服的乱藤四郎面带笑意地问他:“好吃吗?”

        “也、也就一般般了……”
        宫羽面上微红地小声嘟喃着。草莓味的棉花糖上留着一圈粉红色的糖渍,他有些窘迫地伸手接过,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这下子不仅留下了一圈痕迹,甚至还粘到了嘴角上。

        小孩子才要的东西嘛。他这么抱怨着,却还是被入口即化的甜蜜俘获了,眼角弯弯。怕弄脏特意选给他穿的和服,他还将袖口向上拉了少许,露出一截白白的手臂。

        “一边吃一边玩怎么样?”
        没有得到回答却也看出了宫羽的心情,乱藤四郎牵上了宫羽的另一只手,带他在集会里游玩。

        日本的夏日祭总是热闹的。

        宫羽的目光从棉花糖转移到街上的人群、转移到四周的摊位、转移到挂起的灯火,最终却是落到了乱藤四郎身上。

        长长的、秀美的橘发盘起,在灯光下泛起温柔的光辉,难辨性别的美丽面容上,是闪烁着星光的湛蓝色眼眸,樱粉色的和服更显得他俏皮可爱,若不是脖颈处微微凸起的喉结,怕真的很难辨出,这是一位少年。

        然而宫羽从未认错过,从初遇、到现在,他一直都清楚的知道,这个牵着他的手,并且许诺过再也不会丢下的、他的神明。

        他们逆着人流前进,却没有被人群挤散,从热闹的集会中一步步走出来,又沿着山路爬上了山崖。没有人说话,只有木屐踩在地上的声音,不紧不慢,像在叩弄一首柔缓的乐曲。

        “这个夜晚快要过去了呢。”

        突然,乱藤四郎这么感叹道,宫羽偏过头,有些迷茫。见状,乱藤四郎微微嘟起嘴,“是烟花啦!夏日祭的烟花!”

        “我啊……要带你去一个能看到最美的烟花的地方。”
        “对了!放烟花的时候,声音可是很大的,所以……”

        所以,平时羞于说出口的话,那个时候,大声的说出来好啦~
        他一定会很配合,笑着问你说‘刚才烟火声音太大,我没听见,能再说一遍吗?’
        勇敢的说出口那就最好不过了,哪怕红着脸说‘你听错了!我才没有说话呢!’也无所谓,他会亲吻上你通红的脸颊,甜甜的唇最后在你的耳边低声道:

        [嗯,那就当是我说的吧。]

*06

        不过显然乱藤四郎没得瑟太久,还未走到目的地享受现在两人独处的宁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黑色长发被削去几缕,红白的巫女服上染上了稍许灰尘,但在身旁俊美付丧神担忧的询问下,她却难掩兴奋地笑了起来。她扑到了付丧神的怀里激动道:“一期!我们成功了!成功了!找对了坐标之后我们就可以把他们也……接……”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黑色的眸子有些呆呆的盯着面前的两人。宫羽也有些呆愣,同样黑色的眼睛里是还没反应过来的茫然,直至那位一期一振转过身他,才假咳一声,将手握拳放在嘴边……

        呀、棉花糖还在手里。

        没有出现与棉花糖大眼对小眼的情况,宫羽又默默将手放下点,继续望着女人——令他印象深刻的选择了本丸的那位女审神者,还有那位不怎么讨人喜的一期一振。

        女人显然没想过这种情形,她干巴巴道:“既然说过两不相干了……”

        “姬君通过自己的研究跳跃空间,并没有借助政府,算不得违背约定吧。”相比之下,一期一振比她要冷静多了,他打量了下这位奇特的乱藤四郎以及差别很大的工作人员大人,语气很确定。

        本来以宫羽的小脾气,肯定是要先讽上几句的,但今天——乱藤四郎牵着他的手悄悄捏了一下,让他把话卡在了嘴里。黑短发的少年哼了哼,才不情愿的开口。

        “无所谓啦……反正我又不在工作……”

        一期一振微微笑了一下,知道这事当作没看见的意思。他拉着自家主殿的手离开这里,隐隐地,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一期尼,现世生活的话,可要让大家小心一点哦~”

        他没有回答,只是在审神者惊异问‘那是乱?’的时候,轻轻点了点头。

        “嘛~看来阿羽你的猜测还是偏差了点呀。”

        这边,知晓宫羽心情不平静的乱藤四郎捏了捏他微鼓起的脸颊,打趣道。宫羽轻轻拍开他的手,抿了抿嘴,还是说了出来:“可他们终究和我们不一样啊!”

