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8-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8-

        暗堕是什么在付丧神给他简单的科普中并没有提及,但是艾蒂斯可还记得来到自己来到这个本丸的目的的。虽然对其它常识一窍不通,不过对暗堕的了解可不比这些付丧神少。

         他的脑中快速闪过些什么,却没有往下深想。他认认真真地打量了膝丸良久,蓦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既然你的兄长已经和我建立契约了,那你要不要也跟我走,回到我的本丸?”

        其实他现在脑中有点混乱,如果真正的暗堕是这个样子,那自己所处的“暗黑本丸”又是怎么回事?时之政府没有必要欺骗他,而他之前想过的鉴定错误仔细想想也不太可能,亦或者本丸内真正的暗堕者躲了起来?这样做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他实在想不出来。

        他一向不是个多么善于思考的人,更多时候在遇到问题时他会向别人询问或者依靠自身能力保全自己。然而“孤身一人”的现在,他却不得不承担起独立思考的重任。

        或许是被欺骗了,又或许有人不怀好意,但是现如今的他,却是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浪费心思算计。

        那么顺其自然就好了,按照自己的想法。他来此世界承诺那些人的事情是拯救、净化这个本丸的[神明大人],那么再加上这个暗堕付丧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这个家伙还留有理智,没有贸然伤害其他无辜者。

        不待自己本丸的刀剑男士说出什么反对的话,他再次开口了。
        “我可以为你建立暂时提供灵力的契约,你很在意髭切吧?不如跟着我回本丸,起码……我可以暂时压制你的暗堕。”

        不过就这样邀请一位陌生的付丧神,怎么都感觉居心不良吧。艾蒂斯苦恼地歪歪头,果不其然——
        “主公!这家伙一看就居心不良您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给欺(引)骗(诱)了啊啊啊——”

        在压切长谷部的抓狂中,艾蒂斯仍旧认真思考了一个问题。

        契约给这群付丧神们,都带了辣么厚的滤镜嘛!

        最为震惊的自然是那振膝丸……自暗堕后,他更明白了人类审神者以及正常刀剑男士对于暗堕付丧神的排斥与忌惮,甚至连他自己都在惧怕着有一天,会变成曾经的同伴那样疯狂而毫无理智的样子。

        他的喉咙微动,急促乃至暴躁地低吼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什么都不懂!难道我愿意变成这个样子?可是连我都不知道何时会堕落成那种怪物——”
        “我也想和阿尼甲一起,侍奉一个优秀的主公……但是我做不到了……”

        他伸出手捂住脸,声音带着呜咽。
        “我不能因为一己之欲,而变成一个随时会反噬主公的定.时.炸.弹!”

        暗堕付丧神情绪本来就不稳定,这么一来周围的气更是蠢蠢欲动,掩下因大将做出的决定而有些慌乱的心神,敏锐的药研藤四郎立即大喊:“戒备!”

        “审神者大人,如果您是因为同情而做出这个决定的话,还是放弃吧。”站立在一旁的髭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连温柔的眉眼似乎都烙下了冷漠,明明还是甜腻的声音,却带上了其他的意味。

        “膝丸他呀,虽然作为弟弟来说,又幼稚又爱撒娇,动不动就哭鼻子……但是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身为源氏重宝的骄傲。”
        “倘若仅仅只是同情的话,您还是将我也留在这里吧。”

        艾蒂斯闻言,先是歪了歪头,随后清浅地笑了一下。
        “可是你明明看出来我是认真的了,现在说出这些话不是吃定我了吗?”

        在药研他们还未理解什么情况时,髭切终于又笑了,眉眼弯弯,像一只计谋得逞的狐狸一样:“呀,被您看透了,那么家主您可要好好替我劝劝那个不听话的弟弟。”

        真狡猾,现在又开始叫家主了。
        艾蒂斯无奈地摇摇头,顺便给药研、长谷部、萤丸和石切丸一个安心的眼神——特别是依然拉着他手腕的压切长谷部。

        他伸出另一只手覆上对方的手,轻轻握住,这个青年的手——不,整个身体便迅速僵硬了,仔细看似乎还能看到对方已经完全放空的眼神——
        天、天啦噜阿鲁基握我的手了!!!噫!软软小小一下子就能包住的样子、好、好幸福!!!

