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瑟斯。・

。*✧点这里✧*。
(高三长弧中)

○一个墙头众多的女人○

◇刀剑乱舞◇
乱藤四郎中心/粟田口/冷门/杂食
药乱药/乱山/乱浦/乱一期/一雪一/药宗/等等等等各种杂食cp

◇我的英雄学院◇
死柄木/相泽消太/大三角/心操人使/物间宁人
轰出胜任意可拆可逆/切爆/轰百/出茶/尾叶/上耳/常雨

◇家庭教师Reborn◇
沢田纲吉中心/all纲all

◇其他◇
恐美/狂月/杀戮/其他日漫/国漫
Garry/Ray/夏目贵志/黄濑凉太/齐木楠雄/王耀/绫小路清隆/一方通行/等


。*✧感谢✧*。

[all男审]请君勿死-24-

[我愿以我的鲜血,平息神明的愤怒。]
•哎哎哎?阿鲁基你在干什么不需要啊我们真的不是暗黑本丸啊啊啊——

#审神者大人请你不要每天都在找死啊——
#大概all男审向,非暗黑本丸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tag文下首个[all男审]请君勿死

——————————

-24-

        在传送石被启动器后,艾蒂斯就做好了遇上劲敌的准备。他感受了下这段时间内恢复的灵力,然后将其调出体外在手中幻化出一把金色的弓。

        这把刀由纯灵力构造的弓并不需要箭矢,而且由于是灵力的原因也不会伤害到体内有他的灵力供给的刀剑付丧神们。但是他还是错估了一点,那就是纯灵力的箭矢攻击的敌人,并不是令他严阵以待的恶魔之类,而是这个世界的特殊存在——检非违使。

        武力值预估的出错,让艾蒂斯这耗尽了他将近一半灵力的攻击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效果。压切长谷部将唯一一只漏网之鱼斩杀,鸦雀无声的战场上,唯有他敬佩和恭敬地称赞道:“果然不愧是我主!”

        同样从光阵中踏出的萤丸、石切丸、鹤丸和一期一振目瞪口呆,那些受伤的付丧神们同样惊掉了下巴。就连那个艾蒂斯自己都没想到,无辜地眨了眨眼之后在心里暗道:白准备了一个大招,这下子亏损可不好补了。

        如果这时候再蹦出来什么恶魔,恐怕他就要栽了,不过运气一向不错的艾蒂斯显然到的是比较正常的阿津贺志山,有时间溯行军和检非违使,没其他怪东西——唯一不正常的是一次碰上了两队检非违使而已。

        跟“直达王点”的长谷部、烛台切不同,同样遇上了时间溯行军的一期一振与鹤丸国永就没有萤丸、石切丸那样走运了,双双受了轻伤,还是得幸于传送石才狼狈逃离。不过两位也都不是那么计较的人,尤其是一期一振的心都放在了受伤的弟弟那里,一个个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放下了心。他的弟弟们也都惊喜于兄长伤势恢复重新出阵,一时间也抛下了之前的糟心事开心了许多。

        “这个就是主君吧,没想到真的这么年轻啊!嘿嘿,小小的主君真可爱w我是鲶尾藤四郎,这是我的兄弟骨喰,是借给你衣服的人哦~”
        鲶尾一眼便认出了还穿着骨喰内番服的艾蒂斯,兴致满满地凑到了他面前。兄弟两人虽然昨天在本丸内,但为了照顾一期一振并没有去餐厅见新任审神者,今早本来是打算见主君的,却又被药研和秋田拉着来远征了——“听说主君昨晚是在我们那里休息的,失望!竟然错过了!”

        “很失礼哦,和我一样小小的鲶尾桑。”相差无几的身高体型,但付丧神头顶那缕翘起的头发让他更胜一筹。艾蒂斯鼓着脸颊抗议道:“我已经成年了!”

