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弥赛亚

。*✧点这里✧*。

晋江@Mes弥赛亚
微博@-千洛苍萩-
QQ2609036561/冬月_Kosei

可称呼小千,弥酱,任意√
【头像/背景@-Schnitzel-画的点图】
【所有文章/脑洞无授权禁止转载/借用】
【由于之前二次QQ被盗号,目前是新创的,欢迎来找我玩啦w】

这里阿萩/阿洛,02年的妹纸一只
目前是高二在校生❣。・゚♡
是个换头像ID的专业户/咳咳

这里是主刀剑乱舞的大号
杂食的小号@冬月_Kosei
乙腐通吃,偏爱冷cp/粟田口,是个杂食√

乱沼底层沼民,挚爱为乱酱拉cp/捂脸
文笔比较渣,多多见谅么么哒❣♡

。*✧感谢✧*。

[综]拯救审神者计划*03

○all男审清水向,微综其他作品,暂时无cp,审神者有暗堕倾向的设定。
○大概是治愈向,非暗黑本丸,ooc预警!
○私设有,考据党慎入,文笔渣,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自娱自乐之作,缘更,随时可能会坑。

——————————

-03-

        本丸的审神者,无疑有着强大的灵力。这一点,从他重伤昏迷时本丸内仍然有着足以使刀剑付丧神化形的灵力就可以看出。

        药研藤四郎一边带着新刃胁差堀川国广熟悉本丸一边为他介绍着现如今的情况。本来这些事在本丸成立前期应该由初始刀来做的,更何况山姥切国广与堀川国广还是兄弟,相处会更自然一些。不过山姥切国广在出阵的时候为了保护容易受伤的短刀受到了轻伤,现在在手入室休息。

        没有审神者的手入,刀剑付丧神只能选择在灵力最浓郁的手入室调理休息。对于药研藤四郎的道谢,山姥切国广也只是扯了扯披风遮住微红的脸,说了句“反正我只是仿品,破破烂烂了就不会被注意了”这样的话。

        事实上他们都清楚,如若短刀受伤了,估计就不是轻伤那么简单了。在审神者没有醒来的时候,受伤严重可不是什么好事。好在最近攒了一些资源做了刀装,出阵的几刃安全性有了较大的保障。在估摸着审神者快要醒过来之后,他们去了等级稍微高一点的地图,带回来了鸣狐,鲶尾藤四郎和堀川国广。这样的战果只有一把刀受了轻伤,还算是比较好的。

        鸣狐和鲶尾藤四郎要比堀川国广早到一天,他们两个都是粟田口一派的刀剑,而且是以短刀著名的粟田口一派中少有的不是短刀的刀剑。
        鸣狐是一把打刀,同时是其他藤四郎们以及五虎退的小叔叔。鲶尾藤四郎则是一把胁差,据说前身是薙刀,后来不知为何成为了胁差,又因为被烧毁的缘故,失去的大部分记忆。

        “这个时候堀川能来真是太好了,本丸人手还是不够,一些事我和弟弟们来做的话的确比较苦手。”
        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对这位在知晓了本丸内还没有和泉守兼定后明显有着失落的胁差说道。
        堀川国广立马打起了精神,“能帮上忙的话真是太好了,扫除啊洗衣服什么的都交给我没问题的。”

        唔,果然是家政小能手啊。目前担任近侍一职为审神者批阅公文同时也好好了解过刀帐的药研藤四郎点了点头。

        “找到啦!药研尼在这里~”
        乱藤四郎欢快的声音传了过来,即使穿着和兄弟们同款的内番服也像个女孩子一样的短刀抱着鸣狐的小狐狸跑了过来。寡言的鸣狐轻轻向他点了点头,也走了过来。

        “药研尼药研尼!小狐狸说它看到狐之助进入主公的房间了,是不是主公醒过来了?”
        橙色长发的短刀少年欢快地转了个圈圈,湛蓝色的眼眸闪闪发光,他怀中的小狐狸被转得发懵,但还是积极地开口附和,连鸣狐也开口说话了。
        “……我也看见了。”

        药研的神色变了,他慎重地将带领新刃熟悉本丸的工作交给了弟弟和小叔叔,决定去审神者的房间一趟。他微微有些懊恼,身为近侍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醒来的审神者的话,还是有点失职啊。

        “啊~好羡慕,我也想要早点见到主公嘛~”
        乱藤四郎嘟嘟嘴抱怨道,新刃胁差少年堀川国广微微笑着说,“不管怎样,主人醒过来都是一件好事呢。”

        “药研尼好狡猾,等主公伤好了我也要当主人的近侍!”
        因为本丸内部为保护审神者而设置的限制,除近侍之外的刀剑付丧神不能够进入审神者的房间。这个本丸审神者的特殊原因也导致了目前只有药研藤四郎一位当过近侍。所以,在战场上被捡回来的刀剑付丧神,其实到现在都没有见过自家的审神者一面。

        自己的主公,会是个怎样的人呢?
        带着对审神者的无限遐想,乱藤四郎将[审神者(可能)醒来]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了兄弟们和其他短刀玩伴。

-TBC-未完待续
——————————

婶婶下章醒w
父母来学校看我拿来了手机,匆匆发表,排版等到下周回家了再说吧!

没时间说其他东西了,爱你们❤

[综]拯救审神者计划*02

○all男审清水向,微综其他作品,暂时无cp,审神者有暗堕倾向的设定。
○大概是治愈向,非暗黑本丸,ooc预警!
○私设有,考据党慎入,文笔渣,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自娱自乐之作,缘更,随时可能会坑。

≡_________≡

-02-

        “药研尼,主人他……还没有醒过来吗?”

