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8-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8-

        暗堕是什么在付丧神给他简单的科普中并没有提及,但是艾蒂斯可还记得来到自己来到这个本丸的目的的。虽然对其它常识一窍不通,不过对暗堕的了解可不比这些付丧神少。

         他的脑中快速闪过些什么,却没有往下深想。他认认真真地打量了膝丸良久,蓦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既然你的兄长已经和我建立契约了,那你要不要也跟我走,回到我的本丸?”

        其实他现在脑中有点混乱,如果真正的暗堕是这个样子,那自己所处的“暗黑本丸”又是怎么回事?时之政府没有必要欺骗他,而他之前想过的鉴定错误仔细想想也不太可能,亦或者本丸内真正的暗堕者躲了起来?这样做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他实在想不出来。

        他一向不是个多么善于思考的人,更多时候在遇到问题时他会向别人询问或者依靠自身能力保全自己。然而“孤身一人”的现在,他却不得不承担起独立思考的重任。

        或许是被欺骗了,又或许有人不怀好意,但是现如今的他,却是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浪费心思算计。

        那么顺其自然就好了,按照自己的想法。他来此世界承诺那些人的事情是拯救、净化这个本丸的[神明大人],那么再加上这个暗堕付丧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这个家伙还留有理智,没有贸然伤害其他无辜者。

        不待自己本丸的刀剑男士说出什么反对的话,他再次开口了。
        “我可以为你建立暂时提供灵力的契约,你很在意髭切吧?不如跟着我回本丸,起码……我可以暂时压制你的暗堕。”

        不过就这样邀请一位陌生的付丧神,怎么都感觉居心不良吧。艾蒂斯苦恼地歪歪头,果不其然——
        “主公!这家伙一看就居心不良您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给欺(引)骗(诱)了啊啊啊——”

        在压切长谷部的抓狂中,艾蒂斯仍旧认真思考了一个问题。

        契约给这群付丧神们,都带了辣么厚的滤镜嘛!

        最为震惊的自然是那振膝丸……自暗堕后,他更明白了人类审神者以及正常刀剑男士对于暗堕付丧神的排斥与忌惮,甚至连他自己都在惧怕着有一天,会变成曾经的同伴那样疯狂而毫无理智的样子。

        他的喉咙微动,急促乃至暴躁地低吼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什么都不懂!难道我愿意变成这个样子?可是连我都不知道何时会堕落成那种怪物——”
        “我也想和阿尼甲一起,侍奉一个优秀的主公……但是我做不到了……”

        他伸出手捂住脸,声音带着呜咽。
        “我不能因为一己之欲,而变成一个随时会反噬主公的定.时.炸.弹!”

        暗堕付丧神情绪本来就不稳定,这么一来周围的气更是蠢蠢欲动,掩下因大将做出的决定而有些慌乱的心神,敏锐的药研藤四郎立即大喊:“戒备!”

        “审神者大人,如果您是因为同情而做出这个决定的话,还是放弃吧。”站立在一旁的髭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连温柔的眉眼似乎都烙下了冷漠,明明还是甜腻的声音,却带上了其他的意味。

        “膝丸他呀,虽然作为弟弟来说,又幼稚又爱撒娇,动不动就哭鼻子……但是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身为源氏重宝的骄傲。”
        “倘若仅仅只是同情的话,您还是将我也留在这里吧。”

        艾蒂斯闻言,先是歪了歪头,随后清浅地笑了一下。
        “可是你明明看出来我是认真的了,现在说出这些话不是吃定我了吗?”

        在药研他们还未理解什么情况时,髭切终于又笑了,眉眼弯弯,像一只计谋得逞的狐狸一样:“呀,被您看透了,那么家主您可要好好替我劝劝那个不听话的弟弟。”

        真狡猾,现在又开始叫家主了。
        艾蒂斯无奈地摇摇头,顺便给药研、长谷部、萤丸和石切丸一个安心的眼神——特别是依然拉着他手腕的压切长谷部。

        他伸出另一只手覆上对方的手,轻轻握住,这个青年的手——不,整个身体便迅速僵硬了,仔细看似乎还能看到对方已经完全放空的眼神——
        天、天啦噜阿鲁基握我的手了!!!噫!软软小小一下子就能包住的样子、好、好幸福!!!