        “嗯嗯,明白明白,听说现世的孩子都喜欢这么说呢!”
        鲶尾显然没放在心上,艾蒂斯无奈地叹了口气,目光移到了一旁安静的骨喰身上。像是感觉到了他的注视,这个银发的付丧神也看向了他,迟疑地介绍着自己:“我是……骨喰藤四郎,抱歉……记忆所剩无几……”

        银色的短发不及肩,乖顺地贴在少年脸侧,纯净的紫色双眸投出微微的茫然。面容精致的付丧神安静的像个人偶,艾蒂斯神色有些恍惚,歪了歪头,良久才找回了自己想要说的话。

        他刚才是想要谢谢对方今天借给他衣服的——凭直觉,哪怕鲶尾没有告诉他,他也猜出了这个紫色领结的衣服属于这位付丧神。可话到嘴边,他却是鬼使神差地问了另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那么,你想要找回自己的记忆吗?”

        “哎?纳尼纳尼?主君还有能找回别人记忆的能力吗?”见了艾蒂斯神通的鲶尾条件反射地问道,就连一旁暗搓搓窥视这里的鹤丸国永眼睛也亮了起来:“哇啊、这种有意思的事情可不能少了我哦~”

        不说盲目崇拜的压切长谷部,就连石切丸他们也露出了惊叹的表情。知晓他们误会的艾蒂斯连连解释道:“不、不是啦,找回记忆这种事情我可是无能为力的——只是想要问一下而已。”

        不过从骨喰听到了他的回答后稍稍失落的表情里,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失去了记忆的不安感充斥在这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心里,他为空白的过往而焦虑甚至恐慌,然后又在至亲之人的包容和善意之下愧疚着。

        但是失去了记忆,并不是你的错啦。更何况——虽然忘记了他们,但你依然守护着你们之间的羁绊。而且,同样埋葬了痛苦的曾经,不也很好吗?

        浅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微红,却隐藏在了弯起的眉眼中,无人发觉。金发的审神者第一次对付丧神们谈起了自己的过往。

        “我其实,也是一个忘记了很多过往的人呢。不过我并不是失去了记忆,只是纯粹地——嗯,没错,是[忘掉]了。”

        “大概我,或者一些人类,都是这样吧。时间的长河总是无情的,它在带来新的东西的同时,也会悄无声息地带走一些旧的东西。有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却发现曾经觉得刻骨铭心的回忆,此时只余下了谈谈的影子,再也无法起带任何波澜。”

        “在忘记一些事情的最初,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可久而久之,新的回忆会填补这些空白,直至你习惯忘记。”

        “虽然很奇怪吧,但我就是这么想的。”温柔的话语中却盛满了认真,艾蒂斯忽略了内心深处的异样感,坚定道:
        “带来痛苦的,反而是深深烙印在脑中的回忆。”

        那些回忆会如同万蚁噬心,折磨得你痛苦不堪。无论是再也回不去的美好,还是令你疼痛绝望的过往,都会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你,将你淹没。

        所以还是忘记好了。

        艾蒂斯在笑着,但萤丸却察觉到了丝丝不安。他心里没来由地恐慌,就仿佛……不做点什么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他突然抓住了审神者的手,摆出一副撒娇的样子:“主人,我们先回本丸为大家手入吧?”

        “说的也是。”
        极快地回过神的艾蒂斯回握着小孩子外表的大太刀的手,看向了与兄长汇合后也没有完全松懈,先简单为次郎处理伤口的药研那里。秋田缩在了一期一振怀里,哽咽的说着什么,太郎小心的照看着次郎,顺便给药研帮忙,而受伤最严重的次郎太刀,却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看。

        艾蒂斯下意识的冲他笑了笑,得到了一个存在感更强的注视。那种炙热的目光想让人忽视都难,可看着对方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小狗狗一样,艾蒂斯顿时也不在意其他了,“大家整理一下,准备回本丸吧?”

        “嗨~”
        最先提出的是萤丸,最积极的也是他。他将自己的本体重新摆正放在背后,作出一切准备就绪的样子,甚至还学着做了个敬礼的姿势:“我已经准备好了哦!”