        粉色头发的小正太揪着衣角小声地问道,他旁边的银发男孩抱着怀中的老虎幼崽,也怯怯地开口了。

        “药研尼桑,主人、主人会好的吧,呜呜,都怪我太没用了……”话说了一半,这个男孩就忍不住啜泣了起来。

        身穿白大褂的短刀少年轻轻的将门拉上,转过了身揉了揉两个男孩的头。

        “不要担心,大将的伤口我已经处理过了,狐之助也带来了药品,只不过失血过多造成了休克,再休息一段时间就会醒过来了。退,你不要自责,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本丸目前只有山姥切先生一把打刀,我还需要照顾大将,你们三个出阵在一图才能保证安全。”

        他顿了一顿,这才接着说道,“本丸的资源非常的匮乏,退和秋田可以在一图多带回我们的兄弟,虽然是短刀,但是凑够人数去远征的话也是可以带回资源的。”

        “大将的本丸里,你们也是不可缺少的呢。”
        药研藤四郎的目光柔和了下来,这几日照顾重伤审神者的疲惫仿佛也一扫而空。

        狐之助到来的时候,审神者已经昏迷了。它一边抱怨着审神者来的时间不对一边催促初始刀带着审神者回本丸去锻短刀,务必要把擅长医术的药研藤四郎先锻出来,而它则是联系上了时之政府,用本丸的部分初始资源和资金抵押换取了珍贵的药物。

        还好药研藤四郎并不是难以锻出的稀有刀,耗费了三张加速符之后,在提前来到的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的注视下,黑发的短刀出场了。

        [哟,大将,我啊,是药研藤四郎,还请多多关照我和各位兄弟。]

        先不说一出来就面对审神者快要不行的惊吓的两位短刀看见药研出现是多么激动,就算是山姥切国广和狐之助也松了一口气。药研藤四郎面对被召唤出来就扛在肩上的重任也是十分严肃,立马就对审神者进行了紧急处理。

        同样是黑发的审神者少年就外表来说看起来和药研藤四郎差不多大,只是失血过多导致了他的脸色过分苍白。他的身上大大小小有数十道伤口,最严重的是胸口的刀伤,直接贯穿身体,但微妙的是,这个伤口恰好避开了心脏这个致命点,看似命悬一线的少年只是失血过多而已——当然失血过多也是很严重的,不过却远不比他看起来严重。

        ——攻击了审神者的人,并不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

        药研藤四郎得出了这个结论。但他并不会对攻击了审神者的人抱有一丁点好感,或者说刚好相反,哪怕只让他的大将受了一点伤害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锻造出药研后剩余的资源都被抵押给了时之政府,这个本丸真的是一贫如洗了,只能靠着一把打刀两把短刀出阵最简单的地图来勉强完成部分日课得到些许的奖励来度日。他们不敢受伤,耗费资源是一方面,没有审神者帮忙手入更是最重要的一点。

        狐之助也只能干着急,做不出什么实质的贡献。还没有完成引导审神者任务的它,此时也只能苦哈哈地留在这个本丸里等待审神者苏醒。

        “不过,幸好山姥切先生十分地可靠呢。”

        新来到本丸的乱藤四郎这样对同样是被捡回来的新刃今剑说道,得到了对方用力的点头赞同。

        “这样好啦!”乱藤四郎拍了一下手,眼睛亮亮地说,“等到主公醒过来,我们就拜托主公送山姥切先生一件礼物吧!”

        “——山姥切先生的披风都变得破破烂烂了呢,我们就再送给他一条新的好啦~”
        今剑兴奋地提议道,银灰色长发随着他蹦蹦跳跳的动作摆动着,秋田和退也笑了起来,不远处药研欣慰地点点头,眸中漾起几分温柔。

        “哟西!今天的短刀们也都活力满满很努力呢!”
        “所以,主公要快点醒来哟——”

    -TBC-
≡_________≡

被被破烂的被被是因为开始撕下来为审神者包扎了,并不是受了严重的伤。但是他们也的确有轻伤,毕竟没有刀装保护。不过一直在一图危险也不大,他们等级也提升了,后来就没受伤了√

可惜这一章被被没有出场呢,放心,审神者一醒过来就有他的主场!
初始刀也要有初始刀的福利啊:)[微笑]

依旧短小,按照这个短小程度审神者大概第四章上线√

[点文人好少哇,大家要不要看看,今天就结束啦qwq]
爱你们❤

【晋江@Mes弥赛亚/文名相同,同步更新√】

[一期乱]少女心的秘密

*500fo贺其三
*一期一振x乱藤四郎,现代paro
*邻家大哥哥一期和少女心爆棚高中生乱酱
*ooc预警/渣勿喷/一个开头,抽空补全
* @风城烟雨 点文

——————————

        心跳如雷,伸出的手在几种色号的口红间摇摆不定。镜中倒映的是他熟悉的面容,却又带着点陌生的精致,橘色的长发在发尾处微卷,凌乱却可爱的翘起就像他此时毛茸茸又乱糟糟的内心一样。

        超级——紧张!

        明明不是第一次化妆,明明不是第一次打理长发,在今天却仿佛初次做这种事情的小姑娘,手忙脚乱——最后弄得一团糟,怎么都不满意。

        呜、果然还是好在意啊——
        在意他会怎样看待自己,在意他会不会喜欢自己的妆容,在意他会不会露出苦恼的表情对自己说出“这样不太好吧”类似的话。

        可是没办法嘛……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一样,真的精心地准备一次[约会]——就是因为喜欢他嘛!

        喜欢、爱恋、爱。

        却像个鸵鸟一般将所有的心思藏起来,包裹在一颗不停地为那个人兴奋地跃动的心脏里。

        隐秘的、说不出口的、糟糕的暗恋!

        “乱,准备好了吗?”

        差点将选好的口红扔掉,乱藤四郎慌慌张张地将被自己揉乱的发丝重新理顺,稳住心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和其他时候没有太大的差距。他轻咳了一声缓缓音色,这才回答道。

        “马上!马上就好——一期尼再稍等我一下啦~”

        一期尼,一期,一期一振。

        数次到唇角便会被咽下的这个名字仿佛有着奇特的魔力。乱藤四郎揉揉自己发烫的脸颊,重新选好口红色号,反复给自己加油。

        乱!冷静下来,你可以的!不能露出马脚!最重要的是——千万不可以被看出来!