        他的时间已经静止了,他与他的神明将会永存,可她们与心爱的他们之间,却永远横亘着属于人类和付丧神之间的难以逾越的鸿沟。

        「吾将逝去,而君永恒。」

        到底是先行离去的人痛苦得要多还是留下的人痛苦得要深,谁也不会知道。况且,人类又是那么容易厌倦一成不变之物的善变的人——

        “但是,阿羽,无论如何,你也是人类啊。”
        乱藤四郎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抵上他的胸口。
        “那么告诉我你这一刻的想法吧,你会厌倦我吗?会厌倦一成不变的我们吗?——倘若那个答案是‘不’的话……”

        “尝试一下去相信另外的人类,好吗?”

        晚间的风带着些奇异的温柔,从发尖拂过,宫羽微微仰起头,后知后觉的发现乱藤四郎已经比他高了些许。他们的手在他的心口交叠、相握,乱蓝色的眼眸如星河般专注地凝视着他。

        ……糟糕。

        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跳跃着,一下、两下、最后也数不清楚到底多少下。不出所料,他又出神了,怔怔地望着月色下乱藤四郎精致而又充满耐心与安抚神色的脸庞,一时失了声。

        似乎有什么细微的响声传来,宫羽注意到乱藤四郎面上闪过一丝懊恼,低语道“迟了”。他迟疑地眨了眨眼睛,张嘴欲说什么,身前的人却欺下了身。

        满目璀璨。

        有什么……炸掉了。

        在天边,在心间,余光中瞟到夜空中繁花似锦,耳边一声声炮鸣,可他却被那一抹澄澈的蓝摄走了全部心神。微长的睫毛如羽翼般紧张地眨动着,但仍然阻隔不了那抹蓝映入眼底。血液沸腾了一样向着某处涌去,交融的肌肤像是要燃烧起来,他微微颤抖,几乎忘记了呼吸。

        那一抹蓝里,满满的,只有他的身影。

        这个问题最终没有得到答语,或许有吧,淹没于漫天花火中,淹没在两人小心翼翼的亲吻里。那么轻,那么珍惜,又带着足以腻死人的甜意。

*07

        “谁、谁教你这么做的!突然就、就亲上来什么的……”
        “多大的人了!没大没小的,以后、不、不许这样做——”

        像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面色通红的少年提高了音量,仿佛这样就能在气势上更压对方一头似的。乱藤四郎弯着眉眼笑了起来,抓住了他胡乱摆动的右手,一边漫不经心的应道,一边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下。

        黑发少年一下子噤了声,又羞又愤了看向这人。

        “Ba~ga!这是给你的惩罚哦~”
        “下次口是心非的时候,至少嘴角不要扬得那么高呀^v^”

*08(后记)

        乱藤四郎撑起脸颊,颇有些无奈。

        结果到最后,还是没能让他把喜欢说出口呢,唉。

        mo……不过没关系,将[喜欢]这种字眼说出口,终归太过平淡,百多年情感的沉淀,早已经把某种情感镌刻在了心底。

        哪怕嘴上不说,可那颗属于人类心脏,还是在无时无刻地宣泄着吧……

        [乱藤四郎,最喜欢了。]

.

        嗯,收到了呢♡

                -FIN-

——————————

元旦快乐!小可爱们,2018要天天开心哦!!

张嘴吃糖ww结局写完了挺长时间的,一直没有时间发就拖了一个月,十分抱歉qwq祝食用愉快ヾ(Ő∀Ő๑)ノ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