        “既然是出阵的战场,自然会有固定的转换器。主公今天消耗太多灵力了,就让我们从定位转换器回本丸吧。”压切长谷部轻轻皱了皱眉,提出了另一个建议。他的目光扫视着四周,最终定在了鹤丸国永身上:“鹤丸对这里比较熟悉,应该还记得定位转换器吧?到时候不论是审神者还是付丧神只要输入少量灵力,便可将大家带回到本丸。”

        “那么我就是带队的队长咯?~呼,真是久违啊,哈哈!”鹤丸国永欣然同意,兴致十分高昂。只是在大家都整顿好了准备出发时,习惯性在战场上扫尾的药研藤四郎眼尖地在草丛中发现了什么。

        “大将,请稍等一下。”

        这位一向稳重的短刀没有迟疑,将捡到的太刀递向了审神者。

        “这似乎是检非违使掉落的刀剑男士,需要带回本丸吗?”

-TBC-未完待续

——————————

[阿尼甲出场倒计时1]
[本次目标更新三篇文,共计四更√]
[爱你们❤]

昨天到今天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结果不是很好……今天外公又生日,所以更新晚了一些qwq
明天还要去检查,然后会考逼近,最近很忙,尽量更新吧qwq

乱藤四郎选择阵亡-03-04-

#起名废,别介意,乱中心小短篇

#微药乱,微一期婶,日常轻松向,不主感情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突如其来的脑洞,塞都塞不回去|・ω・`)

#药总全程掉线

——————————

-03-粟田口的危机

尽管本丸内的粟田口仿佛得了粟田口绝缘体这种病一样,大家还是尽最大的力帮忙捡回了几把小短裤。然而粟田口还没有集齐,小短裤们就感到了危机!

乱:呐,主公最近……是不是和一期尼走太近了?
退:咦咦……乱这么一说,好像唉!
秋田:是呢!最近近侍一直是一期尼呢!
前田:[失魂落魄]……我……我看到主人和一期尼……玩亲亲了哦……

乱/退/秋田:纳尼?![震惊][目瞪狗呆.jpg]

前田:要是药研哥在就好了,一定会把所有事情弄清楚的。[除了一期尼之外最万能的药研哥:为什么这种事情也要找我_(:з」∠)_]

至今没有药研•稳重•攻气十足•药总•藤四郎的本丸:怪我咯?我能怎样我也很无奈啊:)

乱•依然没有灰心丧气•欧得独特•藤四郎:我、我攒了一周的锻短刀的机会,这次一定会出的!

由于粟田口的执念,本丸里除了粟田口以外能锻出的短刀早就齐了[然而短刀除了粟田口之外没有几把了:)],再锻也是重复。虽然all50资源不多,但是积少成多嘛!浪费了资源和委托符的乱藤四郎被目前管理本丸事务的压切长谷部叫出去谈了谈话,同时与审神者约定,每天只锻两次短刀,而本丸的大家会尽力在战场上寻找粟田口家的小不点们。自己本来就心虚的乱藤四郎忙点头答应,转身锻了把三日月宗近来讨好审神者。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审神者:……我的本丸里果然有叛徒。[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审神者望着自己all999锻出的40分钟,又看了看其他刀剑付丧神搓出的绿色蛋蛋,默默地流下了复杂的眼泪。

#爱死你个欧洲细作#
#从非洲大裂谷到欧皇只需要一个乱藤四郎#

——————————

-04-心想事成审神者

前面我们说到,审神者all999锻出了一把40分钟,然而这把刀出来的时候,让所有非洲刀剑们都震惊的以为自己可以搓出十个金蛋蛋!

不为什么!这个自一期一振后再没有锻出粟田口刀派刀剑的本丸,竟然在今天出了一把粟田口那把并不是特别容易锻出的胁差•骨喰藤四郎!所谓粟田口的魔咒,终于被审神者打破了!

鲶尾藤四郎:[热泪盈眶]兄弟,你终于来了!
骨喰藤四郎:[不知所措但还是应了一声]恩。
鲶尾藤四郎:你知道吗,自我被捡回来以后,咱家就再也没有新刀入账了QwQ
骨喰藤四郎:喵喵喵?
鲶尾藤四郎:[汪的一声哭了出来]带上一期尼我们才来了七个,本丸除了粟田口基本已经齐了!
骨喰藤四郎:[并不懂你在玩什么梗]兄弟,粟田口人多,集齐慢一点很正常。
鲶尾藤四郎:[生无可恋]以后你就会懂,什么叫做锻一把药研,比锻三日月殿下还要难……

今天的欧皇乱藤四郎,依旧在为锻出药总而努力着。

审神者:[乖巧]莫名有了一丝优越感。
一期一振:[微笑着摸了摸情绪低落的乱酱的头发安慰,又温柔但很坚定地望着审神者]主殿,要不要再顺手锻几把刀?
审神者:[沉迷美色无法自拔]好好好你美你说了算,都依你都依你!