        对于付丧神痴(hen)汉(tai)的想法完全不知情的审神者正试图向压切长谷部解释自己十分安全。毕竟怎么说也是跟时之政府定下净化暗堕本丸约定的存在,自身能力对于净化还是有一定帮助的,虽然不能够单单凭借灵力将其净化,但是——

        “但是以他这样的气息的话,是无法伤害到我的。拥有我灵力的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因与其接触而染上暗堕之气。”
        说到这里,艾蒂斯又看向了沉默的膝丸。
        “所以,膝丸,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跟髭切一起来我的本丸吗?暂时压制你的暗堕之气,我做起来还是挺简单的。”

        相比起治疗付丧神,简直是太容易了!只是建立一个暂时契约,提供灵力替对方压制暗堕之气,并使其可以通过本丸结界进入审神者的本丸而已,并不需要耗费太多。

        “总之,如果你暂时没有归宿的话,就先把我这里当做落脚点吧,说不定哪一天我就找到了净化暗堕付丧神的方法呢。怎样?要不要把你的刀交给我?”

        ——如果那一天到来了,也是他的使命完成的时候了。到时候,这个本丸应该会迎来更好的主人。
        ——可是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一丝小伤感。明明是一早就知道的事情。

        膝丸周身的气息似乎又躁动了起来,他朝着审神者走了几步,在依旧警惕的付丧神快要忍不住拔刀时,终于停在了审神者不远的地方。

        “你为什么——这么傻啊!”猛地,他拔.出了腰间的太刀。
        “没有归宿什么的,为什么要说出来——我原本、也是有可以被称为归宿的地方的啊!”

        太刀生生止在少年审神者面前,金发的少年神情丝毫未变,看着付丧神手腕一翻,锋利的一面朝外,这把太刀便被双手平放在他身前。

        他叹了口气,接过太刀膝丸,不顾被松开手的长谷部微微失落的神情和其他刀剑男士复杂的表情,注入自己的灵力,契约成立。

        “不说出来愿意接纳你的话,你永远都不会向我这里走过来啊。”

        暗堕之气被削弱,隐藏到几近感觉不到,露出正常眸色的膝丸眼睛依旧红通通的,这换来了髭切软绵绵的嘲笑。

        “哎呀呀,膝盖丸还是这么爱哭呢。”

        “阿尼甲!我才没有哭!”膝丸先是大声地反驳,随后又气急败坏道:“是膝丸、膝丸啦阿尼甲!之前我明明听见你喊对了的!”

        审神者微笑地看着兄弟两个的相处,听到膝丸声音虽然还带着沙哑却恢复了些许生气后点了点头,看向了药研藤四郎。

        “我知道了,大将,这就启程。”
        药研了然地答道,却还是皱起了眉:“虽然没有拒绝大将这么做的权利,但果然下次还是要以安全为主啊。”

        “嗯,毕竟我的身上还担负着整个本丸呢,如果出事情了,最后会的也会是我呢……我不会再冲动啦。长谷部,萤丸,石切丸,带上新人,我们回去吧。”

        醉人的笑意隐没在湛蓝的眸中、弯弯的眉眼里,爱笑的、温柔的少年审神者这么说道:
        “你们对我来说可是十分重要呢。”

        “主!”压切长谷部感动地抹了下眼眶,“只要是您的命令我一定会为您达成!”
        “嘻嘻,萤丸也喜欢主人哦!”
        “主殿这么想也是我等的幸运呢。”

        “好了,大将,这些话留到本丸给那些笨蛋们听让他们也安安心吧。”
        药研藤四郎找到了定位转换器,面上也带了一丝笑意,却意有所指道:“大将,未来的日子还有很多,不是吗?”

        少年审神者只是微笑。

        脚下的传送阵散发出微微的光亮,渐渐包裹住他们。然而正是这时,似乎冥冥之中有人在呼唤着他的名字,艾蒂斯猛地一回头。

        传送阵之外,那人有着他熟悉的面容,不熟悉的血色双眸。他看到那人嘴唇一张一合,然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

        他的瞳孔瞬间紧缩,然而被传送阵束缚的身体还迈不得一步,下一刻,他与付丧神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TBC-

——————————

只出现在回忆和艾酱脑子里的某人终于露了一下下脸_(:з」∠)_
以及,捕(诱)捉(拐)膝丸计划get√

小傻瓜,居心不良的是主公:)

咳咳,一个不好的消息,你们……知道一周至少二十一次考试的绝望吗:)以后我们学校每周都这样,今天晚自习到学校就开始考试,所有的自习课都用来考试,祝我早死早超生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挤出来时间码字了QAQ

总之,我还爱你们QAQ

蓝后,节日快乐宝贝们❤

[all男审]请君勿死-25-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5-

        “我是源氏的爱刀,名叫髭切,你就是这一代的主人吗?”

        无法控制地从指尖流失的灵力让艾蒂斯警觉地松开了手,掉落的太刀未落地便化作一阵樱花散开。伴随着男子轻柔的声音,一只手摸上了少年的头,“哎呀,现任的家主竟然是个小孩子吗?真是令人意外呢。”

        似乎是为了配合少年的视线,白金发色的男人微微弯下了腰,笑意宴宴地望着他。被满含笑意的蜜糖色眼眸注视的少年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退了半步后又硬生生收住了脚。

        兴许是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奇怪,压切长谷部上前一步喝道:“怎么能这么与主公说话?请将态度放端正一点,髭切殿!”

