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6-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6-

        “你这混蛋——接近主究竟有什么目的!”
        在审神者的问题上一点就燃的压切长谷部果不其然地爆发了,药研藤四郎拉住了他,可没想到在一旁一直安安静静的萤丸竟然出手了。大太刀一米多长的刀身被小个子的他轻松挥起,准确地隔过了审神者落在了白金色头发的青年脖颈处。

        银短发的小少年不是很高兴地鼓着脸颊,见望过来了两束目光,却是十分可爱地弯了弯眼角说:“听说源氏重宝很厉害嘛,忍不住现在就想手合来验证实力了呢。”

        髭切倒没有被威胁要害的紧张感,只是悠悠然道:“嫉妒可是会使人变成恶鬼呢。”

        “你这样的话可是会让我很苦恼的。”
        艾蒂斯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虽然无意间让你钻了空子,但没有查明你是否会带来危险前,我是不会把你带回本丸的。”

        “嗯,把我抛弃在这里我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毕竟也只是为了不消失而已嘛。您的灵力的确够我使用很久了。”

        髭切了然地点了点头,眸中倒是带了丝柔意,“不过,倘若能够早点遇到您这样的审神者便好了。”

        他没有再用家主这样的称呼。

        虽然依他刚被召唤出来的练度,被扔在阿津贺志山的结局只有碎刀罢了,但他也没有用“遗弃召唤出的刀剑男士可是重罪”的借口来胁迫面前的少年。……不过少年身后的付丧神估计也不会把这种消息扩散出去。

        更何况,说到底,他也不见得会碎在这里,只是这个结果,终究不是“他”所期望的吧。

        “他”希望他能够作为一把正常的刀剑男士,被珍爱自己的审神者召唤、使用……然后永远忘记那个地狱。

        “他”与那些家伙终究还有很大的不同,哪怕深处泥沼,却还是保留了一丝本性。“他”不愿堕落成与那些家伙无异的样子,“他”更不愿意他也陷下去。

        面前的审神者,是十分符合“他”的要求的,灵力温和而强大,重视自己的刀剑男士——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契约后他才察觉到的。

        他是这个少年,实际意义上的第一把刀。第一把被亲手召唤出来的,没有他人灵力痕迹的刀。虽然拥有着还未被召唤前的记忆,但这个少年,的的确确是他的主人。

        不过也无所谓了。

        髭切等待着审神者隔断对他的灵力供给,只是良久后也无人动作。萤丸见状不满地咂了咂嘴收起了本体,转身拉长音调向金发的少年审神者撒娇:“主人~我们回本丸吧,不然大家会担心的。”

        “哼!”
        压切长谷部重重地哼了一声,也看向了艾蒂斯。药研藤四郎松开了拉他的手,歉意地望向髭切:“抱歉,髭切殿,虽然不知道您发生过什么,但我似乎不应该发现您。”

        石切丸摇摇头叹了口气,他应该察觉出了什么,却终是没有说出口。

        但是艾蒂斯却没有就此打道回府的想法。

        “可以请他出来吗?”
        他客气地问道。

——————————

        “好想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啊——”
        趁着鹤丸国永正在摆弄定位转换器时,鲶尾藤四郎哀叹着凑到了骨喰身边,骨喰还没有说什么,倒是鹤丸的搞事雷达起了作用,一身白的太刀眼睛亮亮地转过身,暗搓搓地对鲶尾说:“要不我们——”

        “鹤丸殿,您打算对我的弟弟做什么?”循着阴影向上看,是一期一振微笑的面容,灿烂而又充满杀气。鹤丸国永蔫蔫地回到了转换器前:“没有惊吓的话鹤的心可是会死掉的……”

        转换器开起了,灵力构成的传送阵在脚下启动,离开的前一秒,太郎太刀似有所感,望向了一个方向,眉头微拧。

.

        “一期尼——”
        “一期尼、呜、你吓死我们了……”

        身子还没站稳,几个守在转换器前的小家伙们便炮弹一般撞了过来。心知发生了什么的鹤丸国永一扫之前的哀怨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一期一振也稍显无奈,只得先道歉道:“抱歉,让大家为我担心了。”

        “一期殿下,擅自隐瞒自身的情况出阵可不是什么小事,这可是牵扯到大家的安危的。”
        歌仙兼定轻轻蹙起了眉头,“真是太不风雅了,你知道乱他们在房间发现了你的本体后有多么惊慌吗?若不是山姥切他们表示主殿手入过后伤口已经愈合,只是本体需要自己护理,估计你回来后就会看到几个小哭包了!”

        “歌仙桑!”
        乱藤四郎跺了跺脚,扭头反驳道:“我才不会像他们一样爱哭的!”

        “喂,乱——也别把我随便归到爱哭的里面啊!……说起来,大将和药研他们怎么没有回来?”

        厚藤四郎将大家的疑问问出了口。看到一期他们带着太郎太刀那一队回来时,众人无疑是松了口气的,虽然伤势很严重,但只要回来了一切就会有余地。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注意到队伍中少了些身影,听到厚藤四郎的询问,他们的神色也都紧张了起来。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太郎太刀。他上前一步,沉声解释道:“主殿和长谷部、药研、萤丸、石切丸一道,因为……碰上了陌生的刀剑男士,需要晚一步回来,大家不用担心。”
        他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了髭切的事情,然后将手中的打刀递给了表情明显变得激动起来的胁差:“中间出了一些差错被传送到了阿津贺志山的战场,不过倒是因此迎来了新的同伴。”

        “真的是兼桑!”
        堀川国广接过打刀的手有丝明显的颤抖,不过却是兴奋的。比起其他刀剑男士因为新同伴的骚动,他的感触要更深许多。这把刀是他一直期待着的,与他同为土方岁三佩刀的和泉守兼定。

        他曾一度以为,哪怕这个无主的本丸消逝于时空乱流中,他也没机会与这把刀相遇了,没想到刚被迎来新任审神者的惊喜砸的不知所措,这又来了一个惊喜度更甚的礼物。

        “呵。”
        不远处,不知何时站在那里注视着这边的蜂须贺虎彻发出意义不明的冷笑。并没有像其他刀剑一样做出十分期待审神者到来样子的他之前并未出过房门。

        “这只是开始吧……之后便会捡到重复的我们,然后在取舍之间将不完全属于他的我们都抛——”

        “……并不会这样的!”

        音量不是很大,但却很坚定的反驳声响起。

-TBC-未完待续

——————————

[哭哭丸出场倒计时①,诸君,我卡文了qwq]
[久违的更新,我觉得写到三十章本丸里也没有到第三天orz进度太慢了]

【更新通知:事实上,我从元旦开学(元月一号)到现在21号都在学校没放假,会考之后学校要求进入高三模式,每周小假也没有了,四周放假一天半,两周一大考,等于说寒假之前我是没有假期了,一连要在学校待到寒假orz又据说,我们学校小年那几天联考,大年三十才放寒假emmm】
【所以开启更新不定模式,给大家提醒一下,并不是弃文了哦!爱你们[比心]】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