深知自己脸黑的审神者谨慎地投了两个all350,恩,人品爆发了230或者300,不好就是130和40还有20……不过能出了粟田口短刀的话她就不算非洲人了吧比自家欧皇还要厉害哈哈哈……咳,说起来,胁差粟田口已经齐了本丸倒是还缺堀川国广,打刀的话清光一直在抱怨安定没来……

130和40。

审神者沉默了,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极力安抚着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粟田口小短裤们,连自己都不信道:“130……还有可能是鸣狐嘛……”

-TBC-未完待续

——————————

这个本丸因为太欧了所以反而常见的刀刀没有齐_(:D)∠)_
说起来,如果不是别人说真没有意识到骨喰会卡的,毕竟第三锻就是他(今剑-和泉守兼定-骨喰),第一把胁差,现在本丸最高等级,可以抢誉抢过一打三的大太_(:D)∠)_抢誉狂魔qwq为了保持等级和不让其他刀刀红脸我都不让他出阵了qwq

为了少出bug,专门问了一下欧短平野和厚能不能捡到,然后知道虽然几率很小但还是可以在某些地图捡到的,还会在活动中掉落。恩,所以这个本丸就当是以后活动中捡到的吧,毕竟锻不出来嘛_(:з」∠)_

萩酱是个才玩了一个月的新人婶,有什么bug请大家提醒一下,谢谢グッ!(๑•̀ㅂ•́)و✧

中午发一下20f贺文,因为粉少就不点文点梗啦[答应一位小天使的点梗还没写完qwq所以这次先不点啦]

[药乱/鲶骨鲶]背负-08-

[鲶骨鲶专场结束,碎刀高能!!]
——如果你的手在颤抖的话,那么让我代替你。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cp:药研藤四郎x乱藤四郎(双暗堕)
副cp:鲶骨鲶(有碎刀情节)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发的第一篇文,文笔嘛……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短篇,大概是玻璃渣_(:D)∠)_
⭐依旧鲶骨鲶专场,乱酱冒个泡,骨喰从回忆里出来了ing

——————————

-08-

        检非违使。

        等到鲶尾藤四郎察觉到不对加快速度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由于等级压制身形狼狈的打刀和照看着等级最低濒临碎刀的萤丸的胁差。

        他的脸色猛地苍白了起来,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之前的同伴在战场上碎刀的经历,拔出刀代替打刀冲在了最前面。

        “你们快带着退和萤丸先走!”
        “检非违使的等级是按照队伍最高等级的那个设置的,我的等级最高,但是也只能为你们撑一段时间。”
        面对必死的结局,鲶尾却出乎意料地冷静,他掏出御守丢给了萤丸,挥刀挡下了一波攻击。

        御守,还是审神者第一次让他出阵的时候给他的。
        [鲶尾君总是说着碎刀碎刀什么的,太可怕啦!]
        小姑娘不满地嘟起了嘴,[不能,这么任性的离开啊。]

        并不是太富裕的她也只有政府发送的几个御守,是在危险的战场上保护刀剑用的。尽管这样,她还是拿出了一个给他佩戴上了。

        [鲶尾君不是我召唤的刀剑付丧神。]
        [可是我依旧很关心你啊~]
        [这样的话,是不是会比较有安全感?]