        “真是不客气地指责呢,我明明有好好与家主打招呼啊。”
        身为新生的付丧神,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输于满级练度的压切长谷部。没有得到审神者回应的髭切缓缓站直了身子,双眸中闪过几丝凌厉。

        两位刀剑男士的对峙并没有影响到艾蒂斯的深思,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因方便携带而背在背上的打刀,然而除了感受到刀剑内回应着他的意识之外,再无其他反应。他困惑地皱起了眉头,在其他付丧神的注视下,缓声说道:“你并不是普通的付丧神吧。”

        “我并没有主动用灵力召唤你,事实上,你应该同这振和泉守兼定一样才是……可是,你却主动吸取了我的灵力化形。而且,你周身沾染的那些气息……虽然很淡,也不是你散发出来的,但还是令人很不舒服呢。”

        “是敌人吗?”
        萤丸不解地问道。尽管不太理解,但现场伤势较轻的付丧神立即在伤势较重的付丧神周围形成了保护圈,而以压切长谷部为首的几位则拔出了本体,护住审神者,面色愤怒:“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来接近主公来对主公不利吗?你这家伙,受死——”

        “这么凶,我可受不了你的一击。但是我已经和家主建立契约了哦,不怕伤害到他吗?”见被发现了,髭切眸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又用这种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换来了压切长谷部的怒视。末了,他还感叹了一句,“家主真是敏锐呢,换作是其他一些审神者,怕是都不会发现吧?”

        艾蒂斯没有先回应他,而是转头吩咐了对眼前的发展很是惊异的鹤丸国永:“鹤丸桑先带着受伤的大家回本丸处理伤势吧,剩下的留下来同我一起解决这件事。”

        “哎?可是只有我知道定位转换器的位置吧?”
        想留下来看戏的鹤丸国永垂死挣扎中,却被药研藤四郎不留情面的打脸了:“大将请放心,我曾经也在这里出阵过,带路的话不成问题,不过鹤丸殿一人照顾大家,如果有意外的话——”

        “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还有一期一振先和伤员一起离开吧,药研藤四郎、萤丸和石切丸留下。”艾蒂斯了然地点点头,然后下了决定。他将背上的和泉守兼定取下交给沉默的高大男人,郑重道:“和泉守就交由你们带回本丸了,一路小心。回本丸后请尽快疗伤,等我回去后会安排给你们手入的。”

        身高上的差距让艾蒂斯不得不仰起脖子抬头看向男人,这个伤势也不太容乐观的男子接过打刀,认真回应道:“我知道了。”

        “噫!大哥、主人,让我也留下吧,我还想看……”

        伤势最重的次郎太刀反而不依了起来,明明是成年人高大的身躯,撒起娇来却诡异的没有什么违和感。还是不太理解对方为何会对自己热情注视的艾蒂斯难得板起了脸,像训斥小孩子一般:“受了伤就要回去疗伤,不要让大家担心。再这样的话下次就不允许你出阵了!”

        金色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还流露出些许委屈,艾蒂斯故意扭过头不看,“烛台切、一期、鹤丸,交给你们了。”

        “明白!/嗨……”
        相比较烛台切与一期的坚定,鹤丸国永的回答多多少少有些有气无力,他哀怨地瞅了一眼那边依然对峙着的髭切等人,眸中是明晃晃的可惜。不过最后他还是不得不与大部队一同离开。

        “哎?就这么无视我了吗?一点也不留情面呢。”
        明明处在这种形势下,髭切却依然微笑着,像是没有认清自己的现状一样。或者说他根本没将自己置于敌方的位置,所以对压切长谷部的敌视毫不在意……又或者,是底牌在身。

        “并没有哦,只是思考一些事情而已……对了,你说其他审神者无法发现,为什么?”
        艾蒂斯态度也十分友善,他让长谷部、药研、石切丸与萤丸放下戒备,在长谷部不同意的目光下走近了髭切:“嗯……因为能感受到你对我没有恶意,只是我对于你身上的一些气息有些担忧,让伤员先走也是为了怕影响到他们。”

        “果然不应该太心急呢……家主对于灵力的掌控能力,是系统地学过吗?……不是的话,时之政府应该很重视家主吧。”
        在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髭切的瞳孔有一丝微缩,随后又无奈道:“因为普通审神者是没有办法很好地掌控自身灵力的,所以在触碰到付丧神本体后便会不自觉地将其召唤出来。”