        镜中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少女般柔美而精致的面容上,那一双仿佛盛着一片海洋的眼眸,越发坚定而明亮了起来。

        虽然说从一开始就已经沦陷掉了,但至少、至少也要满足一下自己梦幻的、少女心的奢望吧。

        想要成为城堡里的公主殿下,望着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来到自己身边,跃马而下,吻上自己的手背,这才露出矜持而美丽的笑颜,颔首允诺。

        哪怕属于暗恋者的一方,在心里早已将尊严与傲骨抛下,却还是希望在他的面前,保持着那份最初的懵懂。

        最后给自己打了打气,乱藤四郎将那个珍藏的记事本翻到最新的一页。

        「恋爱的感觉与梦境相似
        陷入恋情之中时,会产生像梦一般的浮游感①」

        啊啊啊,但、真是的。
        还没有开始恋爱,就仿佛已经身在梦中,朦朦胧胧又有些怅然若失。

        「二月十四日,和一期一振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一场独特意义的双向约会。
        今天也在期待着他能够喜欢我呢♡」

        确定已经上锁之后,将它藏在了柜子的最里面。

        因为,是一个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少女心的秘密。」

——————————

①来自今天补岚少视频时看的「病娇凶邻」开头某个不知名作者的话√

不要被开头里面的乱酱骗啦,高中生乱酱日常并不是女装大佬,喜欢女装但是班主任长谷部君绝对不允许哒23333
所以这里女装打扮和一期尼[约会]是有原因的(约会也不是情侣之间),这是个开头,后面的剧情还有约会内容和男子高中生日常(x具体设定之后补充√

*噫,这里是个日常乱吹乱酱脑残粉,欢迎勾搭啦ww这个一期乱的小甜甜是送给这位风城烟雨小可爱的w
*下一篇立志写小恶魔乱酱,最起码也得是攻的乱酱2333

[all男审]请君勿死-18-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18-

        午餐结束之后,大家自觉地收拾起来,当然审神者、老年人和小孩子们享有独特的权利,被按在了原位吃饭后小甜点。

        艾蒂斯比起甜糯的糕点,更喜欢吃一些小饼干什么的,如果在本丸有下午茶时间的话,那的确是一种享受。他将压切长谷部去厨房之前特意为自己准备的糕点分享给了短刀们,犹豫了片刻才把心中自来餐厅就有的疑问说了出来。

        “秋田……还有药研没有来餐厅吃饭吗?”
        平野藤四郎、前田藤四郎、厚藤四郎、乱藤四郎和五虎退都是属于粟田口刀派的短刀,所以艾蒂斯选择了向他们询问。粉发的小男孩哭泣的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回放,他想要亲口给他道歉——无论如何,都是他的言语导致的结果,他应当承担起责任。

        “大将不用担心!秋田和药研去远征了,秋田对于外出一直很积极呢!”
        厚第一个回答了,顺便解释了一些艾蒂斯并不知道的事情,“由于原主人的因素,秋田没有机会见到外面的世界,所以出阵远征还有去万屋什么的,都是他很期待的事情。”

        “说起万屋的话,我也超级期待啊w主公来了之后我们就可以去万屋啦!主公主公~以后去万屋的话带上我吧!我会超级乖的说ww”
        乱显然关注了另一个问题,整个人仿佛在皮卡皮卡地发光。短刀们基本都是乐观的小天使,前主的忽视与冷漠或许伤害到了这些还是小孩子心性的付丧神,但他们并不会把对前主的情绪带到新任的温柔的审神者身上。不过贴心的五虎退还是拉了拉乱藤四郎的衣角,小声地说:“乱尼,不要给主人添麻烦啦。”

        艾蒂斯的心顿时软化了,他考虑了考虑未来对本丸的一些安排,应允道:“喜欢的话大家就一起去吧?这种事情其实也不用向我请示的,万屋是卖东西的地方吧,大家可以随意去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哪怕以后没有审神者,大家也可以很好的生活下去。

        他的话没有说出口,他并不想要看到这几个孩子也都变得悲伤起来。

        “说起来,主人还没有见过骨喰尼和鲶尾尼的吧?”前田轻轻啊了一声,这么问道,和他外表相似的平野点了点头认同道:“主人今天的衣服其实就是骨喰尼的呢,昨天是鲶尾尼。”

        “不过骨喰尼鲶尾尼也和秋田他们去远征了,不然就可以来见大将了。”

        远征,出阵,万屋,无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刀剑付丧神们离开本丸的三种途径。没有审神者的允许和灵力,刀剑男士们没有办法出阵和去万屋——艾蒂斯并不知道这点。

        他好奇的问远征是去干什么的,又有谁去远征了,让乱藤四郎不免吐槽「主公真是没有审神者的自觉呢」。

        不过艾蒂斯本来就是半路上岗,本以为一死了之就可以了,也没有经过专门培训。
        所以他不知道短刀付丧神是小孩子外貌,不知道暗黑本丸普通本丸与这个流浪本丸的差别,不知道自己在空间跳跃时出现的差错并不是一般的差错,也不知道审神者可以从刀帐里了解到本丸付丧神的状况。

        他甚至还没有碰过本丸的刀帐。

        “远征,就是去一些偏远的战场收集资源。”
        “因为目的是收集,所以也比较安全。”
        “而且太郎殿和次郎殿也跟着呢,他们是大太刀,很厉害哒w”

        短刀们七嘴八舌的解释了起来,乐天的他们在审神者来之后就没有再考虑过远征的危险性了,自然也没有告诉艾蒂斯一期一振受伤就是在远征中。不过五虎退还是弱弱地加了一句,语气中带着担忧。
        “其实、太郎殿和次郎殿还受着伤……虽然他们说自己是大太刀不用太在意小伤……呜但还是有点担心呢。”

        “没关系啦,有主公大人在,等他们回来就可以手入啦!呐、对吧?阿鲁基~”
        乱藤四郎歪歪头笑得甜甜的,艾蒂斯本来就有此意愿,自然答应了,他顺便问道:“本丸一共有多少刀剑男士呢?——昨天和今天,我也只见了二十几位吧?”