        “鲶尾!”
        加州清光眉头一皱似乎不怎么同意,然而大和守安定狠狠地拽过了他。

        “……不这么做的话,大家都会碎在这里的。”
蓝色的羽织染上了点点鲜血,大和守安定的神脸色极差,拽着加州清光的手用力到发白。

        “可是御守!”给鲶尾的话他活下来地几率会更大一点吧!
        加州清光依旧挣扎着。

        “萤丸撑不到我们回去的!”
        大和守安定拉着他向笑面青江的方向跑去,嘴唇蠕动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更何况,那家伙,根本没打算活下来吧。”

        加州清光不再反抗了。
        他用力地握紧了拳头,眼眸中闪过几丝水色。
        大和守安定别过了头,没有看他。

.
        身上被这些大家伙砍出了不小的伤口。
        鲶尾藤四郎啧了一声,防备地看着围绕着自己的四个高大的身影。
        才干掉了两个啊。
        真是失算。
        早知道这样的话,刚才就让五虎退拿着那把骨喰了。

        想到兄弟的话,抛开那些不好的记忆,总是会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我是骨喰藤四郎,抱歉,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银白色短发的少年站在面前,满脸茫然,而那个时候的他,笑嘻嘻地搂住了骨喰的肩膀。
        [没关系,因为我们……会一起创造新的记忆,不是吗?]

        美好的回忆,还是有的。在那个人变化之前。
        形影不离的胁差兄弟,可是让好多人羡慕不已。

        “……再出神的话,是想死吗!”
        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紧接着是刀剑碰撞产生的鸣声。长发的少年面色痛苦地被击退了几步,可还是站稳了身形,坚定地举起了手中的刀。

        “你来凑什么热闹,闲活够了是吧?药研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鲶尾忍不住反嘲,心下却有几分温暖和焦虑。乱藤四郎一看便是还没有和药研碰过头,状态十分不好,尽管也是满级,可受着伤还没有刀装他这么做无疑于送死。

        “……我去找药研。”
        乱藤四郎踉跄了一下,被击中的本体仿佛在悲鸣,肉眼可见的裂痕更加长了,可他仍不死心。

        “你明知道结局的。”
        找到药研之后再过来,他恐怕已经……
        “再说了,我不会为我的选择而后悔的。”
        鲶尾藤四郎嘴角高高地扬起,“还没完呢……!①”

        “有这个闲心的话,答应我一件事情吧。”
        “……说。”乱藤四郎揉了揉眼角,语气没有任何波动。
        “他们还没跑远呢,帮我把树林里的骨喰捡起来,给他们送去吧。”

        乱藤四郎没有接话,凭借着短刀的机动,迅速脱离了战场。

        鲶尾藤四郎抹了抹脸上混杂着汗水的血液,笑容放肆而充满攻击性。
        “还有……三个!”

        啊啊啊,真的好累啊。
        已经够了,兄弟。
        听说人死了之后还会有灵魂,会有转世,也会有人因为留恋而不肯喝下孟婆汤千年徘徊在忘川河彼岸。
        那么,刀死掉之后呢?
        还能,再见到属于[我]的那个[你]吗?

        乱藤四郎将怀中的胁差递给正操纵时间转换器的青绿发色的青年,转身的瞬间,却被五虎退拽住了衣角。

        “求你……去救救鲶尾哥哥好不好?”
        银发的小男孩泪流满面,可乱还是一点点掰开了他的手指。

        长发少年神情恍惚,他似哭非哭,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可是……谁又来救救我们啊……”

.
        “我是骨喰藤四郎,抱歉,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银白色短发的少年这样介绍着自己,他从心底里觉得这种死寂的氛围很奇怪。不该是这样的,应该……破碎的记忆中,有着一个活跃的身影在那里才对。

        审神者没有说话,她捂着脸哭了出来,一个一个抱住了出阵归来浑身浴血的刀剑男士。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少了一个。

        不,没有,还带回来了一个。

        骨喰藤四郎突然觉得脑袋很疼,心里也涌上了难言的悲伤。
        很悲伤,很悲伤。

.
        呐,兄弟。
        我等了你这么多次,等的好痛苦啊。
        这次,换你来等我,好不好?