        “本来嘛,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毕竟没有审神者的灵力供给最后可是会消失啊,反正我还没有认主,就假装是掉落的刀剑了。嗯,没想到家主会是如此强大且能力出众的人呢。”

        “可是,只有你一位没有化形的刀剑男士,是无法做到这些的吧。这与你身上的气息有关?”
        艾蒂斯轻声问,然后见髭切靠近了他,伸出食指放在了他的唇上“嘘”了一声,蜜糖色的眼眸微微眯起来。

        “所以说啦,家主不要这么敏锐啊。”
        “我还是很喜欢您来做我的审神者呢。”

-TBC-未完待续

——————————

【节日快乐❤】

长谷部:你这家伙的手放在哪里啊啊啊——

哭哭丸出场倒计时2,然而我有点卡他的出场qwq

蓝后……百年流光的结局估计要等到下次放假更新了,本以为可以肝完的qwq但是上午又去医院抽血了,手臂酸疼_(:з」∠)_四更变成三更,拯救计划马上更qwq

ps:好想知道烛青cp咋来的……夜、店头牌和色、情高中生?[蜜汁微笑]

[all男审]请君勿死-17-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17-

        艾蒂斯表示今天事情太多你先让我吃点东西缓缓:)
        三日月宗近表示甚好甚好说了那么多老爷爷也需要润润嗓子:)

        但显然审神者仿佛眼神死掉的表情和身边付丧神悠闲的神情形成了太大的反差,鹤丸国永竟然从压切长谷部手下逃脱成功挤到了主座右侧的位置,满脸好奇,手指又蠢蠢欲动。

        虽然让对方从手中逃脱了,但压切长谷部依旧死死地盯着有着众多前科的鹤丸国永。不过视线转到艾蒂斯身上后,灰发的青年语气稍稍带了点自责:“没有考虑到主的情况是我太不负责了,还没有管好其他人让主受到了委屈——请允许我担任今天的近侍之位伴在您身侧,为您分忧。”

        “噫!长谷部桑太狡猾了!”

        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青年的话语,乱藤四郎也不粘在兄长身边了,几步跑了进来,嘟起嘴说:“今天可是我们和一期尼在照顾主公呢,近侍肯定是一期尼啦!”

        一期一振没来得及拉住弟弟,只得眼睁睁看着乱藤四郎努力为自己谋福利。他无奈地笑了笑,见长发小少年毫不畏惧的与本丸掌事大家长互怼,开口道:“总之,先开饭吧?主殿已经饿了很长时间了。”

        审神者两边的位置已经被占了,付丧神们只好一个个就坐,而靠近审神者一方的位置则被机动过人的短刀和长谷部占据了。完成内番的刀剑男士也纷纷来了餐厅——说实话,有一部分是昨天晚上没有来的,艾蒂斯默默记下他们的面容,在烛台切光忠替他摆放餐具和午餐的时候道了声谢,便又陷入了沉思。

        来的刀剑付丧神没有受伤,对他态度也很好……倒是很难让人相信是暗黑本丸。果然,是时之政府判断错误了吧?可是前任审神者一个个被杀掉又是怎么回事呢?他来到这里的意义……真的存在吗?
        ——好麻烦啊,所以说为什么跟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嘛!看到这些神明大人……不,刀剑男士……呃,三日月殿、说是这么称呼的没错,看到刀剑男士们这个样子也无法放心啊。……为了不让他担心所以受伤的没有来到他面前什么的……

        一期,应该也是被他的弟弟们,央求着才来找他的吧。

        “主公,饭菜不合口味吗?还是您有什么忌口?”见审神者明明饿了却迟迟不下口,烛台切关心地问道。艾蒂斯连忙摇摇头,低头尝了一口后给了他一个微笑:“烛台切桑……对吧?很美味也很合口味呢,您和歌仙桑都很厉害啊,负责这么多人的饮食还这么尽职。”

        “主殿能喜欢就太好了。”回话的是歌仙兼定。穿着和服的紫短发男子闻言笑了起来,红色的眼妆怎么说都会给人艳丽的感觉,在他的面上却会让人感到无比的适合——很漂亮。他似乎还想要与艾蒂斯交谈几句,但是却被一阵激烈的咳声打断了。

        “咳咳咳……咳!”
        刚咽下几口饭的鹤丸国永不知为何大声咳了起来,他抬头四周扫视了下,又将视线移向烛台切光忠身上。然而在对方疑惑、担忧的目光下,鹤丸国永打了个哈哈,解释道:“一不小心呛住了哈哈哈吓了我一跳呢~”

        “不要紧吧?”就在身旁坐的艾蒂斯轻轻歪下头,语气中也带着担心,“需不需要喝点水……什么的?”