        对于付丧神痴(hen)汉(tai)的想法完全不知情的审神者正试图向压切长谷部解释自己十分安全。毕竟怎么说也是跟时之政府定下净化暗堕本丸约定的存在,自身能力对于净化还是有一定帮助的,虽然不能够单单凭借灵力将其净化,但是——

        “但是以他这样的气息的话,是无法伤害到我的。拥有我灵力的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因与其接触而染上暗堕之气。”
        说到这里,艾蒂斯又看向了沉默的膝丸。
        “所以,膝丸,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跟髭切一起来我的本丸吗?暂时压制你的暗堕之气,我做起来还是挺简单的。”

        相比起治疗付丧神,简直是太容易了!只是建立一个暂时契约,提供灵力替对方压制暗堕之气,并使其可以通过本丸结界进入审神者的本丸而已,并不需要耗费太多。

        “总之,如果你暂时没有归宿的话,就先把我这里当做落脚点吧,说不定哪一天我就找到了净化暗堕付丧神的方法呢。怎样?要不要把你的刀交给我?”

        ——如果那一天到来了,也是他的使命完成的时候了。到时候,这个本丸应该会迎来更好的主人。
        ——可是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一丝小伤感。明明是一早就知道的事情。

        膝丸周身的气息似乎又躁动了起来,他朝着审神者走了几步,在依旧警惕的付丧神快要忍不住拔刀时,终于停在了审神者不远的地方。

        “你为什么——这么傻啊!”猛地,他拔.出了腰间的太刀。
        “没有归宿什么的,为什么要说出来——我原本、也是有可以被称为归宿的地方的啊!”

        太刀生生止在少年审神者面前,金发的少年神情丝毫未变,看着付丧神手腕一翻,锋利的一面朝外,这把太刀便被双手平放在他身前。

        他叹了口气,接过太刀膝丸,不顾被松开手的长谷部微微失落的神情和其他刀剑男士复杂的表情,注入自己的灵力,契约成立。

        “不说出来愿意接纳你的话,你永远都不会向我这里走过来啊。”

        暗堕之气被削弱,隐藏到几近感觉不到,露出正常眸色的膝丸眼睛依旧红通通的,这换来了髭切软绵绵的嘲笑。

        “哎呀呀,膝盖丸还是这么爱哭呢。”

        “阿尼甲!我才没有哭!”膝丸先是大声地反驳,随后又气急败坏道:“是膝丸、膝丸啦阿尼甲!之前我明明听见你喊对了的!”

        审神者微笑地看着兄弟两个的相处,听到膝丸声音虽然还带着沙哑却恢复了些许生气后点了点头,看向了药研藤四郎。

        “我知道了,大将,这就启程。”
        药研了然地答道,却还是皱起了眉:“虽然没有拒绝大将这么做的权利,但果然下次还是要以安全为主啊。”

        “嗯,毕竟我的身上还担负着整个本丸呢,如果出事情了,最后会的也会是我呢……我不会再冲动啦。长谷部,萤丸,石切丸,带上新人,我们回去吧。”

        醉人的笑意隐没在湛蓝的眸中、弯弯的眉眼里,爱笑的、温柔的少年审神者这么说道:
        “你们对我来说可是十分重要呢。”

        “主!”压切长谷部感动地抹了下眼眶,“只要是您的命令我一定会为您达成!”
        “嘻嘻,萤丸也喜欢主人哦!”
        “主殿这么想也是我等的幸运呢。”

        “好了,大将,这些话留到本丸给那些笨蛋们听让他们也安安心吧。”
        药研藤四郎找到了定位转换器,面上也带了一丝笑意,却意有所指道:“大将,未来的日子还有很多,不是吗?”