        是的呢,本来今天就是要为他们治疗。不过目前见到的除了一期一振能够明显地感觉出来,其他的如若不是没有受伤就是受伤比较轻,他无法感知到。他认真回想着自己见过的付丧神:秋田,三日月,乱,药研,退,平野,前田,厚,鹤丸国永,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歌仙兼定,加州清光,笑面青江,蜂须贺虎彻,莺丸,还有今天见到的一期一振,石切丸,鸣狐,大俱利伽罗,萤丸和爱染国俊。

        除了这些之外的还有其他人呢?
        艾蒂斯看向藤四郎们的目光似乎在这么问。

        “除了大将见到的,我们粟田口刀派还有两把胁差,骨喰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
        “嗯嗯,主公,还有左文字一家三天前去远征啦,差不多今天回来!分别是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和小夜左文字。”
        “和他们一起的是国广家的山姥切国广和堀川国广,三条家的今剑。和秋田他们一起的是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
        “所以加起来,本丸一共有三十二位刀剑男士。”

        从厨房收拾完过来的一期一振恰好听到了最后一句,目光柔和了起来。能够再次看见弟弟们朝气蓬勃的样子,无疑让他感到了心安。他放缓语气,问道:“主殿是在问本丸的情况吗?长谷部君是管理这方面的,到时候会向您报告。主殿刚刚上任,可以先和大家相处一段时间再开始工作——没记错的话,新任审神者需要在一周后去时之政府完成真正的交接,这一周的时间,就让近侍帮助您处理文件吧。”

        审神者空缺了这么久,文件其实也已经堆积了许多。最开始的时候压切长谷部还会尽职地处理一下,然而只是徒劳,所有完成的文件仍然无法传送到时之政府,久而久之,办公的地方也就没有人再去过了。

        想到这里一期微微有些心虚,还好审神者还没有去过办公室,那么久没有收拾了一定很乱,给审神者留下不好的印象就麻烦了。

        艾蒂斯同样不知道交接时间,只得茫然地点点头。或许是时之政府也没想过他在暗黑本丸一心求死能活够一周的可能性,自然什么也没说。而一期一振的微笑却越发真挚了起来,他说:“交接过后,前主在本丸的痕迹将会消失殆尽,这个本丸,将真真正正属于主殿您了。”

        这样啊,可是……
        艾蒂斯没有接话,转移了话题,“远征的队伍什么时候回来?听说还有伤员,我有点担心呢……大家以后受伤了就不要逞强,明明我可以帮助你们治疗。”

        金发的少年一手托腮,表情有些无奈,“什么都不告诉我的话,我也会不安的。”

        知道审神者大概是想到自己的事情了,一期一振有些羞赧,不过——审神者的灵力,真的是十分强大而温和呢。他勾起唇角,为大家隐瞒的行为稍稍解释了一下:“大家只是轻伤,只要本丸里有主殿的灵力,就会慢慢恢复。大家只是不想因为一点小事打扰您。”

        毕竟,您……是这么温柔啊。一期一振感叹,为何没有早点遇上这样的主殿呢?不过还好,没有太晚,之后还会有很多的时间,直至——

        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审神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轻轻皱起了眉站了起来,一个蓝色的小身影像是炮弹一样钻进了餐厅,跪在了他的面前,声音充满了恐慌与焦急。

        “审神者大人——请救救我的兄长!”

-TBC-未完待续

——————————

【今天中午手机要被母上收走所以在这之后的评论不能及时回复要等到下一次回复啦orz果咩】

这几章是过渡章有点日常,马上(大概下一章)就会进入一个剧情点。

最近考试比较多,又被室友拉着参加了新概念作文大赛需要写一篇稿子,所以更新比较少。再加上没办法碰到手机,更新暂定两周一次。如果时间够(比如恰好是休息一天半的大假)的话,尽量一次双更,字数每更2000+!

粉丝数起起落落,虽然想要说「只是自己靠爱写下去其他并不在意」这样的话,但是QAQ我我我我超级在乎你们的呜QAQ
有人取关了就会想是不是自己哪里写的不好,是不是更新太慢呜QAQ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小公举超任性的说,你们要负责哄哄我♬(ノ゜∇゜)ノ♩

脑洞①夜沼新住民

        “……刀,最好还是不要使用。”
        江雪轻轻叹了口气,注视着这些两两对练的少年们……他们有的甚至还不能称之为少年。

        “但是,这个世界太过危险,而他们又太过弱小。不,渺小的,又何尝不是我们这些保护不了他们的大人呢?”
        一期一振金色的眼眸中满是惆怅,他怎么会愿意自己的弟弟们、至亲们举起杀器呢……可是他们还是太小了,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的残忍本质……如若不是被逼无奈,谁会愿意让这些孩子在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下苦功去学习使用刀剑呢?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无可救药了吗?”

        两人的交谈,并没有避开朔月和小夜,前者是一期一振有意让他知晓,后者是本就知道。

        “江雪哥哥,宗三哥哥昨天工作的时候被人欺负了。”
        小夜捧着柿子,一脸认真地说,而抱着他的朔月此时虽然板着脸,但是周围弥漫的粉红泡泡几乎要把人淹没。

        江雪左文字:“……”盯——
        一期一振:“……”阿月柔柔捏捏的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小孩子真可爱=∨=

        ……

        “等、等一下江雪阁下这里没有你顺手的刀……等等那是我的太刀——”

        江雪带着小夜离开了。他们静悄悄地来,杀气腾腾地离开了。

        “……为什么要把小夜带走嘛……”
        朔月面上流露出遗憾的神色,一期一振揉了揉他长长的银色发丝,解释道:“因为兄弟被欺负了,不能干坐着呀,就像乱酱退酱他们被欺负的话,阿月也会出手的对吗?小夜是宗三的弟弟,这个时候不能什么也不做。”

        朔月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但是目的没有达到的他还是委屈地拽了拽一期一振的衣角。
        “可是QwQ、可是小夜说好了今天要和我一起睡觉觉的QwQ”

        我的软绵绵的小可爱QwQ

        一期一振面无表情地收回了他的衣角,“今晚和退挤被窝吧,可以搂到小虎们。”

        果然不应该期待和包丁毛利走的那么近的朔月到底是抱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来交朋友的呵呵。

#喜欢人妻的弟弟喜欢幼女的弟弟又多了一个喜欢正太的弟弟,求一期尼的心理阴影面积#

——————————

为什么码个新脑洞主角是毛绒控和正太控QAQ
因为我现在是啊QAQ

夜沼新住民,吸完乱酱吸小夜ww
现代paro+奇幻paro
正太主角,亲情向+其他腐向cp,主角有cp也只能是小夜啦~(两个正太的日常hhh)

记个脑洞,以上为片段,至于什么时候写……[望天]反正很久很久就是啦QAQ

设定A:一期一振与天下一振人格分裂
设定B:今剑是每月有几天会变成正太的黑道大佬
设定C:主角是真正的刀剑付丧神,其他都改变种族(基本都成了人类)

委屈巴拉地问一下,有没有吃江一这对cp的?两个尼桑之间的爱的交流o(≧v≦)o

乱藤四郎选择阵亡-09-(完)

#起名废,别介意,乱中心小短篇

#微药乱,微一期婶,日常轻松向,不主感情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突如其来的脑洞,塞都塞不回去|・ω・`)

#药总终于打卡上线ing

——————————

-09-药研藤四郎,参上!