        “哎?主殿这么关心我啊,不用不用没什么大不了的。”鹤丸国永摆摆手,脸上的笑容毫无破绽,让因为来的晚而无法坐到审神者身旁的初始刀加州清光没忍住戳爆了自己碗中的小丸子。

        “太可恶了!”
        留着小辫子的黑发少年气呼呼地抓着筷子,压低声音抱怨着:“是在炫耀吗那家伙……啊啊啊果然是今天内番后没有把自己打扮的可爱一点吧?……指甲油没有了所以没涂,安定没来本丸也没办法帮我……果然好让人生气啊,坐在主人旁边!”

        本丸实行的其实是分餐制,自己吃自己,的除了饭后甜点之类的是装在一个盘子里。而且根据各自口味的不同,饭菜也会有细小的差别——当然不能点餐,哪怕无法出阵,但负责全本丸的饭菜已经是很大的负担了,不然也不会每次都需要其他人帮忙准备食材。

        鹤丸国永托着腮思考着什么,在刚才的小插曲之后大家都很安静地用起了餐,唯有他不知为何再也没动过饭菜一口。观察了大家良久之后,他突然夹起一个丸子,笑嘻嘻地伸到艾蒂斯面前:“主殿好像很喜欢这个呢,我们的口味应该不同吧,要不要尝尝这个?”

        很期待的样子,倒是很难让人忍心拒绝。艾蒂斯慢吞吞地咽下口中的汤,盯了鹤丸国永几秒——盯得对方有些发毛——然后欣然接受了被投喂一事。

        味道的确有些差异,大概是食材不同,不过依然很美味就是啦。而他的表现则让鹤丸怔了一下。

        “呐,那鹤丸桑要不要尝尝我的呢?”
        所谓礼尚往来嘛,大概是知道自己所下的debuff起效的艾蒂斯眼神真诚而清澈,反倒让鹤丸国永心里发怵。

        但两人的互动显然引得其他人也各自动起了小心思,热衷看热闹的鹤丸国永当然不想错过“审神者亲自投喂”这一待遇,在周围咬牙切齿的声音中,凑到审神者面前咬到了那个丸子。

        ——他的脸色瞬间变了。

        喉间火辣辣的,可他还是勉强地扯出了抹尬笑:“主殿的口味……似乎有点重啊……”

        一旁的压切长谷部眼睛一亮,掏出随身的小本本就开始记什么。这事关未来的伙食,艾蒂斯当然得解释一下的。他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鹤丸桑怎么了?我的饭并没有要求加重口味啊?”

        那、我吃的!为什么!那、么、辣!

        辣的根本没办法再吃东西的鹤丸国永控诉地望向艾蒂斯。他只是捉弄了对方一小下何必这么记仇?更何况……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他的饭里加料这种事,根本做不到吧?甚至为了坑他连自己的饭里也加料?——或者并不是主殿做的?

        不不不!说要给他递水时期待的表情和被拒绝后小小的遗憾,只能是审神者大人了吧?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只让他的味觉变得奇怪了吗?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啊!

        鹤丸国永郁闷地趴在桌子上,鼓起了脸颊,明明身为老年组的一员,此时却像个失去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鹤丸桑这是?”
        烛台切光忠看出了点不对劲,不过蔫蔫的鹤丸国永实在少见,所以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坐得近的几把小短刀也跟着笑了起来——作为平时被整蛊、惊吓的主要对象,没什么比看到搞事情的家伙也尝到教训更痛快了。虽然不知道主人是怎么做到的,但果然好厉害啊!

        乱藤四郎冲着鹤丸国永做了个鬼脸,接下来全程都在星星眼看着艾蒂斯。这种热烈的目光盯得艾蒂斯微微脸红,他垂下头小声道了句“没有下次了”后便专注地吃起了饭——如果耳尖没有红红的就真的骗过大家了。

        这句话声音极小,但体质过人的付丧神们当然能听到,不过没头没尾地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听懂了。重新尝试过发现果真没事后,鹤丸国永在烛台切无奈的注视下得寸进尺地又要求了被投喂……emm不过这次……

        围观了整场戏的老爷爷露出了一个饱含深意的微笑。

        “哈哈哈哈……啊,没忍住又笑了出来,但是,鹤丸应该听说过恃宠而骄这个词吧?”