        少年审神者只是微笑。

        脚下的传送阵散发出微微的光亮,渐渐包裹住他们。然而正是这时,似乎冥冥之中有人在呼唤着他的名字,艾蒂斯猛地一回头。

        传送阵之外,那人有着他熟悉的面容,不熟悉的血色双眸。他看到那人嘴唇一张一合,然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

        他的瞳孔瞬间紧缩,然而被传送阵束缚的身体还迈不得一步,下一刻,他与付丧神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TBC-

——————————

只出现在回忆和艾酱脑子里的某人终于露了一下下脸_(:з」∠)_
以及,捕(诱)捉(拐)膝丸计划get√

小傻瓜,居心不良的是主公:)

咳咳,一个不好的消息,你们……知道一周至少二十一次考试的绝望吗:)以后我们学校每周都这样,今天晚自习到学校就开始考试,所有的自习课都用来考试,祝我早死早超生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挤出来时间码字了QAQ

总之,我还爱你们QAQ

蓝后,节日快乐宝贝们❤

[all男审]请君勿死-27-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7-

        山姥切国广不知道从哪里走了过来,扯着披风掩盖着想到了什么而微红的脸颊,小声地、但十分肯定地说:“主上是一个温柔的人……不会抛弃我们的。”

        “对啊,蜂须贺桑,连今天才回来的山姥切都明白,你为什么就是不懂呢?!”跟在山姥切身后的加州清光有些恨铁不成钢,甚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你们偷听我说话?”

        面上有些发烫,蜂须贺虎彻的眼睛瞪大了,仿佛下一秒便会像一只猫咪一般炸起来似的。深知其性格的加州清光立马解释道:“可你站在拐角处肯定会碰到过来的人啊,只是无意中听到了而已。”

        蜂须贺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瞬,掩饰般哼了一声后跳过这个问题:“那只是你们对他的主观印象而已,以前那个人怎么看待我们这些容易入手的刀剑……”

        “可主人与他不一样啊。”
        加州清光放缓了语速,轻声道:“那个人,已经是过去了。更何况那个人只是对于非人的我们不够友好罢了,也没有刻意地伤害我们过。这么久都过去了,连长谷部都选择遗忘掉他迎接新主,你还在多虑些什么呢?”

        蜂须贺虎彻没有再接话,神色不明。加州清光连忙转移了个愉快的话题:“而且啦,我现在可以去找主人帮忙把安定带回来,你也很想长曾祢跟浦岛吧。”

        话题转移的很成功,想到弟弟,蜂须贺表情柔和了许多,可又瞬间一凝:“我才没有想那个赝品!”

        还不待加州清光无语吐槽,在某方面过分敏感的山姥切国广突然炸毛:“你那是什么意思,对我的仿品身份有意见吗?!”

        一片沉默。面对被捅了痛脚的山姥切,连蜂须贺都是一脸懵逼。还是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经验丰富,极速思考着如何给同僚顺毛。

        “不不不山姥切!蜂须贺不是这个意思!”
        “山姥切你可是国广的杰作,是国广真正的作品,所以……蜂须贺没有说你是赝品……也没有对你有意见、额……”

        到最后加州清光欲言又止,那纠结的小眼神把山姥切国广看的冒起了烟,他结结巴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最后落荒而逃。剩下加州清光与蜂须贺虎彻无言相望,无奈地笑了笑。

        “所以……大概,蜂须贺你以后要休息一下语言?”
        “才不,我可是虎彻家的真品。”

        啊喂所以这和真品赝品有毛关系啊!!

        加州清光十分抓狂,看到紫长发的男子傲娇地扭过了头后,磨了磨牙。

        身为本丸初始刀整天为本丸的和平日常操碎了心,我要罢工啦!