由于大家都知道的某个原因,锻刀室一般都由乱藤四郎进出,审神者也给他留下了许多灵力符用来唤醒刀剑付丧神。不过现在刀帐除了药研之外都满了,灵力符倒是用不上了,而且——本丸里的刀剑们都被炼结成了max。

然而今天……

[给乱酱的惊喜哦,没想到真的锻到了呢,所以乱酱不要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啦~]

锻刀室内,放着新刀。一把乱藤四郎、等了很久很久的短刀。望见那熟悉的刀剑时,乱藤四郎竟然眼睛一酸,差点没忍住又哭了出来。

“真好呢,能在这里团聚、大家、粟田口的大家,一期尼、鸣狐叔叔、骨喰、鲶尾、前田、平野、秋田、退……还有药研……”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了这把刀,确定他是真实存在的,这才笑了出来。

“大家,终于团聚了呢!”

灵力符内是审神者的灵力,是用于审神者不在锻刀室时唤醒刀剑付丧神用的。随着一阵光芒,药研藤四郎的身影渐渐显现,乱藤四郎眼眸亮亮的。

‘要给大家惊喜。’
他这么想着,不过最重要的当然是……

“欢迎药研最后一个,回到家了哦!”
像梦境中的无数次想象一样,扑到少年的怀中,只不过这次真实的触感,还是让他流下了眼泪。

一双手臂环住了他,少年有些低沉的声音这么回复道。
“是,我回家了。”

-END-

——————————

之后就开始审神者和一期尼都不在的鸡飞狗跳的日常啦:)药总表示阵亡带我一个:)
恩,就这么短小的完结啦,其实结局之前的脑洞并不是这个,而是……拉到最下面让你看看:)是一个可以开长篇的脑洞_(:D)∠)_

——————————

如果小短裤们在审神者与一期一振度蜜月时跑到现世找尼桑……

审神者望着沉溺于弟弟海洋的一期一振:[吃醋]你到底爱弟弟还是爱我?
一期一振:[无措]哎?这个不一样啦……总之,我爱你,也爱弟弟呀。
审神者:[委屈]你是不是爱弟弟胜过爱我?你陪他们时间比我要长——
一期一振:[宠溺的微笑]恩……这个只是数量上的差异而已。

一期一振:[点点审神者鼻尖]弟弟可以有很多个,但爱人只有一个你呢。

——————————

一期一振:你们都是我的翅膀:)
码字的时候超级想把这一句加上我没救了(ಡωಡ)hiahiahia

下面就是原本的脑洞了,你,确定要看了吗?放心,不会有虐元素的,就是有点脑洞大开的逗比:)

——————————

‘要给大家惊喜。’
他这么想着,不过最重要的当然是……

“药研来的这么晚,要有惩罚哦!”
乱藤四郎眉眼弯弯,很自然地撒娇到。只是良久没有人回答。他睁大了眼睛,望着四周陌生的场景,再也说不出话。

——好像有听到乱的声音。
药研藤四郎睁开双眼之前这么想着,本以为睁开眼后会看到自己未来的大将和自家酷似妹妹的弟弟,连开场白都准备充足了的他,却没想到映入眼中的,唯有空荡的锻刀室。

——没有审神者还可以解释……
——但没有一个人(刃)他是怎么出来的啊喂!自然放置成精吗?!

初来本丸第一天,药研藤四郎望着空无一人(刃)的锻刀室,一脸懵逼。

——————————

完美错开没有相遇成功的药乱√

对√,乱酱穿越了,如果是这个走向我马上就可以写乱酱在综漫世界(现世)中寻找阿鲁基和尼桑的故事啦_(:D)∠)_
然而长篇对于还有十天就要开学的萩酱来说只能坑掉啦,还是不开为妙,先补暑假作业才是王道_(:з」∠)_

乱藤四郎选择阵亡-07-08-

#起名废,别介意,乱中心小短篇

#微药乱,微一期婶,日常轻松向,不主感情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突如其来的脑洞,塞都塞不回去|・ω・`)

#鹤球:搞事搞事搞事情,啊,不小心把大事搞死了:)

——————————

-07-惊吓丸大概已经是只废鹤了

这样的情况,自然而然会让付丧神们联想到一个词语——神隐。然而深知本丸内的一期一振品性的大家都下意识地给予了信任,没往这方面想。只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无声消失还是给本丸笼上了阴影。

“哈哈哈哈,大家不必这么紧张,姬君与本丸还有大家的灵力并没有切断,所以说没有遇上危险。刀帐上一期殿的名字也在,你们这些小家伙也该安心了。”
最后还是三日月宗近用他魔性的笑声打破了沉寂。这把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自称老爷爷的刀剑付丧神轻声笑着,好似并不怎么担忧,一双弯弯的眼眸像是藏着新月。一旁还未缓过来的大太刀石切丸也下意识地接了一句话:“本丸是处于时空夹缝中的,没有确定的坐标没办法进来,如果敌人入侵我们不可能没有发现。”

“本丸内能自由出入的只有主公一人,所以……”
烛台切光忠又补充道,活了很长时间且智商没问题的刀剑们都轻松了起来。

“所以是主公带着一期尼去现世了!啊、好狡猾,我也想去啊……”
已经恢复过来的乱藤四郎鼓起了包子脸,又为自己的一惊一乍感到不好意思。才觉得自己能干了许多的小短刀羞愧地低下了头,站在他旁边的加州清光嘟喃着“什么嘛是误会啊主人还没有带过我去现世呢”却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以示安慰。

“啊,乱尼真是吓到我们啦——”
小短刀们也都围了上来,乱藤四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顺手接过五虎退的小老虎撸毛以平静内心。正当大家都准备离开接着做自己的内番时,笑面青江的声音突然传来。

“哦呀?鹤丸殿是在干什么呢?”

鹤丸•热衷于捣蛋•熊孩子•今天却十分安静•搞事•国永正向屋内迈进的脚悬在了半空,他僵硬地扭头,迎上了数十束目光,吓得手一松,一张署有审神者代号的纸条便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么多短刀以及胁差的侦查下偷偷摸摸做一些事情呢:)

“那个……”人称‘惊吓丸’的鹤丸国永也被这样的阵势弄得紧张了起来,“我只是开个玩笑!”