-TBC-

——————————

①鲶尾藤四郎真剑必杀台词。
[本章有配鲶骨鲶的图,但不知道文章怎么发图,所以又发了一条图片说说,可以在萩酱的主页看到_(:з」∠)_]

碎刀了,不开森,爆数字多写了一点。
萩酱自己找虐的,明明不喜欢玻璃渣偏偏要写玻璃渣。哇的一声哭出来.jpg
一想到最后的结局,总觉得一期尼会砍死我。
一期一振,紧急拔刀.jpg
三斩起步最高真剑必杀什么的好可怕qwq

今天,还不考虑和萩酱聊聊吗_(:з」∠)_

【图源自百度,侵删】

哇的一声哭出来。骨头,我对不起你,我不是有心想要虐你们的,我是故意的_(:з」∠)_
三斩起步,最高真剑必杀什么的我不要_(:з」∠)_
缓缓,一想到药乱的结局还会更虐我决定先去写篇药乱的糖压压惊qwq

——————————

-[玻璃渣,节选自今天的更新]

“……我去找药研。”
乱藤四郎踉跄了一下,被击中的本体仿佛在悲鸣,肉眼可见的裂痕更加长了,可他仍不死心。

“你明知道结局的。”
找到药研之后再过来,他恐怕已经……
“再说了,我不会为我的选择而后悔的。”
鲶尾藤四郎嘴角高高地扬起,“还没完呢……!①”

“有这个闲心的话,答应我一件事情吧。”
“……说。”乱藤四郎揉了揉眼角,语气没有任何波动。
“他们还没跑远呢,帮我把树林里的骨喰捡起来,给他们送去吧。”

乱藤四郎没有接话,凭借着短刀的机动,迅速脱离了战场。

鲶尾藤四郎抹了抹脸上混杂着汗水的血液,笑容放肆而充满攻击性。
“还有……三个!”

啊啊啊,真的好累啊。
已经够了,兄弟。
听说人死了之后还会有灵魂,会有转世,也会有人因为留恋而不肯喝下孟婆汤千年徘徊在忘川河彼岸。
那么,刀死掉之后呢?
还能,再见到属于[我]的那个[你]吗?

乱藤四郎将怀中的胁差递给正操纵时间转换器的青绿发色的青年,转身的瞬间,却被五虎退拽住了衣角。

“求你……去救救鲶尾哥哥好不好?”
银发的小男孩泪流满面,可乱还是一点点掰开了他的手指。

长发少年神情恍惚,他似哭非哭,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可是……谁又来救救我们啊……”

.
“我是骨喰藤四郎,抱歉,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银白色短发的少年这样介绍着自己,他从心底里觉得这种死寂的氛围很奇怪。不该是这样的,应该……破碎的记忆中,有着一个活跃的身影在那里才对。

审神者没有说话,她捂着脸哭了出来,一个一个抱住了出阵归来浑身浴血的刀剑男士。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少了一个。

不,没有,还带回来了一个。

骨喰藤四郎突然觉得脑袋很疼,心里也涌上了难言的悲伤。
很悲伤,很悲伤。

.
呐,兄弟。
我等了你这么多次,等的好痛苦啊。
这次,换你来等我,好不好?

-①鲶尾藤四郎真剑必杀台词。

[药乱/鲶骨鲶]背负-07-

——如果你的手在颤抖的话,那么让我代替你。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cp:药研藤四郎x乱藤四郎(双暗堕)
副cp:鲶骨鲶(有碎刀情节)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发的第一篇文,文笔嘛……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短篇,大概是玻璃渣_(:D)∠)_
⭐本章鲶骨鲶专场,乱酱的服务器大概出毛病了没有上线ing

——————————

-07-

        “……不需要。”
        良久,黑色长发的少年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
        “我说过,我碎掉之前,本丸里不会再有骨喰被召唤了。”

        亲手,将他一寸寸碾断的滋味,再也不想尝受了。

        鲶尾藤四郎仿佛陷入了魔障,他的眼前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那个人运用言灵向他下命令的场景。骨喰比他晚来太久,最终也只能用不可置信和痛苦的眼神看着他消逝在他面前。
        一次,两次,又一次。
        他已经麻木了。

        那个人担任审神者的时间太长了,足够他得到这振虽然稀有但也算比较好得到胁差好多次。
        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变成了煎熬,让鲶尾疯狂到了在战场上捡到这把胁差时,不会选择带回去,而是就地折断的地步。

        从此之后,这个本丸,就当真再也没有了骨喰藤四郎。

        兄弟,地狱的话,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好了。
        最后一次折断那把胁差的时,他露出一个哭一样的笑容,这样想到。

