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7-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7-

        山姥切国广不知道从哪里走了过来,扯着披风掩盖着想到了什么而微红的脸颊,小声地、但十分肯定地说:“主上是一个温柔的人……不会抛弃我们的。”

        “对啊,蜂须贺桑,连今天才回来的山姥切都明白,你为什么就是不懂呢?!”跟在山姥切身后的加州清光有些恨铁不成钢,甚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你们偷听我说话?”

        面上有些发烫,蜂须贺虎彻的眼睛瞪大了,仿佛下一秒便会像一只猫咪一般炸起来似的。深知其性格的加州清光立马解释道:“可你站在拐角处肯定会碰到过来的人啊,只是无意中听到了而已。”

        蜂须贺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瞬,掩饰般哼了一声后跳过这个问题:“那只是你们对他的主观印象而已,以前那个人怎么看待我们这些容易入手的刀剑……”

        “可主人与他不一样啊。”
        加州清光放缓了语速,轻声道:“那个人,已经是过去了。更何况那个人只是对于非人的我们不够友好罢了,也没有刻意地伤害我们过。这么久都过去了,连长谷部都选择遗忘掉他迎接新主,你还在多虑些什么呢?”

        蜂须贺虎彻没有再接话,神色不明。加州清光连忙转移了个愉快的话题:“而且啦,我现在可以去找主人帮忙把安定带回来,你也很想长曾祢跟浦岛吧。”

        话题转移的很成功,想到弟弟,蜂须贺表情柔和了许多,可又瞬间一凝:“我才没有想那个赝品!”

        还不待加州清光无语吐槽,在某方面过分敏感的山姥切国广突然炸毛:“你那是什么意思,对我的仿品身份有意见吗?!”

        一片沉默。面对被捅了痛脚的山姥切,连蜂须贺都是一脸懵逼。还是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经验丰富,极速思考着如何给同僚顺毛。

        “不不不山姥切!蜂须贺不是这个意思!”
        “山姥切你可是国广的杰作,是国广真正的作品,所以……蜂须贺没有说你是赝品……也没有对你有意见、额……”

        到最后加州清光欲言又止,那纠结的小眼神把山姥切国广看的冒起了烟,他结结巴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最后落荒而逃。剩下加州清光与蜂须贺虎彻无言相望,无奈地笑了笑。

        “所以……大概,蜂须贺你以后要休息一下语言?”
        “才不,我可是虎彻家的真品。”

        啊喂所以这和真品赝品有毛关系啊!!

        加州清光十分抓狂,看到紫长发的男子傲娇地扭过了头后,磨了磨牙。

        身为本丸初始刀整天为本丸的和平日常操碎了心,我要罢工啦!

——————————

        另一面,依旧在阿津贺志山的战场上。

        髭切知道那个在他的问题上脑袋缺了根劲的付丧神肯定会出来。那个家伙,哪怕当初下定了决心将他的本体扔在了会有检非违使出现的战场,却还是没有忍下心中的那些念想,回头想要看他的现状。

        若是回来的早,他尚且还是本体没有被召唤;若是回来的晚,他不是被新任审神者带回本丸便是被断开连接抛在战场。不论怎样,总比先下审神者一方的人还在要好。

        陌生的付丧神踏入几乎满级的短刀的侦查范围那刻便被发现了,太刀的侦查显然远不及短刀,等到陌生付丧神警觉地环顾四周时,已经晚了。

        一向沉稳的石切丸目光锐利了起来,语气十分笃定。

        “那振膝丸身上,有着不详的气息。”

        不详的气息?

        艾蒂斯首先想到的是令他不安的魔气,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目光迅速锁定到了察觉被包围后主动现身的陌生付丧神身上。随后,他神情微松,湛蓝的眸中却浮现几丝困惑。

        并不是魔气,但也带着阴冷的气息。若是将灵力集中于眼部,甚至可以看到暗红色的雾状气息几乎要将来者完全覆盖,可那双露出来的暗红色眼睛却并没有被这种气息浸染的疯狂。

        他还清醒着。虽然不知道这份清醒会保持到何时,至少现在,他还清醒着,甚至眸中透出几分警惕与隐隐的忧虑。

        他在担心着谁。

        将集中于眼部的灵力散去,来者的全貌便映入眼中。一身与髭切相似的黑色制服,隐隐透着暗红色的太刀本体,薄绿色的头发以及……初见时就能看出的不怎么对劲的暗红双眸。

        本丸也有其他付丧神是红色的双眼,像是加州清光便是。然而这会被石切丸称作膝丸的付丧神,眸中的色彩却并不自然,更像是他周身的雾状气息透过那双眼睛扩散出来一样。

        肆虐的恶意与杀念被很好地隐藏在那双眼眸深处,被他的主人用理智狠狠压制着。

        “如您所见了,审神者大人。”
        髭切的声音依旧柔柔的,眸中似带有笑意,却不及眼底。他像是等待着最终的审判一样问道;“您要怎么做呢?”

        艾蒂斯目光从膝丸身上再转回髭切,没有说话,接话的反而是被己方付丧神警惕着的膝丸。

        他紧握太刀的手颤动了几下,然后沉默地收刀回鞘,手臂垂在身侧,哑声道:“我……没有恶意。”

        抬起头,视线快速掠过那个付丧神后又收回,仿佛长久没有使用过的声带又发出沙哑的声音。
        “我来看看阿尼甲。”

        这位同样是源氏重宝的付丧神,是髭切的弟弟。

        金发的少年垂着眸,像是被打动了一般向着陌生的付丧神迈出一步——然而却被反应及时的压切长谷部拉住了手腕。

        “主公!不要相信他!”

        压切长谷部的声音又焦急又紧张,甚至带着一丝忌惮。他将少年审神者拉回保护范围内,这才解释给他听。

        “这振膝丸,已经严重暗堕了,随时会有伤害审神者的可能,请您务必小心!”

-TBC-

——————————

小剧场:
长腿部:阿鲁基不要相信他那是暗堕付丧神!
艾酱:噫?是暗堕付丧神吗(笑)我们是暗黑本丸哦要不要跟我走咩:)
长腿部:——???
膝丸丸:——!!!

【膝丸丸出场,不过目前是警惕版暗堕膝丸,哭哭丸大概要等等w】

之前由于身体原因断更先给大家道个歉,几月没动笔手都有点生了QWQ蓝后我五月份就要第一次大复习了,这边可能会有些忽视,感觉好对不起一直等更新的小天使们π_π

更新会不稳定,但是不会再像这次一样消失这么久了!

感谢小天使们一如既往不离不弃,爱你们!

评论(4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