——————————

-08-事情的真相

那张纸其实是审神者留下的手信,大意是她带着一期一振去现世过情人节啦单身狗(划掉)刀们不要打扰她,群么么哒一个别太想她本丸就靠大家啦婶婶相信你们,本丸里留有灵力球等她度完蜜月期了再回来。

一群刀剑男士惊掉了下巴,虽然大家都多多少少看出来了两人(刃)的暧昧,但这么直白地被告知还是很令他们吃惊。接受度最高的竟然是粟田口一派,他们像是对这件事见怪不怪了,惹得短刀身大太刀芯的萤丸大声喊道:“果然你们粟田口早就对主殿意图不轨了,心机!心机!”

小短刀们可是最先发现这件事情的,在经过了漫长的[主公/大将抢走了一期尼]到[果然还是我们粟田口的胜利]的心灵路程之后,淡定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粟田口的小短裤们一个个奉上无辜的大眼睛,胁差骨喰、鲶尾和打刀鸣狐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甚至鲶尾藤四郎还好心的提醒道:“鹤丸殿要跑了哦~”

看准时机搞完事情准备溜的鹤丸国永:不能当我不存在吗:)

手信是审神者交给鹤丸让他告诉大家的,但热爱搞事情•no zuo no die•认为没有惊吓的人生不完满的鹤丸国永理所当然地隐瞒了下来。他本身想要欣赏完大家惊吓的表情以后偷偷把纸条放入审神者的房间再装出刚发现的模样,没想到刚走了几步拿出纸条就被抓包了。

我高估了我的隐藏:)
笑面轻僵:)
面对着来自众怒的手合场邀请,鹤丸国永表示他受到了惊吓。

“反正鹤丸先生喜欢惊吓嘛。”
大和守安定,给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呐,要不趁着主人不在,尝试一下首落的滋味?”

鹤丸国永,重伤!

另一面,解除危机的大家都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当番。明明是近侍今天却会最闲的乱藤四郎叹了口气,想着闲来无事,还不如去锻刀室锻药研。

他没想到的是,为了安慰身为近侍却见不到主人的乱藤四郎,审神者在锻刀室里,藏了一份大礼物。

-TBC-未完待续

——————————

高估自己了,明天药总出场完结(๑• . •๑)

想了一个可以开车的梗,非常兴奋地写了下来,结果……突然发现自己不会开车Σ(っ °Д °;)っ
我果然还是个宝宝嘤嘤嘤qwq[绝望.jpg]

——————————

这下面没兴趣的话可以直接拉下去不看,关于一个脑洞:

这两天看了岚少的狱都事变实况,突然想写一篇斩岛做审神者的综漫文。然而要写的话估计会是长篇_(:з」∠)咸鱼作者不想更新系列qwq

斩岛超级棒哦!看过恐怖解密游戏实况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里面的主角一般都是被敌人怪物陷阱给干掉的(或者拿着武器也会被怪反杀的),目前我只看过这个主角是可以拔刀杀怪的(ಡωಡ)hiahiahia 而且身为狱卒不是人类不会死亡,可以看到亡者消灭亡者,就算死了一段时间就会复活,这个设定好棒www不会担心被暗堕刀给砍死_(:D)∠)_
看实况的时候主角就死了两次,一次是作死看到同伴(也是狱卒)躺在那里就用力踢了他好几脚(好像是踢?)然后对方爆发了“你这家伙好疼啊知道不”就把主角干掉了23333
还有一次是掉坑里摔死了死亡界面里他的同伴拉着他的尸体把他拉回去复活,那个军靴一踩一踩的音效好苏hhhh

并不怎么恐怖的解谜游戏,岚少的实况,推荐一下。
只看过实况没看过漫画小说也没有上手玩游戏估计会把人物写崩,不管啦反正我要存一个脑洞๑乛v乛๑嘿嘿

——————————

今天的萩酱依旧废话这么多_(:з」∠)_废话比得上正文系列_(:D)∠)_

[药乱]暗恋对象成了我的哥哥怎么办?!

@樱见沙织✪ 的点梗
关键词
#现代paro##非亲兄弟##双向暗恋##糖#
借梗《兄弟战争》

——

简介:

一个平常的再也不能平常的周末,乱藤四郎却在家中看到了自己暗恋了两年的同班同学。

-[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是兄弟了哦。]
-[哎哎哎哎——?!]

“同、同班同学莫名其妙成了兄弟什么的——”
“我才不要承认呢!”

#班长药研x学习委员乱
#傲娇炸毛痴汉乱可能出没,超级美味啊舔舔舔
#这个时候还在意什么兄弟身份啊,乱酱你很快就会知道这是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大好机会!
#身为遵守校规校纪的好学生乱酱是短发哟,不过后面会有女装梗所以还会见到乱酱的长发飘飘哒~
#由于时间关系就写了这么一小点,算是存个梗吧,以后会写长一点,这一小部分就先给点梗小天使吃吃糖啦!看,我是会写糖的[骄傲脸]

——————————

-00-

        好像……有点暗哎?

        乱藤四郎咽了口口水,有点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一时冲动大半夜跑到了他的房间,在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之后没有离开反而呆呆地走到了他的床前。

        不、不过他去掉眼镜之后更好看了呢!

        漂移不定的目光最后定在了熟睡的少年的脸上,乱藤四郎脸有些发烫地想到。

        在遇到这个人之前,乱藤四郎一直认为黑长直才是王道,就像他正在念高中的鲶尾哥哥一样,长长的黑色头发,无论什么发型都可以完美地驾驭。所以乱藤四郎曾经蓄了一头长长的头发,还打算过染成黑色,不过被他的大哥一期一振制止了,一头长发也在升入中学时被班主任按到了理发店“咔咔”几下「香消玉殒」。

        -[为什么鲶尾哥哥可以留长发?]他这么控诉地对同一个年级的兄弟厚藤四郎说,结果被对方怜悯的拍了拍肩膀。
        -[因为……额,因为鲶尾哥和骨喰哥太厉害了没有人敢惹他们啊。]
        -[简单来说,大概就是“不良少年”吧。]

        乱藤四郎是个好学生,年年拿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奖状的那种,当然是学不来「不良」的,所以只能哭唧唧地告别了他的长发。

        然后他遇到了药研藤四郎。
        当然那时候对方还不叫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进入他家之后才改的,不过也不重要了。

        一见钟情……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药研没有长长的头发,性格也比较严肃沉稳,是学习一级棒的优等生,开学第一天就竞选上了班长……这样可以说是沉闷的家伙,竟然让他一见钟情了。

        黑色短发,其实也是很好看的。

        -[所以说,厚你可以去把头发留长一点吗?板寸不符合我的审美。]
        -[乱你够了!]