        “……”
        药研没有立即接话,他垂下的眸中翻涌着莫名的情感,这才缓缓开口。
        “新任的审神者,是个很好的人吧。”

        他不再说什么,弯下腰鞠了一躬以示感谢,拾起东西便离开了,徒留被当头喝棒一般的黑长发少年,和头上有一只、身边围绕着四只小老虎的紧张的男孩。

        小老虎们安抚地蹭蹭主人的腿,头上那一只则是跳到了黑发少年身上,用爪子勾着对方的衣服,一步一步爬到了对方的肩膀拱了拱他的脸。
        少年如梦惊醒。

        但他的表情依旧很难看,像是随时都能够哭出来一样。尽管如此,他还是向小男孩说出了“不要紧”这样的话,握住小男孩的手,给他安慰。

        ……现在还不让骨喰出现的原因,大概是自私吧。
        纯白的兄弟,应当拥有的,也是一个纯白的他,而不是现在的他。
        ……不然的话,对于兄弟来说,多么不公平啊。因为连他都不能否认的是,只有那把和他同期的骨喰藤四郎,才是和他有着最深羁绊的存在。

        突然有点理解乱和药研了。大概对于他们彼此来说,没有什么比对方更重要的了吧,所以哪怕退也是他们的[兄弟],却不是[必要]的,不是[羁绊]。
不是他们可以为之牺牲的存在。

        “……退,我们回去吧,笑面青江他们应该也处理完了。”
        小男孩沉默不语,回握着他的手。

        尽管是孩子,可同时却是有着几百年岁月的刀剑的他,也理解了。
        乱和药研,终究不是他的乱尼和药研尼。

        稍微有些难过呢。
        五虎退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角,到底也没有哭出声音。
        似乎一下子长大了好多。

        没有人察觉到危机在悄然降临。
        在加州清光向大和守安定抱怨着两人好慢的时候,在萤丸不满地揪了揪马儿的毛惹得马儿吃痛地发出叫声的时候,在笑面青江搂着金色的刀装感叹还好没有损害的时候。

        那种撕裂空间般的气息,开始蔓延。

-TBC-

——————————

谁还记得,鲶尾是满级来着:)
谁还记得,出行时审神者立了一个多大的flag:)
我就笑笑不说话了:)

有点卡文,写的好艰难哦,下一章一定有乱酱!争取这个事件写完グッ!(๑•̀ㅂ•́)و✧

每天都仿佛在开单机,想找个人和我聊天啊qwq

[药乱/鲶骨鲶]背负-06-

——如果你的手在颤抖的话,那么让我代替你。

——如果你为背负恶名而痛苦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承担。

cp:药研藤四郎x乱藤四郎(双暗堕)
副cp:鲶骨鲶(有碎刀情节)

⭐人物属于刀乱,ooc属于萩酱グッ!(๑•̀ㅂ•́)و✧
⭐发的第一篇文,文笔嘛……大家要关爱小学生:)
⭐短篇,大概是玻璃渣_(:D)∠)_
⭐本章,依旧是原本丸的刀刀们专场ing有关鲶尾性格方面的问题前面有提到过,上一任审神者留下来的刀基本上都是黑心的:)

——————————

-06-

        “出阵那么长时间,幕内便当已经吃腻了。”
        当鲶尾藤四郎理直气壮地这么回答了审神者关于带了零食去战场的问题时,所有刃竟然无言以对。

        审神者呆愣了几秒钟,歪歪头,一脸懵逼。最后还是脑中狐之助对这些上一任刀剑所受残害的叙述提醒了她,这个家伙脑回路可能和其他的并不太一样。
        她慎重地点点头,“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那么,祝君武运昌隆!”
        小姑娘双手合十,满脸认真:“请安全地回来哦,鲶尾君也要。”

        鲶尾藤四郎的眼神稍稍柔和了点,在金光中散去了身影。

        本次出阵还是五虎退上一次去的那个战场,等级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也就是为了给出阵人员练练级,所以审神者并不怎么担心——更何况,主动要求出阵的鲶尾藤四郎已经满级了,由他照看着应该不会有人员伤亡。
        出阵的分别是队长胁差笑面青江,短刀五虎退,打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大太刀萤丸,以及胁差鲶尾藤四郎。
        除了萤丸之外他们都带了远程刀装,而刚到本丸不久的萤丸,其实就是来蹭个经验。