        三日月.心有点黑.宗近:嗯,刚才和小家伙友好交流(嘴炮)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被投喂过或者端茶呢……不,哈哈哈虽然已经算得上是老爷爷了,但我还是会有点小小的计较呢:)

-TBC-未完待续

——————————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w记得吃月饼mua~

对于多人物描写好苦手……从当初写兄弟战争就发现了自己的毛病QAQ
希望能在这篇文中锻炼锻炼w

将近3000字唉,夸我w[挺胸]

另外,我喜欢叫你们小天使也喜欢被别人叫小天使小可爱哇www我真的一点都不高冷超级好勾搭的就是人有点社障,所以你们QAQ

来、勾、搭、我、啊QAQ

哭唧唧.jpg评论越来越少了都没有更新的动力了嘤嘤嘤QAQ

(刚才干了个特别蠢的事情,发出去十几分钟了发现忘记打tag了……我……
没打tag时给小心心的你们是天使QAQ

[all男审]请君勿死-16-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16-

        审神者的神情十分严肃——抿着唇,板着脸,蓝色的眼睛瞪的圆圆的,坐在主位上像是陷入了沉思。审神者的右侧是支着脑袋的鹤丸国永,这个永远不嫌事多的付丧神用手指戳了戳少年的脸蛋——被拍下,又拽了拽少年耳旁一缕发丝——又被拍下,可他仍然坚持不懈他的作死大业。

        不是鹤丸国永按耐不住作死之心,而是现在这个明显还没缓过神的审神者——太可爱了嘛!

        压切长谷部刚进餐厅,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本来在厨房打下手的他一听说主公饿了(一期一振语)便立马发挥他傲人的机动值将已经做好的饭菜端了过来,只是没想到恰好撞上了这一幕。看着主公大人不耐烦的神情(?)和继续烦扰主公的鹤丸国永,滤镜太厚的主厨瞬间火山爆发。

        “鹤丸国永!不要再打扰主公了!”

        在他身后帮忙端着饭菜的小短刀们一个个抖了三抖,为留在餐厅同样直面了暴击连五只小老虎都吓傻了的兄弟五虎退点了根蜡烛。

        五虎退瑟瑟发抖地搂紧虎崽们:QAQ嘤长谷部桑好可怕!

        同样被惊醒的还有艾蒂斯,他看到那些被他误以为是“童工”的短刀付丧神们一个个乖巧地端着盘子站在门外,心情十分复杂。

        见到神明大人——被神明大人特殊对待——一群神明大人照顾自己,自己难道,是他的天堂吗?!!心情好微妙啊,明明一直将自己视为服侍神明大人的存在,明明将神官当作是梦想的职业……却、却……

        更让他心情复杂的是,相处下来的话,这些刀剑付丧神们,神明大人们却比他更像人类,更具有人性化的体现……会让他不自觉的放下“在人明大人面前的拘束感”——恩,比如说给鹤丸殿下的小礼物,说起来还蛮期待他发现时的样子呢。

        不知不觉间艾蒂斯的思维又发散到了其他地方,耳边是鹤丸国永与压切长谷部“友好交流”的声音,还有小短刀们“哒哒哒”欢快地跑动的声音,然后……刚来的三日月宗近坐到了他的左侧。

        “哈哈哈哈,年轻一点的总是很有活力呢。”
        尽管内番服十分接地气,三日月宗近却依旧用他的美貌穿出了不同的效果。这位在颜值上大概被世界偏爱到某种程度的付丧神很自然地坐到了昨天晚上的位置,审神者的左侧,笑看着眼前热热闹闹的场景。

        “三日月殿下……”

        “主殿看起来仍然对自己的身份存在误解呢。”
        三日月宗近打断了艾蒂斯的话,他没有像一期一振那样告诉自己的主殿喊自己“三日月”就好,而是针对他个人问了一个问题:“在主殿心中,我们是怎样的存在呢?”

        少年审神者有些茫然,可还是回答说:“付丧神大人……当然是神明大人啊。”

        “哪怕我们居于神明末流,甚至会被划入妖怪的行列?”

        “……神明之间,会有什么差别吗?”

        “哪怕我们连真正的付丧神都不是,只是被投放出的一丝意识,需要人类审神者的灵力才能存活?”

        艾蒂斯显然被噎住了,他不太能理解三日月宗近说的话,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鼓起脸颊有些委屈:“可神明大人就是神明大人啊。”

        固执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

        所以一直都十分遵从本心的三日月.任性老爷爷.宗近挂着慈祥的微笑捏了捏自家主殿鼓起的脸颊:“还是个小孩子呢。”

        “……已经不小了。”
        艾蒂斯身体僵硬了一瞬,这才低声反驳道。他伸出手揉了揉惨遭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双重蹂.躏的脸蛋,语气有些郁闷。可看着三日月宗近颜值逆天的脸和隐隐让自己敬畏的气质,艾蒂斯没有选择像捉弄鹤丸一样动点手脚。

        emmm下个debuff什么的,感觉自己胆子又变大了呢:)