        胡乱想了这么多,其实还是想说,真的很喜欢这家伙。

        睡眠之中,他的黑发微微有点凌乱,葡萄一样的紫色双眼被隐藏了起来,而那副碍事的眼镜也被取了下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他的肤色很白,这样的话会衬得唇色比较显眼,乱藤四郎凑的有点近,这样盯着他的嘴看了良久。

        唔……味道会怎样呢?
        鬼使神差地,乱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亲吻上去。

        !
        !!!
        我、我在做什么呀!!

        后知后觉的乱藤四郎脸“哄”一下子红透了,惊吓一样地跳开——还好,并没有吵醒那个人,然后他像是被什么魑魅魍魉给追着一般落荒而逃。

        ——连门都没有给人家关上。
        所以急匆匆离开的他,并没有听到那一声忍不住的轻笑。

        天呐天呐天呐天呐!
        我到底干了什么蠢事!!

        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好像下一秒就要跳出胸膛,脸也控制不住地发烫,不用照镜子,乱藤四郎也知道大概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一样了。

        回到房间就靠着门瘫在地上的他,从喉间发出一声呜咽。

        -这下,真的完蛋啦——
        -彻底,彻底陷进去了。

        乱藤四郎哀叹着用双手捂上了脸。

——————————

夜袭的乱酱也是这么可口啊(º﹃º )
暗恋的乱酱想吃掉啊啊啊如果写长一点的话还有傲娇炸毛乱酱qwq想吃qwq乱酱嫁我啊qwq

小天使你不会再说我总是玻璃渣了吧_(:D)∠)_我也会写糖糖糖哒!

点的药乱图,太太超级棒→http://spice-s.lofter.com/post/431510_10a809c8

乱藤四郎选择阵亡-05-06-

#起名废,别介意,乱中心小短篇

#微药乱,微一期婶,日常轻松向,不主感情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突如其来的脑洞,塞都塞不回去|・ω・`)

#突然正经起来的画风(并没有

——————————

-05-消失的审神者

事实是,和泉守兼定迎来了他的小迷(chi)弟(han),加州清光获得了他的好基友:)

粟田口们:仿佛失去了一个亿QwQ
审神者:美人你不要不爱我啊——[暴风式哭泣]
一期一振:[温柔]恩,爱你爱你……主殿,听说大阪城又要开了?
审神者:[继续哭]可你去了一把弟弟也挖不到的……[仿佛感觉到了杀气]
一期一振:[依旧很温柔]所以大家要加、倍、努、力、啊。

本丸其他•代替粟田口小短裤•代替一期一振挖弟机•担当:[浑身一颤]

仿佛时来运转了一般,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终于一个个投到了一期尼的怀抱,除去大阪城的几位,被称为欧短的两个小学生也被从活动场地中领回了家,包括小叔叔鸣狐也被领了回来。照顾一大家子弟弟,现在成为了一期一振甜蜜的烦恼。

还差一把药研藤四郎,粟田口48就齐了呢:)
然而今天的药研哥,依旧没有来。[冷漠.jpg]

一般来说,药研藤四郎是审(fei)神(shen)者(zhi)早(zao)期(ji)的好帮手,在没有烛台切光忠的时候可以在掌管厨房事务,没有压切长谷部时近侍处理问题也做得一级棒,没有一期一振时身为短刀们的兄长安抚弟弟一把手,可这个本丸,除了药研之外刀帐全齐,十项全能药总估计来了之后也只剩下被一期尼摸头了吧……

等等我仿佛窥到了真相\(//w//)\

不管药研藤四郎究竟是不是由于这个原因而不来本丸的,日子都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仗着酷似女孩子的外表而一直倍受审神者宠爱(尤其是欧气加成让审神者简直要顶礼膜拜了)的乱藤四郎又一次‘打败’了其他藤四郎们,‘斗倒’了主控长谷部(到底怎么做的的啊喂!),‘磨过’了一直被近侍的一期一振而如愿地当上了近侍的那一天早晨……

“主公?”
乱藤四郎活泼的声音响起,然而长久的寂静让他忍不住慌了心神,再次喊话依旧没有回应后他匆匆道了句“不好意思,主公”便拉开了障子门。

审神者的房间空无一人。

——————————

-06-一期一振,缺席!

短促的尖叫声被咽了回去,知道不能在没有了解情况的时候引起本丸恐慌的乱藤四郎捂住了嘴,控制着没让眼泪掉下眼眶。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去找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作为粟田口一派除了鸣狐之外的大家长,唯一的太刀,自然是这些小短刀们的主心骨,而又由于药研藤四郎不在的缘故,乱自觉地分担起了照顾弟弟们的重任,多多少少要比其他本丸里的‘乱藤四郎’更加可靠,稳重一些(自认为),所以他很快稳住了心神,没有慌了阵脚。

乱藤四郎还是挺受审神者宠爱的,相对的,他对审神者的感情也十分深厚。他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现在应该去找一期尼。’他这么想着,‘一期尼一定会解决的,更何况昨天的近侍是一期尼,守夜的也是一期尼……’

‘哎?等等,所以说一期尼去哪了?’

乱•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一大早守在外面•并没有看见一期尼回粟田口的住所•懵逼•藤四郎这才感到莫大的恐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主公、主公消失不见了,一期尼也失踪了怎么办?药研还没来,弟弟们也才刚来没多久……乱藤四郎觉得刃生一片黑暗,自动脑补起了小短裤们嗷嗷待哺的场景,一下子就吓到了。这个动静,倒是很快引起了其他刀剑付丧神的注意。

首先赶到的是距离近机动值也不低的压切•主控•忠犬•长腿部(划去)•长谷部。他迅速赶到哭泣的短刀身边,目光扫过空荡的房间后也沉了下来,他抿着嘴严肃地看向短刀,“发生了什么事情?主呢?”