        抱着三个金球球刀装还配上了马,萤丸鼓起了包子脸。
        不能抢刃头好难过,等我等级上去了让你们知道我抢誉狂魔的厉害:)

        笑面青江侦查后给出了几个大概的方向,鲶尾用着兄弟爱的借口和五虎退去了同一个方向。路上解决了两个杂碎溯行军之后,五虎退才弱弱地开口了。
        “前天……好像就是在这里遇到乱尼、乱和药研的。”

        在鲶尾面前为了和本丸里的兄长分开,五虎退选择了直接称呼名字。他试着侦查了一下前面的树林,却一无所获。
        “……他们,好像不在啊……”
        五虎退有些失落地低下头。

        “笨啊,药研和乱的等级高你太多了,要知道乱可是比我还先要满级的。”
        鲶尾反倒若无其事地安抚了五虎退,然后,才冲着一个方向喊道。
        “我说的对吧,药研……恩,还不打算出来吗?”

        黑发的军装少年从隐蔽的地方出来了,五虎退惊讶地发现,他的状态比前天要好的太多了,不过……
        五虎退忍不住问道:“药研尼……乱、乱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药研藤四郎神色变了一下,他深呼了一口气,这才开口。
        “虽然……不知道你再次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鲶尾藤四郎注视着他,没有说话。
        “但是乱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我需要[借用]你们的灵力。”

        “药研!你在说什么!”
        在五虎退茫然的眼神下,鲶尾藤四郎震惊地喊出声,“你难道不知道付丧神之间传送的灵力是审神者的灵力无法补充的吗?”

        “如果这么做了,那么付丧神只有在审神者灵力笼罩范围内才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药研平静地回答道。
        “但是乱没有审神者。”

        “鲶尾哥哥……”
        五虎退又想要哭出来了,鲶尾知道小短刀心软的性子,但他还是挣扎着拒绝了,神情冷漠。
        “看来乱把自己的灵力给了你……我没有想错的话,前天你们遇到退时,就有这个想法了吧。”

        药研藤四郎无言以对。他的神色有点痛苦和愧疚,却无法反驳。因为乱亲口说过,他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死寂般的沉默。

        最后鲶尾将东西拿了出来,打破了寂静。
        “……想要伤害兄弟这件事,我无法原谅,也不想相信是药研和乱做出来的。”
        “……我不能帮助你们,虽然一直很敬佩你。但是这些东西还是能够起一点作用的。灵力加速符,对乱还是有缓解的效果的。”

        “多保重吧,以后有机会会来。但是只有我一个。”
        鲶尾将五虎退揽在身后呈现保护的姿态,这让药研有点难堪,他的心紧紧的揪着,难言的痛苦涌上心头。

        黑色长发的少年将东西放在地上,转身想要离开,药研却开口阻止了他。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他看着鲶尾面无表情的脸,轻声道。
        “树林里,有一把骨喰藤四郎,还没有被捡走。”

        鲶尾藤四郎的表情终于变了。

-TBC-

——————————

修改了本章有关年龄的设定,改为黑白胁差比药研大。因为萩酱搜了一下,大部分比较认同的年龄排法是这样子的:
第一梯队 鬼丸国纲
第二梯队 鸣狐
第三梯队 一期一振
第四梯队 黑白胁差
第五梯队 大将组,乱
第六梯队 六小只
虽然之前看的设定是药研是次振,藤四郎们的哥哥,不过就按照大家认可的来吧,设定为药研是短刀里面最大的。(虽然藤四郎们都是同一年被制造的[滑稽])

今天码字码的有点不顺,似乎没写出来自己想要的感觉,唉_(:з」∠)_本章有关灵力什么的都是私设(〃▽〃)

剧情进展有点慢,先把药研放出来一下,下章争取让乱酱和骨喰出场グッ!(๑•̀ㅂ•́)و✧然后鲶骨鲶剧情走完就继续药乱专场グッ!(๑•̀ㅂ•́)و✧
又及,药乱真的好冷啊[寒风中瑟瑟发抖]