——————————

        另一面,依旧在阿津贺志山的战场上。

        髭切知道那个在他的问题上脑袋缺了根劲的付丧神肯定会出来。那个家伙,哪怕当初下定了决心将他的本体扔在了会有检非违使出现的战场,却还是没有忍下心中的那些念想,回头想要看他的现状。

        若是回来的早,他尚且还是本体没有被召唤;若是回来的晚,他不是被新任审神者带回本丸便是被断开连接抛在战场。不论怎样,总比先下审神者一方的人还在要好。

        陌生的付丧神踏入几乎满级的短刀的侦查范围那刻便被发现了,太刀的侦查显然远不及短刀,等到陌生付丧神警觉地环顾四周时,已经晚了。

        一向沉稳的石切丸目光锐利了起来,语气十分笃定。

        “那振膝丸身上,有着不详的气息。”

        不详的气息?

        艾蒂斯首先想到的是令他不安的魔气,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目光迅速锁定到了察觉被包围后主动现身的陌生付丧神身上。随后,他神情微松,湛蓝的眸中却浮现几丝困惑。

        并不是魔气,但也带着阴冷的气息。若是将灵力集中于眼部,甚至可以看到暗红色的雾状气息几乎要将来者完全覆盖,可那双露出来的暗红色眼睛却并没有被这种气息浸染的疯狂。

        他还清醒着。虽然不知道这份清醒会保持到何时,至少现在,他还清醒着,甚至眸中透出几分警惕与隐隐的忧虑。

        他在担心着谁。

        将集中于眼部的灵力散去,来者的全貌便映入眼中。一身与髭切相似的黑色制服,隐隐透着暗红色的太刀本体,薄绿色的头发以及……初见时就能看出的不怎么对劲的暗红双眸。

        本丸也有其他付丧神是红色的双眼,像是加州清光便是。然而这会被石切丸称作膝丸的付丧神,眸中的色彩却并不自然,更像是他周身的雾状气息透过那双眼睛扩散出来一样。

        肆虐的恶意与杀念被很好地隐藏在那双眼眸深处,被他的主人用理智狠狠压制着。

        “如您所见了,审神者大人。”
        髭切的声音依旧柔柔的,眸中似带有笑意,却不及眼底。他像是等待着最终的审判一样问道;“您要怎么做呢?”

        艾蒂斯目光从膝丸身上再转回髭切,没有说话,接话的反而是被己方付丧神警惕着的膝丸。

        他紧握太刀的手颤动了几下,然后沉默地收刀回鞘,手臂垂在身侧,哑声道:“我……没有恶意。”

        抬起头,视线快速掠过那个付丧神后又收回,仿佛长久没有使用过的声带又发出沙哑的声音。
        “我来看看阿尼甲。”

        这位同样是源氏重宝的付丧神,是髭切的弟弟。

        金发的少年垂着眸,像是被打动了一般向着陌生的付丧神迈出一步——然而却被反应及时的压切长谷部拉住了手腕。

        “主公!不要相信他!”

        压切长谷部的声音又焦急又紧张,甚至带着一丝忌惮。他将少年审神者拉回保护范围内,这才解释给他听。

        “这振膝丸,已经严重暗堕了,随时会有伤害审神者的可能,请您务必小心!”

-TBC-

——————————

小剧场:
长腿部:阿鲁基不要相信他那是暗堕付丧神!
艾酱:噫?是暗堕付丧神吗(笑)我们是暗黑本丸哦要不要跟我走咩:)
长腿部:——???
膝丸丸:——!!!

【膝丸丸出场,不过目前是警惕版暗堕膝丸,哭哭丸大概要等等w】

之前由于身体原因断更先给大家道个歉,几月没动笔手都有点生了QWQ蓝后我五月份就要第一次大复习了,这边可能会有些忽视,感觉好对不起一直等更新的小天使们π_π

更新会不稳定,但是不会再像这次一样消失这么久了!

感谢小天使们一如既往不离不弃,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