哭唧唧的小短刀被长谷部少有的严肃吓了一大跳,抽噎着回答:“我、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我近侍、但是、但是主人和一期尼都不见了……”

压切长谷部立刻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紧绷着脸,目光中却染上了焦虑。他迅速地召集了本丸内留下的所有刀剑男士在审神者屋外开起了紧急会议——连石切丸都被短刀们联合着在规定时间内到达了目的地。

压切长谷部一个个看了过去,出阵、远征的名单他都牢记着,故而,他的脸色差了起来。

一期一振,缺席。

-TBC-未完待续

——————————

[乖巧]我是不是无意间黑了papa的机动?
(啊?原来papa还有机动这种东西?
(papa还用黑吗:)[手动微笑]

哦,不用担心,这是个轻松搞笑日常,突然画风转变是你们的错觉:)
下一章似乎就能完结了呢,有点恐慌,下一篇文写什么Σ(っ °Д °;)っ

药总当然会出场,要不然药乱咋来qwq

乱藤四郎选择阵亡-03-04-

#起名废,别介意,乱中心小短篇

#微药乱,微一期婶,日常轻松向,不主感情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突如其来的脑洞,塞都塞不回去|・ω・`)

#药总全程掉线

——————————

-03-粟田口的危机

尽管本丸内的粟田口仿佛得了粟田口绝缘体这种病一样,大家还是尽最大的力帮忙捡回了几把小短裤。然而粟田口还没有集齐,小短裤们就感到了危机!

乱:呐,主公最近……是不是和一期尼走太近了?
退:咦咦……乱这么一说,好像唉!
秋田:是呢!最近近侍一直是一期尼呢!
前田:[失魂落魄]……我……我看到主人和一期尼……玩亲亲了哦……

乱/退/秋田:纳尼?![震惊][目瞪狗呆.jpg]

前田:要是药研哥在就好了,一定会把所有事情弄清楚的。[除了一期尼之外最万能的药研哥:为什么这种事情也要找我_(:з」∠)_]

至今没有药研•稳重•攻气十足•药总•藤四郎的本丸:怪我咯?我能怎样我也很无奈啊:)

乱•依然没有灰心丧气•欧得独特•藤四郎:我、我攒了一周的锻短刀的机会,这次一定会出的!

由于粟田口的执念,本丸里除了粟田口以外能锻出的短刀早就齐了[然而短刀除了粟田口之外没有几把了:)],再锻也是重复。虽然all50资源不多,但是积少成多嘛!浪费了资源和委托符的乱藤四郎被目前管理本丸事务的压切长谷部叫出去谈了谈话,同时与审神者约定,每天只锻两次短刀,而本丸的大家会尽力在战场上寻找粟田口家的小不点们。自己本来就心虚的乱藤四郎忙点头答应,转身锻了把三日月宗近来讨好审神者。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审神者:……我的本丸里果然有叛徒。[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审神者望着自己all999锻出的40分钟,又看了看其他刀剑付丧神搓出的绿色蛋蛋,默默地流下了复杂的眼泪。

#爱死你个欧洲细作#
#从非洲大裂谷到欧皇只需要一个乱藤四郎#

——————————

-04-心想事成审神者

前面我们说到,审神者all999锻出了一把40分钟,然而这把刀出来的时候,让所有非洲刀剑们都震惊的以为自己可以搓出十个金蛋蛋!

不为什么!这个自一期一振后再没有锻出粟田口刀派刀剑的本丸,竟然在今天出了一把粟田口那把并不是特别容易锻出的胁差•骨喰藤四郎!所谓粟田口的魔咒,终于被审神者打破了!

鲶尾藤四郎:[热泪盈眶]兄弟,你终于来了!
骨喰藤四郎:[不知所措但还是应了一声]恩。
鲶尾藤四郎:你知道吗,自我被捡回来以后,咱家就再也没有新刀入账了QwQ
骨喰藤四郎:喵喵喵?
鲶尾藤四郎:[汪的一声哭了出来]带上一期尼我们才来了七个,本丸除了粟田口基本已经齐了!
骨喰藤四郎:[并不懂你在玩什么梗]兄弟,粟田口人多,集齐慢一点很正常。
鲶尾藤四郎:[生无可恋]以后你就会懂,什么叫做锻一把药研,比锻三日月殿下还要难……

今天的欧皇乱藤四郎,依旧在为锻出药总而努力着。

审神者:[乖巧]莫名有了一丝优越感。
一期一振:[微笑着摸了摸情绪低落的乱酱的头发安慰,又温柔但很坚定地望着审神者]主殿,要不要再顺手锻几把刀?
审神者:[沉迷美色无法自拔]好好好你美你说了算,都依你都依你!

深知自己脸黑的审神者谨慎地投了两个all350,恩,人品爆发了230或者300,不好就是130和40还有20……不过能出了粟田口短刀的话她就不算非洲人了吧比自家欧皇还要厉害哈哈哈……咳,说起来,胁差粟田口已经齐了本丸倒是还缺堀川国广,打刀的话清光一直在抱怨安定没来……

130和40。

审神者沉默了,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极力安抚着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粟田口小短裤们,连自己都不信道:“130……还有可能是鸣狐嘛……”

-TBC-未完待续

——————————

这个本丸因为太欧了所以反而常见的刀刀没有齐_(:D)∠)_
说起来,如果不是别人说真没有意识到骨喰会卡的,毕竟第三锻就是他(今剑-和泉守兼定-骨喰),第一把胁差,现在本丸最高等级,可以抢誉抢过一打三的大太_(:D)∠)_抢誉狂魔qwq为了保持等级和不让其他刀刀红脸我都不让他出阵了qwq

为了少出bug,专门问了一下欧短平野和厚能不能捡到,然后知道虽然几率很小但还是可以在某些地图捡到的,还会在活动中掉落。恩,所以这个本丸就当是以后活动中捡到的吧,毕竟锻不出来嘛_(:з」∠)_

萩酱是个才玩了一个月的新人婶,有什么bug请大家提醒一下,谢谢グッ!(๑•̀ㅂ•́)و✧

中午发一下20f贺文,因为粉少就不点文点梗啦[答应一位小天使的点梗还没写完qwq所以这次先不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