        “主殿不是在日本国长大的吧,应该不太了解日本……在信奉「神栖身于世间万物」的日本,可是盛传有着八百万神明呢。只要拥有信徒便可成神,哪怕是大妖怪亦或恶神,难道主殿都会以此姿态去对待他们吗?”
        并不知晓美貌拯救了自己命运的三日月继续淡定地开始他的教导大业,而他的目的也达到了点——艾蒂斯被震惊了,同时忍不住好奇希望听到更多关于[日本]对于神明的定义。

        ……毕竟在艾蒂斯曾经成长的地方,只有三位神明。司掌光明的光明神,司掌黑暗的黑暗神,以及并没有详细划分职能的至高存在——创世.神。神明之间并没有正义非正义之分,各司其职,也很少现身于世引发信徒轰动。有信仰的存在,更大的原因是为抵抗恶魔的入侵。

        艾蒂斯迷迷糊糊地成为了创.世神的信徒,狂热地让浅野为之冷汗,而信仰所带给他的反馈也无法让人忽视。

        ——属于神明的恩赐。

        但是三日月宗近却没有继续说八百万神明的意思了,他转而说了最初的问题:“不论是否为付丧神,我们的本质仍为刀剑。而身为刀剑,最大的心愿便是被主爱惜、为主斩敌。天生便对审神者、即主殿心存好感的刀剑们,被主殿这么客气与恭敬地对待的话,反而会不知所措忐忑不安呢。”

        那可真是矛盾呢。

        两边都将对方视作上者而己边居于其下,并且都有各自的理由来束缚着自己……这样的发展,谁都没有想过。

        “刀剑本来便是人类的附属,由人类创造,被人类所需要。没有主人的刀剑,再美,也不过是废铁罢了。没有被使用的意义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嘛,虽然是很沉重的话题,但主殿知道吗?若没有您,这个本丸的结局又是怎样的?”

        是就这样默默无声地消逝在时空乱流中呢?还是彻底堕落,沦为没有自身意识的怪物呢?这个问题,哪怕是活了很久的老爷爷也不敢轻易回答啊。

        刀剑是有本能的。

        杀戮的本能,战斗的本能,以及……渴望被需要、被使用被爱的本能。

        您会是一位合格的主人吗?

        眸中含有新月的付丧神微笑着,却像是看到了很久很久之后的「未来」。三日月宗近此时的气质淡然而飘渺,然而下一秒他就用独特的笑声将自己拉回人世。

        “哈哈哈哈,主殿呆呆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不过,反正您现在已经来到这个本丸了,不是吗?”
        “接受了我们,可要认真负起责任啊,尝试着将本丸的大家当做朋友的话,会比[神明]亦或[下属]轻松多了呢——虽然听起来倒是将我们的地位比之其他本丸提升了,但这样对主殿您会好接受些吧?”

        “啊呀,无论如何都想要听听主殿您的想法呢。”

-TBC-未完待续

——————————

三日月.嘴炮.宗近:来了还想走?不可能:)

老爷子的专场呢,以及,越来越喜欢鹤球了怎么办他的戏份好多呀,让我在鹤沼边缘挣扎挣扎_(:з」∠)_

诸君,我月考成绩出来了,数学挂科,所以大概要弧?数学第一次不及格……以往都是120以上的这一次一下子挂科,如果这次数学还跟以往一样的话就再次班里第一名来着……我都不敢跟母上说数学成绩QAQ

然后国庆开学联考,隔一周十九号还有联考,都是大考,我比较担心,所以心思会稍稍收一点,再加上语文还有一篇投稿要写,马上又要500fo,我就不保证更新啦。不过不会坑的,稍微列了下部分细纲和粗纲,心里稍稍有底气来着w

国庆期间还是会更新哒,之后尽量周/二周更,每更努力2000+。十月考试月/国庆杀什么的很恐怖的,今年高二我还要会考——感觉好忙啊啊啊所以我为什么这个时候开坑嘤嘤嘤QAQ

不要抛弃我啦QAQ今天要纪念一下挖这个坑两个月来着(x

ps:关于有小天使看不到番外章节的问题,已经在那一章节放了微博链接啦w不用担心(从不玩微博的我(x
pps:大家国庆快乐哟!不要像我昨天为了回家闹得那么狼狈啦hhh
ppps:挖了个新坑→朔月微光,虽然是个缘更坑但是还是凑不要脸地为自己宣传一下下(x

乱藤四郎选择阵亡-05-06-

#起名废,别介意,乱中心小短篇

#微药乱,微一期婶,日常轻松向,不主感情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突如其来的脑洞,塞都塞不回去|・ω・`)

#突然正经起来的画风(并没有

——————————

-05-消失的审神者

事实是,和泉守兼定迎来了他的小迷(chi)弟(han),加州清光获得了他的好基友:)

粟田口们:仿佛失去了一个亿QwQ
审神者:美人你不要不爱我啊——[暴风式哭泣]
一期一振:[温柔]恩,爱你爱你……主殿,听说大阪城又要开了?
审神者:[继续哭]可你去了一把弟弟也挖不到的……[仿佛感觉到了杀气]
一期一振:[依旧很温柔]所以大家要加、倍、努、力、啊。

本丸其他•代替粟田口小短裤•代替一期一振挖弟机•担当:[浑身一颤]

仿佛时来运转了一般,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终于一个个投到了一期尼的怀抱,除去大阪城的几位,被称为欧短的两个小学生也被从活动场地中领回了家,包括小叔叔鸣狐也被领了回来。照顾一大家子弟弟,现在成为了一期一振甜蜜的烦恼。

还差一把药研藤四郎,粟田口48就齐了呢:)
然而今天的药研哥,依旧没有来。[冷漠.jpg]

一般来说,药研藤四郎是审(fei)神(shen)者(zhi)早(zao)期(ji)的好帮手,在没有烛台切光忠的时候可以在掌管厨房事务,没有压切长谷部时近侍处理问题也做得一级棒,没有一期一振时身为短刀们的兄长安抚弟弟一把手,可这个本丸,除了药研之外刀帐全齐,十项全能药总估计来了之后也只剩下被一期尼摸头了吧……

等等我仿佛窥到了真相\(//w//)\

不管药研藤四郎究竟是不是由于这个原因而不来本丸的,日子都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仗着酷似女孩子的外表而一直倍受审神者宠爱(尤其是欧气加成让审神者简直要顶礼膜拜了)的乱藤四郎又一次‘打败’了其他藤四郎们,‘斗倒’了主控长谷部(到底怎么做的的啊喂!),‘磨过’了一直被近侍的一期一振而如愿地当上了近侍的那一天早晨……

“主公?”
乱藤四郎活泼的声音响起,然而长久的寂静让他忍不住慌了心神,再次喊话依旧没有回应后他匆匆道了句“不好意思,主公”便拉开了障子门。

审神者的房间空无一人。

——————————

-06-一期一振,缺席!

短促的尖叫声被咽了回去,知道不能在没有了解情况的时候引起本丸恐慌的乱藤四郎捂住了嘴,控制着没让眼泪掉下眼眶。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去找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作为粟田口一派除了鸣狐之外的大家长,唯一的太刀,自然是这些小短刀们的主心骨,而又由于药研藤四郎不在的缘故,乱自觉地分担起了照顾弟弟们的重任,多多少少要比其他本丸里的‘乱藤四郎’更加可靠,稳重一些(自认为),所以他很快稳住了心神,没有慌了阵脚。

乱藤四郎还是挺受审神者宠爱的,相对的,他对审神者的感情也十分深厚。他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现在应该去找一期尼。’他这么想着,‘一期尼一定会解决的,更何况昨天的近侍是一期尼,守夜的也是一期尼……’

‘哎?等等,所以说一期尼去哪了?’

乱•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一大早守在外面•并没有看见一期尼回粟田口的住所•懵逼•藤四郎这才感到莫大的恐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主公、主公消失不见了,一期尼也失踪了怎么办?药研还没来,弟弟们也才刚来没多久……乱藤四郎觉得刃生一片黑暗,自动脑补起了小短裤们嗷嗷待哺的场景,一下子就吓到了。这个动静,倒是很快引起了其他刀剑付丧神的注意。

首先赶到的是距离近机动值也不低的压切•主控•忠犬•长腿部(划去)•长谷部。他迅速赶到哭泣的短刀身边,目光扫过空荡的房间后也沉了下来,他抿着嘴严肃地看向短刀,“发生了什么事情?主呢?”

哭唧唧的小短刀被长谷部少有的严肃吓了一大跳,抽噎着回答:“我、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我近侍、但是、但是主人和一期尼都不见了……”

压切长谷部立刻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紧绷着脸,目光中却染上了焦虑。他迅速地召集了本丸内留下的所有刀剑男士在审神者屋外开起了紧急会议——连石切丸都被短刀们联合着在规定时间内到达了目的地。

压切长谷部一个个看了过去,出阵、远征的名单他都牢记着,故而,他的脸色差了起来。

一期一振,缺席。

-TBC-未完待续

——————————

[乖巧]我是不是无意间黑了papa的机动?
(啊?原来papa还有机动这种东西?
(papa还用黑吗:)[手动微笑]

哦,不用担心,这是个轻松搞笑日常,突然画风转变是你们的错觉:)
下一章似乎就能完结了呢,有点恐慌,下一篇文写什么Σ(っ °Д °;)っ

药总当然会出场,要不然药乱咋来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